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爱──最短路程(前言)

小特瑞莎

  爱的神圣之呼召

  小特瑞莎说:“我的圣召就是爱。……我愿爱耶稣,到他人所未到的地步。……耶稣赏我无边无涯的爱,那多好呢?……我要设法得殉道的荣冠,若不能以流血得,就要以爱情得。……爱耶稣实在是一种真学问,此外我不求别的学问;我只愿爱耶稣,爱到如痴如醉的地步。”

  她不拿德行作为达到爱的引路,反拿爱作为成全德行的根源。她把要理问答上“神造了我,为认识、爱慕、事奉他。”那句话常放在眼前。因为她既然先热爱了神,才事奉神这般完全。她曾给人写信说:“你愿意找一个操练达成完全的方法吗?我只知道一个,那就是爱。”

  她在1893年上,又写信说:“我知道有些属灵人劝人记录每日所行德行的次数,作为追求完全的一个方法;但我的训诲师,吾主耶稣,不叫我这样做,而教我用爱来作一切的事。”

  为此她在临终前,真能这样说:“除爱外,我没有给神献什么。”

  她又写说:“若没有爱,一切的行为,即使是惊人耳目,也等于虚无。耶稣不向我们要求做大事,只要求我们把自己完全交给他,依靠他,对他有知恩心。”换句话说:他只要我们的爱。

  诗篇上说:“我若是饥饿,我不用告诉你。因为世界,和其中所充满的,都是我的。我岂吃公牛的肉呢,我岂喝山羊的血呢?你们要以感谢为祭献与神,又要向至高者还你的愿。”(诗五十12、14)

  她注解这段诗篇说:“神不需要我们的行为,但需要我们的爱。因为神曾说:我若饥饿,决不用向你告诉;但主耶稣却又向撒玛利亚妇人要水喝,他那时口渴至极,是渴望爱。耶稣对她说:『给我水喝!』(约四7)这是他向我们卑贱的受造物要求爱。”

  她不论在书信中,或在嘱咐他人时,常提到神如何可爱,如何爱我们,如何希望我们爱他,如何温和良善,并如何容易满足。又说爱情是达到完全的捷径。

  她写说:“神亲自要求我们的爱,甚至哀恳我们的爱。……就彷佛他全属于我们权下一般。因为除非我们甘心献给他,他不愿取什么。我们自愿的奉献,不拘多么微小,在他眼中,也是宝贵的。”

  她又将雅歌“你用眼一看,用你项上的一条金练,夺了我的心。”(歌四9)解释为:连我们最小的行为,只要出自爱,就能格外悦乐耶稣的心。

  她主张“谁因爱做一切的事,做的最忠信,也就是最热心。”

  有一次她利用万花筒玩具,给初学信徒讲解爱的重要说:“万花筒内三块花玻璃的作用,犹如三而一的神在我们一切行为上的作用,我们的行为即使是微小平常的,若出自爱的中心点,三而一的神就加给它奇光异彩;在耶稣眼中也是非常美丽。我们的行为若离了这个不可名言的中心点就一无可取;叫耶稣看见的,只是一片荒草而已。”

  她引用保罗哥林多前书第十三章说:“我若能说万人的方言,并天使的话语,却没有爱……我就不算个什么。爱是引人往神台前去,最高超最稳妥的道路。”以后她表示自己选择了这条道路说:我已经看透唯有爱能中悦神的心;所以我以爱,作我独一的宝藏,“若有人拿家中所有的财宝要换爱情,就全被藐视。”(歌八7)

  她又说:“我不贪荣华富贵,连天上的荣耀也不例外;我所贪的只是爱。”真如“效法基督”书上所说的:“爱是伟大的,是伟大而且完全的善。爱情真是大事,真是无价的珍宝,能轻省人生的重任;忍受各样艰难。因为人有爱情,重任也不觉其重,苦难反而觉着甘饴有趣。爱慕耶稣的爱是珍贵的,它能驱策人作出伟大的事业。能激发人追求那更完全的德行。”

  她这样选拣了又简捷,又稳妥的道路,她为叫他人也分受这宝藏,切愿把她爱神的热情,连她那操练最有效验的方法,传给他人。

  她不但在世时,要引人一同爱慕神,就是死后一直到世界末日,要实行这本分。她在死前曾说:“但愿我在天上,也帮助人爱神。”这句格言,表示她要帮助我们,专用爱情,走向永福的天乡。

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