2019年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末底改知道
侯秀英

  【读经】:以斯帖记第四章

  末底改知道所做的这一切事

  末底改就是我们所经历的这位圣灵。祂不是随便不跪不拜,祂知道祂做的是什么,祂也知道前面的为难是什么。以斯帖能达到第五章的光景,实在是从末底改出来的。

  这是说到圣灵对于一个蒙恩的人是如何的关心:抚养长大、送入王宫,嘱咐隐藏籍贯宗族,天天留意打听消息,报告二监谋逆,等等。直到如今,我们不知道圣灵为神的家在平顺时如何的忠心教导,在困逆时怎样的忧伤难过!

  末底改的心忧伤
  
  “末底改知道所作的这一切事,就撕裂衣服,穿麻衣,蒙灰尘,在城中行走,痛哭哀号。到了朝门前停住脚步,因为穿麻衣的不可进朝门。”(斯四1-2)

  如果我们能够设身处地的思想这件事,我们就会觉得这是一件何等为难的事情啊!

  末底改是预表圣灵。当末底改知道这些事情之后,他的心忧伤。说明只有圣灵懂得这些事情,圣灵在那里忧伤。撕裂衣服,穿麻衣,蒙灰尘,这是圣灵所记载一个人到了最痛苦,最忧伤的时候所表现的。现在他不能再坐在城门那里,他不能不在书珊这个京城里行走,痛痛哀号。若是圣灵不得着这个人这个样子,犹太人是无法蒙拯救的。今天能让圣灵做到这个地步的,很少很少,甚至看不见哪。  

  末底改就是坐在朝门外那个小小的地方。他这样被人冷落轻视的光景,真是预表圣灵。圣灵被差遣下来,说句比较不好听的话,真是可怜。

  出于圣灵的是这样:祂今天感动你,你不听,祂等候你。过些时候祂再感动你,你还是不听。祂还会再感动你,再感动你,祂常是这个样子,(不过我们不要一直消灭圣灵的感动,因为这个将遭受极大的亏损。)若是我们自己里面出来的就不是这样,你一不理它,它也就自行消踪灭迹的没有了。

  末底改坐在朝门外那个小小的地方。他心中挂念的是以斯帖,打听她的消息。到了神的时候到了,末底改连想也没有想到,不知道那天还穿着麻衣没有?他就坐在朝门外那个小小的地方。

  “那夜王睡不着觉,就吩咐人取历史来唸给他听。正遇见书上写着说:王的太监中有两个守门的辟探和提列,想要下手害亚哈随鲁王,末底改将这事告诉王后。”(斯六1-2)这里说:“那夜王睡不着觉。”早也不“睡不着”,晚也不“睡不着”,正好就是哈曼为末底改做了五丈高木架的那一天晚上,王“睡不着觉”了,其实王还不知道哈曼家中立了一个五丈高的木架呢;但是神知道。

  神把祂的话赐给我们,这是莫大的福份。我们常读神的话,越读越相信,越读越平安。神叫人“睡不着”,神也叫人“睡得着”,一切都在神手中。

  神那夜叫王“睡不着觉”,“就吩咐人取历史来唸给他听。”王的书才多呢;但他就单要念历史;就是王的历史也不少啊!(因为玛代、波斯是个大国,也是个强国。)但那人正拿一本说到末底改的历史唸给他听。他听了之后就说:“末底改行了这事,赐他什么尊荣爵位没有?”伺候王的臣仆回答说:‘没有赐他什么。’”(斯六3)

  哎呀!我们这个人不会忍耐等候,自己不平安,弄得人家也不平安,自己得不到好处,连累人家也得不到好处,难道你就不能等到事情做完了,才让人家来报答你吗?何必那样着急呢?这都是血气的东西。

  “王所喜悦尊荣的人”(斯六6)

  王所喜悦尊荣的人,不要自己爬上去,因为爬得越高跌得越重,所以不要爬。

  箴言第二十七章2节说:“要别人夸奖你,不可用口自夸;等外人称讲你,不可用嘴自称。”我们常是自我称讲,自我欣赏,我也是这个样子。圣经真是把我们的丑形陋态统统都揭露出来。这里明说你要等候神来称讲你,等候别人来夸奖。

  王把末底改高举了,正如神用右手把主耶稣高举一样。连主耶稣升天都不是自己升上去的,乃是神来接祂到荣耀里去的。同样的,末底改也是这样,是王打发人来荣耀他,且是打发那个要杀他的人来荣耀他。这真是个宝贝的事情,我们要在地上学习经历着。

  不是末底改自己要求的,乃是王所喜悦尊荣的人,就当这样待他。所有的恩典都是主给的。这就是腓立比书第二章8-9节所说的。“既有人的样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所以神将祂升为至高,……。”神所喜悦尊荣的人,神用右手把祂高举,真的高举了!感谢主。

  今天,地上的人还辱骂耶稣,不要耶稣,但神把祂高举了。无论人怎样的批评、论断、甚至毁谤、反对、攻击耶稣,耶稣还是那么高超,那么权柄,那么高贵,那么荣耀,祂的名还是那么甘甜,那么宝贵,那么馨香,那么伟大,祂的道还是那么的被信服,那么的被传扬,那么的日见兴旺,越发广传。

  全世界每一年出版的书那一本最多?岂不是圣经吗?而且一年比一年多,这是神所喜悦尊荣的人!主耶稣。

  出身尊贵前途又堪夸

  主耶稣在地上就是这个样子,在《他等候一座城》诗歌里有这么一句:“祂出身尊贵,前途又堪夸,难怪祂不寻求地上的荣华。”这地上的荣华摸不着祂了。如果人是死了才摸不着那是应该的,因为就是要摸也不会摸了。但不!祂乃是因为出身尊贵,前途又堪夸,所以祂不(用不着)寻求地上的荣华。素日间,我们一面说,我们是个卑贱的人,也实在是卑贱。但另一面说,我们也是尊贵的人,因为主耶稣的生命在我们里面。所以我们也是出身尊贵,前途又堪夸,因此,我们也不寻求地上的荣华。

  这首诗歌唱的是现在。现在出身尊贵前途又堪夸,难怪祂不寻求地上的荣华。你说:“地上的荣华太靠不住了,所以乾脆不要它。”这样就不对了,乃是即使地上的荣华是那么好,那么可靠;但因我出身尊贵,而这尊贵远远超过地上的荣华,所以我就不羡慕地上的荣华了。

  基督徒所以失去生活的动力,没有活活泼泼的表现,原因就在这里,就是失去了对尊贵出身的认识。所以诗歌《恩主我爱你我深知》说:“如果我爱你,主耶稣,是现在!”“如果我信你,主耶稣,是现在!”

  末底改仍回到朝门那里。朝服脱下来了,戴冠的御马也不骑了,他又上那里去坐了。哎唷,实在好!一个基督徒在地上就该这么安心。人家都去穿朝服让他去穿罢,其实我也曾穿过,人家都去骑大马让他去骑罢,其实我也有骑过。不过回来又坐在这里就是了,这是个尊贵人。朝门是他安身之地。哭也在朝门,穿麻衣也在朝门,穿脱朝服也在朝门,上下御马也在朝门。讲美主,这就是王所喜悦尊荣的人。  

  摘自:《但愿祂》 蒙应允刊登

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