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服事的能力

宾路易师母

  三种服事的能力

  一、见证的能力

  首先,第一层可称作是“布道级”的服事。就是当人真正地被圣灵重生,即藉着一般布道的方法传福音、赢得灵魂之服事。

  “圣灵降临在你们身上,你们就必得着能力,并要……作我的见证。”(徒一8)

  见证复活的基督

  “见证的能力”就是一种作见证的神圣装备,一种神圣的活力--这正是神在圣灵位格里,亲自临到一位信徒身上,使他能有效地“见证”那位虽看不见,但是活生生的基督,使听者能确切地明白他受死、复活和升天的事实,彷佛自己也和门徒们一样,是这些惊人事件的目击者!这种神圣灵的见证,远比根据那些理性的探讨所生的信服;或那些根据(无论多齐备、多真实)而下的结论,还更令人信服得五体投地。因为神圣的见证是使这位肉眼不能看见的主,向信徒成为一个鲜活、眼前的实际--是一位被认识、跟从、爱戴的有位格者。其真实就如当初他成为人,在世行走,被门徒们所认识、爱戴一样。根据历史事实的“基督教证据”具有极大的价值,但它们也许可以说只是初步的工作,为的是在知性上“挪开那石头”,好叫圣灵所赐的启示,能得着一扇敞开的门,进入心中。

  今日当我们环顾周遭属灵的光景,我们一定可以看出:基督教会最需要的,就是神圣的“见证能力”,因为就连在那些真实地以圣经的字句来传扬福音的教会中,我们也很少看见这样的人--那位看不见的主,对他而言,是一个“鲜活的实际”。结果,向着他个人的灵修就稀少,而对他声音的认识、个人生活受他亲自掌管的就更少了。关于耶稣的知识虽有那么多,但在生活的每一细节里,与他直接和单独的交通却那么少!更遑论与他紧密同行和交谈的次数了;而在最简单的琐事上,耗费心神地彼此争执却是那么地多--其实从那些顺服神的话语来看,这是很容易明了的;而从每一个寻求永活主之面的顺服者心灵来看,也是很易明了的。

  “见证的能力”启示升天的基督是一位活生生的,正在这世界上行事、做工的有位格者,如同他当日在世一般真实。这正是今日的需要,可对付“引诱人的邪灵”和“鬼魔的道理”(参提前四1)诸般狂妄的主张--它们藉人的口发出,说者却被自己蒙蔽,引向永远的灭亡。

  二、布道的能力

  “彼得和十一个使徒,站起来高声说,……当侧耳听我的话。于是领受他的人就受了洗,那一天门徒约添了三千人。”(徒二1-42)

  接着另外一层,可以称为“复兴层”,这里圣灵爆发出一股权能的洪流,透过圣灵的运行,众人被摸着、得救、奉献、被圣灵充满。

  这个“复兴层”特别跟“为着事奉之能力的浇灌”有所关连。所有那些被知名的器皿所带下的“复兴”,都是源于某些人所作之见证:他们皆拥有某种清楚的经验,但不一定是用“圣灵的洗”来形容它。比方芬尼和其他知名布道家都是如此。

  宾路易师母的经历

  (一)圣灵重生

  一个基督徒即使已经重生,是“从圣灵生的”,但除非他领受了圣灵是有位格的一位,不然他的基督徒生活一定是理性超过属灵。他也许对基督完全地忠诚,但主要还是在意志和理性的层面;以后当他被带领接受了圣灵,一个巨大的改变就产生了,他将会或深或浅地意识到一种跟随圣灵的生活。

  然而还会发生一个更大的改变,就是当这位信徒被内住的圣灵教导并看见一个事实:为着他,还有一个关乎事奉之圣灵的丰富,能够使他成为一名精锐的复活主之见证人,装备他来从事积极攻击黑暗权势的争战。

  在我个人的经验里,圣灵这两方面的丰富,二者之间的区分非常明显。而且我发现能够明白第二种浇灌不仅是为着我的灵,并且也为我的心思和身体做了何等的事。

  那时我正在读慕安得烈的书“基督的灵”,在读的当中,我看见自己应该认识圣灵是有位格的一位,所以我就以他为基督送给我的礼物而接受了。就这么简单地如同当初接受主耶稣为我的救主那样。我仍清晰地记得那随之而来的深沉的平安,与神的相交,与圣灵的沟通和圣灵的果子:仁爱、喜乐与和平。可是我却无法了解为何在我的事奉上却仍然没什进展?它并没有解除我退缩、畏惧传讲基督的那种无力感,也没有加给我积极、主动服事的力量。在这些方面我跟以前完全一样。一直到大约三年以后,我才看见原来还有一种为着事奉的圣灵的丰满。它的意思就是可以从对人的恐惧中得释放、有全备的口才、大有果效地见证基督。

  当这种能力的浇灌临到我时,它真的就是一股圣灵水流的涌入,可以形容是“降在身上”,因为我的灵刹那间从一切的捆绑中挣脱了,好像是从某种内在的监牢里被放出来而冲上了天堂,在神的心怀里找着了安身之处。属灵的事情很难找到字眼来形容,但就我尽量能表达的,所发生的情形就是前面所说的那样。然后向着人,透过这个被释放之灵的器官,流经我的心思和嘴唇,那被天上的亮光所照明,出自圣经的神之信息,就很轻易且放胆地倾倒了出来,结果,听众那方面就生发出深刻地对罪的痛悔,满有从神而来的奇妙祝福。

  (二)接受能力的浇灌

  接受能力的认识

  那些已经接受了有位格的圣灵,与神相交、同行已有一段时日的人,可能会说:“我没有服事的能力,我知道为着确定的服事,我需一个真正的圣灵之充满。”为此,你应该采取的简单步骤是什么呢?实际上就是我已经列举的那些,只是在更丰富的程度中运用,并再加上:对任何可能他盼望你去做的服事,都毫无个人成见地完全地顺服。

  先是在你的日常生活里完全降服神,去行他的旨意。而现在是要对神为你所拣选的服事,完全地顺服之。以致他若盼望你进厨房,在那里服事他,你的表现会如同他对你说:“去讲台上传讲我的信息。”一样地满足。

  我接受圣灵的洗之方式,是那么地明确,以致我仍然清楚地记得各个细节,就和我当初得救的时刻一样。为着能清楚地告诉你,我将只交待几个重点,可以显示神一路引领我的几个步骤。最先是接受圣灵,然后三年之后得着服事的能力。

  (1)向神顺服和奉献之后的结果--胜过罪,这持续了好几年。接着
  (2)领受了有位格的圣灵,结果是平安、喜乐……等等,但仍然没有积极的力量去作见证,这样又过了几年,之后才
  (3)彻悟到需要能力的浇灌。

  在这之前,有三年之久,我都跳过这个问题--“这可能吗?”然后就陷入这种想法:“这不是为着现在的圣徒。”但是,我却无法安息。那个呼求又回来了--“难道没有一个可以释放我,使我好好服事的圣灵充满吗?”一直到我在另外一个人的里面看见了,我便满有把握地说:“现在我知道了。那个人所有的正是我想要的。”

  宾路易师母个人经历的寻求能力

  在接续至下一个步骤之前,容我说:你若想在这件事情上与神的交涉办得有果效,你就得一定有这种领悟:神一定为着你个人的能力预备了一个浇灌。除非这件事办好了,不然你无法再往前。我在这件事情上足足耽误了三年。正如前面所说的。我读遍有关这个题目的群书,直到精疲力竭地绝望,因为似乎没有一本书很清楚地讲明,怎样能得着这种浇灌。我再度被搞糊涂了,因为有人说有这种“浇灌”,但又有人说没有。我被各种问题弄得心烦意乱。直到我在另外一个人的里面瞥见了我所追求的,于是彻底地觉悟,并告诉自己:“我要直接到神面前,求他向我证明,到底有没有一个为着我个人的服事所有的装备,是可以释放我开口像彼得那天在五旬节所做的一样。我要为自己亲自证明。”抛开了书,抛开了各样的观点和理论,我孤注一掷地说:“我要到神面前去。”从此刻起,我不再有任何问题,只是下定决心,亲自去证明是否真有其事。然后渐渐地,当我这样一直抓住神的时候,我的里面升起了一种愈来愈加深的决定,我要不计代价地得着这种服事的装备,直到最后它变成一个向着神的哭求,好像它是我所最想要的东西,以致我竟能说,他可以拿走我所有的东西,只要他肯答应这个哭求。达到这个地步是一段漫长的过程,但是它却在我的意志里,产生了一个如此彻底地对神的降服。以致从那以后,我再也不需要为着“意志的降服”而有任何的争战。我能够说,他可以对我的生活绝对地做任何他喜欢做的事,只要他肯赐给我彼得在五旬节所认识的那种圣灵的自由。

  我呼求:“我要彼得在五旬节所得着的释放。我不在乎基督徒们是怎么称呼它。如果『圣灵的洗』不是正确的名称,那就求你给我正确的字眼来称呼它。我不在乎名称,可是我要那个东西!”

  我就这样地抓住神,这么紧紧地抓住他以致把所有的“别人”,所有他们对我正追求的这个服事的大释放所持的各种说法,统统从我的脑海里都赶出去了。然后一股深沉的安息进到我里面,我知道神会成就我所祈求的。我只等候他的方法和他的时间。

  等候能力

  这样,我学习了“等候”“父所应许的”真正意义。我已经进到一种倚靠神的宁静里,他一定会在他的时候答应我的呼求。于是我就继续去做我日常的工作,并非漠不关心,而是持定着一股笃定的信心,这“浇灌”在某一天终必来到。然而我也经历着非常的试炼。因在那之后,我的经验全是更深、更深、更深的挫折感。每件事似乎都每况愈下,而不是愈来愈好,如同我先前以为在一场如此浩大而慎重地与神的交涉之后,所会有的情形。我看起来是失去了一切我已经有的。在对我的圣经班传讲的当中,我紧张和“战栗”的情况愈来愈严重,每件事似乎都一塌糊涂。

  “己”的揭露

  之后,一场最可怕的揭发临到我,看到这“奉献了的自己”是如何地以己之力,渗透入我在基督教的事工中。所揭露的实在使我憎恶,令我深深地羞惭,惟有奔向基督的宝血中求洁净。当我接受有位格的圣灵时,是基督宝贵的血在我心里做深刻洁净的工作,脱离对罪的喜爱;但现在罗马书第六章六至十一节对我变成了一个能力,使我明白了“我们旧人与他同钉十字架……。”和保罗所说:“与基督同钉十字架”(加二20)的意义。

  这之后就是一段停顿的时间,周复一周地我把这件事交托给神,料想已跟他解决好了,他就正要照他自己的方式来答应我的呼求了。后来,圣灵很清楚地问我两三个露骨而严肃的问题。第一,“若我答应你的呼求,你愿意成为默默无名的人吗?”“默默无名?嗯?好吧!我愿意。我以前从来没有面对过它,不过,我愿意。”第二个来的问题是:“如果这个圣灵充满的意思是失败而非成功,你还会追求它吗?”这又是新的亮光。我从来没有这样想过,我一直都相信它是意味着成功。不过,我还是同意了。我说:“好!我选择作一名失败者,只要这是神的旨意。”最后的第三个问题是:“你愿意没有任何经验吗?”“可是……”我说:“我一直以为那些有圣灵的洗的人,都是有经验的啊!芬尼不就是吗?还有艾撒·马汉(Asa Mashan)?如果不是得着一个经验,那我怎么知道我是已经有了呢?”“你愿意单单信我的话而行,永远没有任何奇妙的经验吗?”“好!”这就是圣灵给我的三个问题,然后事情就完毕了。

  信心的赐下

  一两周过去了,后来神在经文里赐下一些亮光领我往前去,并渐渐地带领我对他的工作有一个正确的态度。这些话震撼了我:“你们虽不见风、不见雨,这谷必满了水。”“不见!”是的,我已经同意这点,我将什么都看不见,但是那“谷”--我的圣经班--别人--必将被充满。

  后来,我注意到在以利亚与以利沙同行的故事中,以利沙一直切盼着那件“外衣”,“你若看见我,就必得着。”我明白我只要一直定睛在基督身上,他会负责好其余的一切。“是的!主!我就单单地定睛于你。”

  之后从这些话语中,我又领受了更多的亮光,“他们正走着说话。”以利亚和以利沙一同行路,就在谈话间,以利亚就不见了!所以,我只要继续安静地与主相交,把一切都交托给他,他会来成就一切。我知道现在他就正在释放我的灵,让它进入安息,挪去它里面所有的紧张,好叫它安静而安息。然后,那个我知道神垂听我的祷告的早晨终于来临了。情形是--

  能力的浇灌

  (1) 它是突然来的,当时我并没有特别思想到这件事。
  (2) 我知道在我灵里,他已经来了。
  (3) 我的灵变成活的了,满溢着亮光。
  (4) 基督忽然向我成为一位实际的人,我无法解释我怎么知道,但是他对我而言变得非常地实际。
  (5) 当我步入圣经班,我发现自己能释放地开口传讲,话语背后满有圣灵的光照,以致人们在每一方面都对罪有悔悟。??祷告有能力,以致似乎我只需祈求就可以得着。??我的灵奔向神,从每一项被束缚于地上俗务的锁练中挣脱释放了!

  那种对我灵魂涌流出如潮水般的祝福,是没有任何言语能形容得了的。除了忽然而有口才之释放除外,至今仍留在我记忆里,最深刻的事就是强烈地在灵里感受到神的光--不是一种肉眼可见的光,而是神的临在如此强烈到一个程度,以致人们一踏入房间,在神还没有向他们,或向我说一句话之前,就立刻有人悔悟认罪了。很个人式地,每一件罪的影子都浮现在神水晶一般的圣洁上,如同一块黑影,看起来是世界上最可憎的东西。而我们竟会犯罪冒犯这样一位圣洁、慈爱的神,真是令人难以置信。

  从那时候起,我整个的工作和服事被提升到一个完全新活的层次,好像被某种涌进的浪潮浮了起来。在忽然有了释放的口才之后,圣灵涌流、漫溢入工作里,祷告会不再死气沉沉,反而那样地充满生命、自由的口才,甚至比以前世俗的“社交之夜”还吸引人。我们可以很轻易地花上三个小时来祷告,且满有果效。大家都想祷告,为着要在宝贵的祷告时刻内必须完成的“工作”,时间真是太短促了。我们只好请那些想个人与主办交涉的人到另外的房间去,免得打岔或妨碍了为着更多人,或是为地区和更远地方的代祷工作。那潮涌般的祷告很快就接着有行动,祷告会众不久就出去到街上,为基督得人;因为一切真实的圣灵之水流,至终必然会流到未得救的人身上,正如当初的五旬节那样。如果圣灵注入一位信徒,不是流出来为基督赢得灵魂,这种流注就绝不会持久,或保持纯净而无掺杂。

  三、争战的能力

  “我们争战的兵器,本不是属血气的,乃是在神面前有能力,可以攻破坚固的营垒。”(林后十4)

  紧接着这层之后,就是圣灵在信徒生活中外在的工作。信徒在“十架的道路中”,被领入基督死的模子里。在这以上,又是“属灵的争战层”,是只有属灵的人才会了解的。他能成为“属灵”,是藉着“圣灵的充满”和对十字架实践的认识,从这里面,他向着世界是已经被钉死的,并学习在圣灵的权能里跟随圣灵。

  所以非常要紧的是,所有想知道如何向黑暗权势采取主动攻势的人,都必须确定自己已认识了属灵生命各个预备的阶段。他们必须知道由圣灵重生的意义,也应该认识,事实上可说是--必须认识被圣灵充满的意义。他们必须认识罗马书第六章里基督十架的权能,和怎样向罪算自己是死的,并且“不容罪作王”而与罪争战。因为你若未与罪争战,你与撒但的争战就没有用。对生活中任何已知的罪,不论是什么罪,都必须毫无妥协,绝不宽容;因为只有当你对你个人生活中的每一件可能会给仇敌留地步,或削弱你胜过它的事,都毫不妥协地争战,你才能认识以弗所书第六章里所描写的属灵争战之权能。为着与“积极攻击黑暗权势的争战”有关的每一位神的儿女,问题是:你已经满有把握地认识圣灵的丰富了吗?你已如此地跟从圣灵,以致能在任何关键的时刻--例如保罗在帕弗面临法术者抵挡他的信息时--圣灵就透过他灵里的器皿运行着,以致把所有仇敌抵挡的权势,都来一次压倒性的征服。

  攻击性争战的能力

  并非所有领受了见证能力装备的人,都明白他们是蒙召去从事一场战役,去打击肉眼所看不见的撒但魔军。这不禁令人震撼地看见:信徒所拥有的知识之度量,是何等决定了圣灵在经验中可运作的范畴。信心是领受的容量,信心也是被运用到信心可支取多少知识的限度。信心也经常因着被放在一个有需要的地位上,而被带动产生。如果你以为能力的装备仅仅是为着“见证”,那么你所能经历到的,也就只有这方面了。但是如果你陷入了争战里,这个争战就会唤醒“欲得胜”的信心。

  如果你领受的服事能力是如此地明显,以致重创且大大地摇撼了黑暗的国度,那你就会知道那与黑暗权势的争战了。仇敌一路上要夺走你个人的胜利,但是只有等到你认识了从上头来的装备,你才真正地证明了争战的意义。只有当圣灵的大能临到攻击性的战役里,才能碰到仇敌,而所传讲的真理层面也决定了争战的程度。你可以见证神的爱却没有任何从撒但而来的反对;然而你若碰到罪,或宣讲十架是我们与基督同死的地方,或宣讲我们必胜过撒但,仇敌就会更活跃地来抵挡。罗马书第六章的信息惊醒了“肉体”的抵挡,肉体反对“钉死了”这个词。而胜过撒但的信息,是碰到了撒但本身,因此就惊醒了它最猛烈的抵挡。

  宾路易师母与同工的见证

  二十世纪初由于美国的史哈拿生命更新,(她是“信徒快乐秘诀”一书作者),带进英国开西聚会。在这聚会中神的圣灵召聚了当代神所使用的器皿,如霍浦斯金、慕安得烈及宾路易师母等人,她在一连串特会中,宣讲了“十字架”的信息,而带下了二十世纪全球的复兴,为1904年的复兴铺了路,这复兴也连带地引发了洛杉矶(1906)、韩国(1907)、印度(1905)、中国满州(1909、1911)……等各地的复兴;她的“十字架”信息在各处帮助许多神的儿女进入丰盛生命的境界。特别是二十世纪至今,全地神所使用复兴的器皿和宣教士如戴德生、富能仁等。

  以下是复兴器皿的见证:

  正如耶稣降生以前的日子里,有许多像亚拿和西面那般的神所隐藏的器皿。在这呼召神的儿女起来祷告的日子中,有一位这样的器皿显明在开西聚会中。她在两年以前就将自己献给神,做为代求之特别服事。神如何带领她的故事,最好用她自己的话来叙述,她说:

  我曾读过一篇信息上面说:“如果有一个人绝对顺服神,愿意答应他祷告的要求,那将要有何等奇妙的果效呢--他真正地需要这样的一个人。”于是我跪下谦卑地对主说,如果他需要用我来祷告,我愿意。当我全心向主说,主啊!我愿意!这时似乎有一只手按着我,于是我降卑,更降卑,直到我整个生命被倒空--并且哭泣。

  有好几个月,神使用我为一些小事情祷告,但是大约六个月以后,有一天,我进入了完全的黑暗中。当时我照常地到主面前,但这黑暗持续了有一个礼拜。然后,在一个早上大约十点钟的时候,痛苦变得很可怕,于是我呼求:“主啊!这到底是怎么了?”他回答:“和我一起来,我要指示你此地的罪。”我们似乎进入到荒漠中最糟糕的地方,在那儿我看见的罪是前所未见般地可怕。我开始为百姓哭求。我祷告说:“主啊!求你赐这地有一个复兴。”然后我得到完全的平安,但第二天早晨同样的时间,主又来呼召我,带我到更远的地方,后来他更带我到那些福音从未传过的地方,我便痛苦地呼求主赐下“全世界性的复兴”,如此的情形持续有一周之久,然后这种情形便不再发生。

  从那时起,我便儆醒等候复兴的来临,要看主如何差来他的复兴。每当我听见有人特别被主用时,我便到主面前问说:“主啊!这人到底是不是你复兴的器皿?”主回答:“孩子,他只是其中的一个。”当我再为另一位被主大用的仆人求问时,主的回答还是一样。主又说:“我还有其他更多的器皿呢!”

  1902年开西聚会--那是我第一次参加这个聚会--得知要成立“祷告小组”,为“世界性的复兴祷告”。于是,我到主面前呼求:“主啊!为什么我们要为你已经应许的事情祷告呢?”你说:“这复兴在我的国度中是已成就的事实了。”我便问道:“那么主,为何它仍未来到,还要这些祷告小组来祈求呢?”主回答说:“我已预备好了,但是我的儿女还没有预备好。在这事未成之前--他们必须传讲十字架的信息--就是加略山的信息。”

  重新传讲十字架

  “我已预备好了,但我的儿女还没有预备好。”这句话指出神兴起世界性的祷告小组的必要性乃是要在他的子民中造出饥渴的心,并预备他们成为将要降下恩“雨”的导管。“他们必须传讲十字架的信息”这句话也告诉我们,神不能赐下复兴,除非等到加略山的福音被传讲。

  现在他们同心的呼求升到天上,基督在他宝座上已预备好要赐下祝福。那曾经被人“践踏在脚下,视为平常”之神儿子的血,将要再次从天上向世人作见证。

  当我们转眼注视他的工作时,我们是否看见十字架的信息被人重新传讲呢?是的,确是如此。早在1903年在信徒的各种刊物上,神带领传讲的信息都是重新传讲加略山的福音。在年度的特会、公开聚会及特别聚会中都一再地强调“需要直接的传讲十字架的信息”。当时有一份著名的刊物标示着,“我们因重新传讲加略山的福音而感欣慰”。

  在这些迹象之外,很重要的是,在1903年的开西聚会,当时天上的窗户打开了,圣灵像供水般扫过参加聚会的五千男女信徒--许多人从地极而来,寻求圣灵的能力--神向他们启示出加略山十字架具有新鲜活泼的大能。几乎所有神的仆人,都被他托付,同心一致地传讲“十字架的真理”。这信息是神的能力,可以救人脱离罪的捆绑和刑罚。“与基督同钉”是得救的秘诀--这道理成为每位神仆传讲的主题。

  1902年圣灵吸引他的百姓为世界性的复兴祷告。1903年永生的圣灵倒在由全地聚集而来神百姓的身上(开西聚会),引领他们回到加略山的信息中。

  再者,1903年在远方的印度,圣灵同样地向他的一位尊贵仆人在新鲜和活泼的能力中启示加略山十字架的意义。神告诉他,四十年预备他是为了“向万国万民万族,传讲十字架的道理”。他藉着上百万的小册子将加略山的信息分送出去。

  是的,真正的祷告必须预备神的儿女前往领受五旬节圣灵大能的运行。并且圣灵来了是要为加略山作见证,如同当日在耶路撒冷的第一个五旬节一样。

  开西特会祷告小组带进威尔斯大复兴

  1902年开西聚会中,有两位威尔斯的传道人说,在1896年开西聚会时,有十三位威尔斯信徒在一个中午聚集为威尔斯祷告,求神在威尔斯兴起同样能带进更深属灵生命的聚会。有六年之久,他们一直为此在主前恳求,直到第七年--圣经上常用七年指神完全的时间--主答应祷告的时刻来了。

  再一次,没有经过任何“人为”的安排,神的圣灵立即开始运行,预备了一个威尔斯的特会--藉着一连串的引导和奇妙的安排,神奇的令任何人都会说这件事是神作的,极少经过人的手。这可说是神自己安排及促成的聚会。这个特会成为供应威尔斯的活水运河。1902年9月,有人问年老的豪乐,根据他的判断,这时是否是举行威尔斯特会的成熟时刻,他站着举手两眼望天说:“我是一个快要进入永生的老人,我说若这样的特会能举行,并且是出于神的赐与,而不是出于人的,那将给威尔斯带来不可计量的祝福。”

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