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良心与新生命(二)

哈列斯比原著 司提反编写

  (二)悔改的过程

  现在我们可以停一下来看上帝在醒悟之人良心中所行的奇事。

  这个醒悟了的人藉着上帝的道不但学会了了解上帝的旨意,就是“你要全心全意全力爱主你的上帝,又要爱人如己”,他也开始能感觉到上帝的旨意,他那重新醒悟的良心把上帝的律法带来落到他心灵的深处,从此他看律法不单是脑筋中的知识,乃是真确的事实,就是神圣的旨意,对人有绝对的主权且是人所应当顺从的。到这地步,醒悟算是达到了它的目的。

  藉着这种醒悟,上帝就预备了人悔改的可能。醒悟的人到这时要选择,他可以随意选择,但不可不选择,并且他也只能从二者之间去选择一件:或反对上帝并他藉着良心所启示的真理,若然,他就要立时抑制他的良心不作声。在这事上有些人用强力,有人用欺诈的手段,下面我们要详细讨论;又或他选择投降在真理之下,就是上帝的道和他那更新的良心所指示他的。若然,必定有非常的事发生,就是那醒悟的人在决定悔改的时候,走上了信仰的初步,也信上帝的律法。

  现在我们要看这信仰是如何的英武坚强,他不但信圣经上所说关于上帝旨意的话是真的,他也不只朦胧的相信这是上帝的律法或上帝的旨意,他更相信上帝的旨意是对他自己而发的,他也相信上帝的旨意向他启示是要使他看见自己是何等的远离上帝,并何等充满罪恶。不但如此,他全心相信上帝藉着圣经及良心所启示他的旨意,是为要他去遵行,并在每日每事上都遵行,这才是那勇敢的信仰。因为这醒悟了的人虽经过无数的失败,明知这件事自己作不成,却仍在相信,这信仰就更显得勇敢了。他虽从经验中晓得自己不能完成律法,却仍然相信上帝的律法!仍然相信这律法是他应当遵守的上帝的旨意,不但要学习,述说,思想,因律法而自卑,更切望去成全。

  他的良心现在已经被上帝的道所照亮,就吩咐他说:“你应当如此遵行”,他也相信上帝的道藉着他的良心向他所说的。

  一般错误的教训

  从山东大复的器皿孟逊教士服事的经历,由于传道人未经完全重生及缺乏圣灵的能力,以至到教会来的慕道友和信徒真正重生的人不多。他们不但很少带领听众进入醒悟,连一些被圣灵醒悟的人,也因他们自己缺乏悔改的经历,而拦阻了圣灵定罪的工作。正如旧约时代先知以西结所说:“杀死不该死的人,救活不该活的人。”(结十二19)结果却叫这些人不相信律法,也不相信恩典。因为他只用脑筋接受神的恩典,而没有用心接受。

  这种现象在今日更可注意,因为连在讲上帝律法的传道人中,有大多数正在律法要刺入罪人心中的时候,他们却把律法的锋刃弄钝了。他们清楚有力的述说上帝律法的要求,但不料他们刚才说了之后,听众也醒悟而定意要顺从之时,那等传道人就急速的加上几句话说:“你知道,这就是上帝的律法和他的旨意,并且是你们所应该知道的。但你不要以为你能成就这律法,那你决不能做到。若你想自己能成就,那就显明是你旧人中自大和自欺之心的作用。你反而应当感谢上帝,因基督替你成全了上帝的律法,你只要相信基督就可以得救。”

  对待醒悟之人的这种方法,在今日是很普遍的。虽说如此,他们这样讲还是由于诚实爱护那醒悟的人;不要他们在律法之下,乃要他们坚持救恩而在基督里立刻得到释放和快乐。不用说他们的意思很好,但其结果往往不好。因为在此不幸有些真假不清。基督已经为我们成全了律法,那是不错的。我们相信基督就可以得救,也是不错的。但他们忘了个人若非先实在觉得自己毫无办法,就不能相信基督。他们也忘了保罗的话说,人是藉着律法才知道自己的罪(罗三20)。他们又忘记了上帝是先使人死,然后再使人活(撒上二6)。并且上帝是藉着律法使人死(加二19),他们也忘记了人正在要去成全律法的时候,他就为律法所杀死。保罗说:“但是诫命来到,罪又活了,我就死了。”(罗七9)

  按着他们本来的好意,是要帮助这醒悟了的人免受律法的辖制,而使他赶快相信上帝的恩典,但结果却叫这些人也不相信律法,也不相信恩典。这个情形在我们今日重视福音的时代中是很普遍的。

  早些年间人多讲律法的时候,在基督里得到释放的信徒比今日还多些。其原因没有别的,只是往日的人在律法之下死了,因而感觉到福音迫切的需要,并不是仅要得一些福音的知识。

  在这件事上我想起来一个小孩子帮助蝴蝶的故事,那小孩看见一个蝴蝶正在挣扎努力要从茧中出来的时候,还有一些丝在那里挡着它,那孩子就用剪子把丝剪去,蝴蝶立时就出来了。于是那孩子满心高兴,因为他帮助了那蝴蝶得到了自由。不料那蝴蝶竟不会飞,连学飞也不能,那孩子这时明白了蝴蝶挣扎努力从茧中出来正是为要使他能够飞,于是他发现自己好意的帮助竟是把蝴蝶弄得不会飞了,就懊丧异常。

  今日我们中间也有很多这样醒悟过来了的人,他们因受了那些传道人过早的帮助,使他们免掉了那生产之苦,就是产生新生命所必须的经验。

  传平衡的福音

  不过有人要问,这样,我们岂不是不可对醒悟的人讲福音吗?自然我们该讲;但我们应当讲律法和福音,罪和救赎,醒悟了的人在每一个讲题中都应当听到上帝在基督里的救恩,不过我们不要用糊涂的热心或过早的帮助,我们应当让律法和恩典都有机会在人心中作工,使他对于二者都能相信。

  在我们藉着上帝的恩使一个人相信律法,就是上帝的旨意之前,总不要以为我们能劝勉他相信福音。更要使他注意,不但要相信上帝的旨意;更是要遵行。到这地步,他才用尽自己的力量,而晓得自己毫无用处。因他那更新的良心所发坚强的要求,使这醒悟的人精疲力尽,而无路可走,只能投靠在基督十字架的跟前。到这地步,他才“学会了”相信福音,但这并不是藉着知识来学的,只能从个人生活与上帝律法酷烈的斗争中学到。就是“死”在律法之下,这样才能经验到引进上帝儿子之生命的唯一的道路。

  二十世纪初美国大复兴布道家芬尼,在他主持的布道会中,每当有人决志信主,而尚未能完全将自己交给主时,他便要他们坐在会堂后面的“焦急板凳”上,直到圣灵与他们相争,使他们被圣灵折服,能够完全交出自己时,才算他们得救。故此,福音的复兴,震动了当时的社会,戏院、酒店关门,法院无人诉讼,这是最好的例子。

  关于信徒醒悟之后,悔改的过程除了良心指明他外面和里面的罪以外,圣灵把人带到律法底下,使他知道自己是无力行善。这个治死“旧人”的工作,将在下面讨论。

  三、旧人的治死

  (一)律法定罪旧人--良心与我们的“旧人”

  当圣灵藉着良心显明人的罪时,悔改的人总想靠自己的努力遵行神的律法,但没有完全领会:人的旧生命已经完全败坏无可救药了,只有把它带到十架前,仰望基督的赦罪之恩,然后神要在他里面造一个新人。

  十七世纪的圣徒本仁约翰所着,仅次于圣经的畅销书“天路历程”,论到信徒得救的历程。其中记载一位名为“盼望”的信徒悔改的过程,首先,是得到圣灵光显,知道神对罪的审判,其次是良心的责备。再进一步是他开始努力改善自己的生活,尽力参加教会活动,比如祷告、读经、为罪哭泣,向邻居传讲真理等。最后,他再得光照,他所有的义都像污秽的衣服。于是他进入信心绝望的挣扎,直到非常沮丧,发现自己的罪是何等大,何等卑贱,除了下地狱,灵魂永遭咒诅之外,毫无希望了。然而,就在那时,他看见了向他显现指示得救的方法,赦免他的罪。从此他领悟到,他必须在基督里寻求义,并藉着他的血除去一切罪的亏欠!这时他心中充满赦罪的喜乐,从此以热烈的心情爱主及凡属他的人。

  由此看来悔改的三步骤是醒悟、良心光照及旧人治死。如此才能完全“因信称义”的过程。

  请接下来看哈列斯比的说明:

  “我们因律法,就向律法死了,叫我们可以向神活着。”(加二19)

  良心对醒悟了的人说:你爱神过于万物,又当爱人如己。但他的日常经验却告诉他说,这是办不到的。不过他还是听从良心,并屡次努力要作良心所吩咐的事,他不灰心,也不求减轻良心的要求,他相信神的命令是公义的,并相信神有权柄要他去作这些事,但很显然的,这种情形必要把他弄到绝望的地步。他既不能改变自己,究竟怎么办呢?别人已经改变而得到神所赐的平安,但他却毫无办法。

  福音在律法中

  在这个地步有人或者要问:难道他对于神的恩典就连一点也不知道吗?是的,他知道恩典,他已经在礼拜堂听过多次道,也天天在圣经中读过恩典的话,并且他信主的朋友在安静的时候和他谈过道。但正在此处我们看见神的道是何等奥秘,圣经上说,神的话是一把两刃的利剑,律法是在福音中,而福音又是在律法中,这全在乎你怎样听神的道。

  一个醒悟懊悔的罪人,连在宝贝恩典的应许中也能听见属律法的话,因而对自己说:“圣经中的这些事都是真的。神是有恩典的,他实在藉着他的儿子完成了一件奇妙的救恩。但这一切与我有什么好处呢?即令神的怜悯再加倍的彰显出来,并且耶稣能再一次为罪人受死,这与我有什么益处呢?因为神若救我,那乃是与他的公义相冲突的。不论神如何慈悲,他总不能赦免一个不充分为罪忧伤,不全心愿意脱离罪恶,而事实上反喜爱罪恶的人。”在这里我们容易看出来,对于这样一个人最能定他罪的就是神的恩典,他对自己说:你看我的景况是何等可怕,神是良善的有恩惠的,我却是一个坏到极处的人,连那最慈爱的神也不能设法拯救我啊!

  这等人因为良心深刻的要求,越觉得心中冷淡刚硬,就越以为神的灵已经弃绝了他,他丧志垂头,心中犹如枯木死灰,以为自己犯了圣经上所说不可赦免的罪。他容易这样想,因为他觉着现在光景比以前他反抗良心的时候更可怕。

  固然,在醒悟之前,每逢他违背良心的劝告时,心中也觉得不安,但那光景与如今完全不同。现在他每日在思想、言语、行为上犯罪,更可怕的就是他自己也明明晓得所作的是罪,虽然良心用有权力的呼声向他说:“你不可!”但还是去作了,而后随即发生惧怕,吓得魂不附体,因为他把自己里面那最圣洁最宝贝的毁坏了。

  在希伯来书第十章二十六节说到那些得知真道以后的人又犯了至于死的罪,乃是“故意”犯的,必遭灭亡的刑罚,于是这人对自己说:“我所作的正是如此,我在醒悟以前所犯的罪还比较可以原谅,因为那时候我的良心不像现在这样给我说这明白而有权威的话。”

  不过他自己每日也自然有些证据来证明他没有犯那不可赦免的罪,这证据就是:他不断的想到基督和他的十字架,他最渴慕得着赦罪之恩并与神和好。更确切的证据,就是他不断因他的罪在神面前哀求,并不断承认他的罪,假若可能的话,他情愿把心剖开给神看,以证其中没有什么自欺或虚谎,这就是那“在主面前专诚的心”!

  传道人的错误

  一个牧师要牧养这等人,很难说究竟用什么方法才合式。多次牧师们所用的方法是太苛刻而缺少同情心了,我现在并不是要把某处的一个奋兴领袖所用的那等方法向大家介绍,那实在不足为范。一天晚上散会之后,有个醒悟的人到那领袖面前述说自己的情形,并想求他帮助,那知他只回答这人说:“你到底是怎么回事?早几天前我们不是为你祷告过了吗?”幸亏这等领袖不多,他不单对那人缺少了解,更是缺少同情心,连在传道人与人表同情的时候,对于深刻的了解上也许还有些缺欠。

  有些传道人(因自己在醒悟过程未达完全),以为这等醒悟了的人仍然觉得痛苦,乃是因为他们不明白福音,因而得不到平安,所以必须要教导他们。不错,人是应当明白福音的奥秘才能得救,不过我总相信我们要先明白,他们的难处是在良心中,然后才能应用这知识来帮助他们。拦阻他们使之不能相信并接受神在基督里所赐之恩的,乃是这醒悟过来的良心。我们更要防备,不要误会这良心的抗议,以为那人是故意不信福音中清楚的信息,不愿意依靠神的道。不过当我们屡次对他们讲说,而他们每次仍提出同样的疑问时,我们就很容易误会而视他们为顽梗。这等人很易于用想不到的方法指证圣经中的某处不能按我们那样的直接解释,他们提到一些圣经上含意隐晦的字句,来限制神恩典明显的应许。

  在这等情形之下,我们对这些醒悟了的人更要有正当的了解,要明白这些思想和理由都是出于他的良心,因为良心恐怕他自欺,只用理智来接受神的恩典而不接受在心里。他们内心里的这种惧怕,我们不可去消灭,因为这是诚实的,也必能产生好结果,要紧的是如何正当的应用这惧怕,并纳之于正轨,这问题在下面我们再谈。

  律法使人死--神特别的工作

  以上所说的,是显明一个醒悟懊悔之人的良心怎样运行。现在我们要研究,神藉着这些经验要作成什么工。

  我们首先要注意,“一切都是由于神”。全是由于他,计划一切的是他,使之成全的也是他。但他在其中有一个神圣的计划,下面所要研究探讨的就是这计划。

  早在旧约时代,对于这计划就有一句话说得最清楚,就是哈拿说:“耶和华使人死,也使人活。”(撒上二6)在这句话里提到神掌管一件治死人的工作。耶稣也提到这事,他说:“凡丧掉生命的必要保全生命”(路十七33)。照样保罗也说:“我以前没有律法是活着的;但是诫命来到,罪又活了,我就死了,那本来叫人活的诫命,反倒叫我死”,圣经中这些真理在今日讲道中几乎听不到了。关于律法,通常我们只限于一两处的经文来加以解释,如:“藉着律法我们知道什么是罪”(罗三20),“律法是我们训蒙的师傅,引我们到基督那里,使我们因信称义。”(加三2、4)

  我们中间一大半人是只引用这两句话,以为律法的功用只能使人知罪,并催逼人到基督面前。对于保罗说律法能叫人死的话却始终不提。我们虽然不反对,但也不表示拥护,结果就是偏于一边了。我们蒙召是要传“神全部的旨意”。如果我们不这样行,则听众的经验中必要有一些事不能藉神的道而得证实,他们生活正当的发展,一定要因而受阻碍,这是显而易见的。

  按我们的见解,今日有一些人虽然已经醒悟懊悔,却没有得着平安,有人在这种情形中也很久,同时心灵中极痛苦。我确信,若拿今日通行讲道的方法去帮助这等人比帮助别人更困难,原因就是我们不能了解他们像了解别人一样,我们平日习用且深感满意之牧养的计划用在他们身上却不合式。若我们能把讲道的方法加以改良,多讲圣经上所说律法使人死的工作,这等人就必要得到帮助。对于他们常感觉烦恼的那些问题也能得到解答,如:“神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他为什么不给我平安?他为什么待我这样严厉?”

  当内心的痛苦增加到烦恼绝望的时候,这个问题就特别使他苦恼,就是:“神为什么这样严厉?他为什么这样重重责打人?”圣经上用很简单的话回答这问题说:“他要使人死”。神看在我们心中有什么该死的,就随己意把它治死,不问我们明白不明白,也不问我们这些传道的人准不准。

  究竟他所要治死的是什么呢?保罗说:“我就死了。”所以必须治死的就是那个旧“我”。我们为己的生活必须打破毁坏。不但要治死那种故意为己的生活,连那对神之关系中之道德生活必须要首先打破。所该治死的就是我的自信,信任自己的灵程,信任自己的意志,信任自己的道德,这种自信使我常常反对神,并拦阻我得救,都必须将之治死。

  要治死我们本性上根深蒂固的自信,就是治死坠落之人最深之病根,无疑的这是神在我们里面最艰难的工作。当我们看他如何作这工作的时候,就不能不起敬畏、尊崇,和感谢的心。他败坏我们那种为己的旧生活,所用的方法就是竭力鞭策追赶使它精疲力尽,终于倒卧在神的脚前而死去。

  治死我们为己之生活所用的工具就是良心,就是神先用道光照并使之醒悟而更新的良心。

  这种使人死的工作是逐渐进步的,神在其间藉着良心逐渐使那为己的生活越久越苦。

  下面我们要再详细研究这件事,这个研究如上面研究灵性醒悟的程序一样,不过是从另一方面来看。(续)

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