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邦 兹

  第三章 神器皿的塑造

  每一位神所使用的器皿,神必先让他们有苦难的试炼,如大卫和保罗所经历的。(林后一4-11)

  一、苦难的试炼及塑造

  1876年9月,邦兹四十一岁时,与属灵的姊妹伊玛.巴涅特结婚,婚后十四个月,这段时间他们有二个女儿出生。1879年他受聘圣路易市最大教堂──第一教堂为牧师,二年后他再回到原先服事的圣保罗教堂服事。由于他的忠心服事,这两个教堂信徒人数一路攀升。

  1883年,邦兹四十七岁时,圣路易斯监理会安排他担任“圣路易斯论坛”编辑,他在文字上服事很有恩赐,也因此使他放下教会事务,使他有充裕时间作福音布道工作。1884年2月,他们又生下一个男孩,取名爱德华。他的妻子伊玛,不堪家务劳累和经济压力,终于体力不支病倒。1886年她回到娘家养病,然而她已病重,到了1887年2月,她告别丈夫,息了劳苦,为邦兹留下了三个孩子。在她病危时,她介绍堂妹哈莉特,希望邦兹能娶她为妻。果然到了1887年10月,邦兹照伊玛临终嘱咐,娶了哈莉特为妻。

  总结邦兹这些年来,从1874年至1886年,他的生活平淡,虽然不断搬家,在经济上并不比他在南北战争时更富裕。他深知他被神呼召出来,在地上只是一个寄居者,他的家乡是在天上。自从1859年他被圣灵浇灌之后,他一直凭着信心活着;特别到了1861年,他体会到这个世界对他并没有安全感,并不是他所仰望的天家。到了1887年,因为生活的艰困,使他丧失了他的妻子伊玛,神好像把他依赖的精神支柱一根一根挪开,叫邦兹不需依靠任何事物,唯独信靠基督的恩典。

  有一段时期,丧妻之痛使他的心破碎,他似乎以为自己支持不下去,以为再也无法好好地服事主。但终于他认识到,神在各样的事上考验他,锻炼他,使他能效法耶稣所走的道路,他不能违背当初神从天上对他发出的呼召。他既承接了神所付托的使命,就必须忠心地事奉神。

  二、更重的试炼

  1890年哈莉特因怀孕回她父母家待产,她父母可以在她产后照顾她,到了7月11日,她顺利生下一个男孩,邦兹给他取名为查理斯,不料到了7月23日,短短十二天,从乔治亚传来一个令人震骇的电报──邦兹六岁大儿子爱德华,突然患病身亡。这个噩耗对邦兹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因为爱德华是他心爱的儿子,邦兹与他分手时,他仍蹦蹦跳跳,非常健壮,没有人料到他会这么年幼就告别人间。

  邦兹向岳父巴涅特坦露了内心的悲痛,他坦率地表白悲剧给他带来的感情冲击,邦兹在家书中向岳父这样倾诉:

  “这是一个沉重的打击,我的心似乎碎了。无论如何,我感谢神,这一切的发生,都是出乎神的旨意,我不敢置疑神的智慧和慈爱;但是,我的心确是破碎了,这个打击在极大的程度上,摧毁了我的身心。”

  经过这次丧儿的打击,邦兹这位备受创伤的布道家和祈祷战士作见证说:

  “如今我可以肯定,这是神对我发出的呼召,要我竭尽全力兴旺福音,并且要求我更彻底地奉献,靠着神的恩典,我将会得着医治。”

  当邦兹的伤痕开始平复和接近痊癒的时候,另一个新的打击又临到他这五十六岁的传道人身上。他的小儿子查理斯,再过八天才满一周岁,像他哥哥爱德华一样,事前毫无任何征兆,突然去世。那悲痛的日子是1891年7月19日,差四天就是爱德华逝世一周年。他们似乎经历约伯一样的试炼。

  任何人都无法用话语安慰邦兹夫妻两人的悲伤,他们不明白为什么会遭遇到这样的事,事实上他们永远也弄不明白。当他们因悲痛过度,感觉迟钝,麻木了一些日子之后,夫妻两人又得摇摇欲坠、步履蹒跚地走上人生的道路。

  神已经呼召了邦兹,把使命付托了他,他无从推卸来自天上的召唤;感谢神和耶稣基督,在大患难中安慰了他们。(林后一4-6)靠主恩典,邦兹夫妇重新投入事奉中,重新肩负起父母的责任。夫妻两人承认说,神的恩典带领他们走过去。是的,他们所信托的神,满有慈爱和智慧,人一生中所经过的许多事情,不是我们凡人所能完全明白的。

  但是,保罗在罗马书第八章中说到:“我们晓得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就是按祂旨意被召的人。因为祂预先所知道的人,就预先定下效法(模成)祂儿子的模样,使祂儿子在许多弟兄中做长子;预先所定下的人又召他们来,所召来的人又称他们为义,所称为义的人又叫他们得荣耀。”(罗八28-30)

  第四章 先知性的服事-文字服事

  保罗在以弗所书说,神将教会建造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弗二20)不只是指新约书信,也是指神在教会中所兴起的使徒和先知。(弗四11)在旧约时代,神藉摩西五经、历史书和先知书教育祂的百姓。特别是在以色列民荒凉的时期,神兴起许多先知起来教育百姓,从他们中间兴起属灵人接续他们先祖的信仰,这件事我们可以从希伯来书第十一章信心的见证人中看见。

  一、文字工作的进展

  在1883年圣路易斯监理会,年会同工们发现邦兹是一位属灵及有写作恩赐的传道人,他们安排他担任“圣路易斯论坛”的编辑,帮助监理会的信徒。到了1888年7月,他又被安排成为纳斯维尔“基督徒论坛”编辑,早期“圣路易斯论坛”是地方性的,而“基督徒论坛”这份周刊是监理会全国性的刊物,这份新的服事对邦兹来说是项重大托负,是神智慧的安排,使神能藉着他传达出于神的信息,是要他藉着文字工作,以教导更广泛的信徒,释放出那些压抑在他心头上的、当代所急需的信息。

  二、复活与天堂

  奥古斯丁曾说过:“属灵的信息是建立在属灵的经历上。”这是神使用先知的原则。

  从1887年到1892年,邦兹在短短的五年内,饱尝失去第一个妻子和两个孩子的悲痛,但邦兹从未怀疑神的慈爱。事实上,他过去有过同样的经历。在南北战争期间,他看到了无数的人丧生,这些人间悲剧,驱使他更专心在圣经中寻求希望和答案,他在那些悲哀日子里,写了两本书。一本是1907年完成的《复活》(The Resurrection);另一本是1921年定稿的《天堂:一个地方─一个城市─一个家》(Heaven: A Place-A City-A Home)。

  (一)复活

  在《复活》这本书里,邦兹写道:

  “复活是每一个基督徒所享有的荣耀的、宝贵的和神圣的事实。试想,是谁在基督里睡了?我们应该知道自己切身的事,知道将要复活的会是谁。(帖前五13)在我们中间,有的先一步在基督里睡了,我们的肉眼虽然看不见他们的灵魂,无法追随他们的灵魂驰往乐园,只能眼巴巴地以破碎的心,看着他们的躯壳躺卧下来。但是我们以坚定的信念,深信基督在那一日会让他们复活,我们将与他们相聚,直到永远。

  没有人可以拥有这样的信心,除非他对基督的应许──复活──有绝对的信靠。因为主耶稣在拉撒路复活的事迹中曾对马大说:“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凡活着信我的人必永远不死。”(约十一25、26)保罗也曾对帖撒罗尼迦信徒说过:“我们若信耶稣死而复活了,那已经在耶稣里睡了的人,神也必将他们与耶稣一同带来。”(帖前四14)

  邦兹确是全心全意地相信基督徒日后将复活,并相信天堂真实的存在。邦兹真诚这样想,他不是一个空想家,他没有不实际的幻想和理念。邦兹深信主耶稣基督曾道成肉身,来到人间,祂对那些信托祂的、深爱祂的、追随祂的人,所给的应许,是不会更改的,是绝不落空的。

  (二)天堂

  由于邦兹对于主耶稣基督有绝对的信心,邦兹肯定人在死后,会到天堂去。在邦兹所着作的《天堂》(Heaven)一书中,邦兹写道,基督说过,地上的一切不是持久不变的,是会腐败的。邦兹引述主耶稣的话,说明地上的一切是不安全。(太六19-20)

  邦兹强调说,地上是如何一个真实的地方,天上也同样是一个真实的地方,是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

  在《天堂》(Heaven)这本书中,邦兹指出,主耶稣在马太福音第六章里,着重地强调天上!主耶稣要我们的心,思念着天上的事。主耶稣要得着我们的心,我们的全人。我们有安全感,因为我们属于天上。正如马太福音第六章21节所说的,我们的财宝在天上,我们的价值在天上,我们的信心也该在天上。

  因此,我们在地上要尽神仆人的责任,以便到天上得着天上的基业,进入神永远的国度。

  二、属灵人的榜样

  邦兹从蒙召以后,便专心研读属灵人的传记,研究他们的属灵经历和服事过程。这些属灵人的经历,成为他以后效法的榜样。由于美国南北战争后,社会和教会陷入战争所带来的仇恨及灵性的衰退。因此,邦兹特别有负担在“基督徒论坛”刊物上,撰写属灵人的传记,好作为当代信徒效法的榜样。

  1890年7月26日,邦兹发表了《革新的布道家-第一篇》(Revolutionizing Preachers, PartⅠ)。

  文章说:“当神得着一个适当的人时,神能行奇事;同样地;若人得着神的帮助,人们也能行奇事。特别在末了的日子,圣灵的作工,是迫切需要的,祂能将整个世界翻转过来。”

  (一)哈姆斯(Louis Harms)

  对传记人物深有研究的邦兹,在此举出了十九世纪德国教会复兴和非凡布道家哈姆斯(Louis Harms)为第一个例子。

  哈姆斯于1809年生于德国的汉诺威(Hanover)。哈姆斯在神的光中看到自己的肮髒污秽,对神在末日的审判恐惧战兢。哈姆斯在圣经中寻求答案,神的话语感动他,于是他接受主耶稣作他个人的救主。在哈姆斯的故乡赫曼斯堡,教会荒凉冷淡,因循守旧,高度世俗化。哈姆斯的父亲是信义宗的牧师,在临终前,让哈姆斯接任牧职。哈姆斯担任教堂牧师后,竭尽全力抢救灵魂,带教会脱离世俗,教会的信徒人数于是迅速增加。信徒们热心阅读圣经,大家虔心祷告,有若使徒时代的教会那样纯洁,满有主的同在。

  哈姆斯的负担后来转移到非洲,他挑选了十二个农民,花四年的时间培训他们。哈姆斯缺乏经费,就向神祈求,结果陆续有人奉献,他们有足够的钱造了一艘船,首航就送出了八个传教士。到1866年哈姆斯逝世时,他所开始的差传工作并未停辍。在1886年,该差会有宣教士二百一十九人,一年之内受浸的信徒有一万二千一百二十人。除了在南非洲展开差传工作外,又派遣人到印度、澳洲、纽西兰去差传。

  这对当时普世宣教的工作是非常重要的。因为这是主耶稣给教会第一个使命──往普天下去,使万民作主的门徒。(太二十八18-20)

  (二)弗勒彻(John Fletcher)

  邦兹于1890年8月2日,发表了续篇《革新的布道家─第二篇》(Revolutionizing Preachers, PartⅡ)。邦兹在《第二篇》介绍了另一个革新人物弗勒彻(John Fletcher)。邦兹认为一个人被神大用,天然的才能和教育程度不是决定性的,最重要的,是要有坚强的信心,恳切祷告,彻底奉献,降卑自己,归荣耀给神。

  弗勒彻于1729年生于瑞士,在英国一个小村落马特雷(Madeley)循道会教堂担任牧师。马特雷这个地方虽然小,却是英国最邪恶、最堕落的地方,那里的人蔑视神,任意妄为。此外,这个小村落人口特别拥挤,道德堕落。

  但是自从弗勒彻到马特雷之后,弗勒彻依靠基督复活的大能,把那里的人从沉沦的边缘救回来。邦兹指出,弗勒彻是一个不停祷告的人,他的里面,有若热火焚烧。他为了传播福音,不怕撕破脸面,不顾身份,为了抢救沦丧的灵魂,他不惜隻身深入到一些龌龊的、不堪入目的场所。

  (三)大卫.布莱纳(David Brainerd)

  邦兹于1890年8月23日,藉着《革新的布道家─第三篇》(Revolutionizing Preachers, PartⅢ),介绍了第三个属灵伟人大卫.布莱纳(David Brainerd)。

  在《第三篇》一开始,邦兹就确定,神非常需要合乎祂使用的人。邦兹引用历代志下第十六章9节:“耶和华眼目遍察全地,要显大能帮助心存诚实的人。”邦兹说,这是先知昔日所说的话;但愿此时此刻,所有神的先知,都说出这样的话。早在大卫.布莱纳的时代,美国复兴家爱德华滋,就是大卫.布莱纳的同工,也受到他很大影响。邦兹是接续爱德华滋介绍他的人。

  邦兹在文中说:“大卫.布莱纳正是神的眼目在地上察看到的人。大卫.布莱纳的名字和事工,被铭记在历史上,至今人类历史上未曾出现过像大卫.布莱纳那样单纯向主的人。他在美国印第安人所住的荒野,带着病,日日夜夜地不辞辛苦,向异教徒印第安人传福音。大卫.布莱纳过着圣洁和祷告的生活,他的日记记下了他如何禁食、默想、灵修的经历。大卫.布莱纳说:‘我在地上唯一的目的是诚实地为神作工,我不愿意有一分钟花费在世俗的事上。’”【注:参《祷告信息精华》第六章祷告的见证:大卫.布莱纳的祷告见证】

  在总结第三篇时他说:在三篇中所介绍的三个神贵重的器皿,虽然出身不同,环境各异,但是他们具有同样的信心,他们为了神的缘故,依靠基督的生命,改变了整个局面。

  邦兹深入地研究历代的属灵人物,他发现所有被神大用的人,都是恳切祷告、向神办交涉,透过在密室中与神的交通,明白神的心意,献上一切,抢救灵魂的人。

  邦兹在上述的三篇《革新的布道家》中,介绍了三位典型的人物,他们彻底舍己,破除宗教传统,敢于在圣灵的带领下,有革新的做法,从而打破了旧框架,创出了崭新的局面。在邦兹的另一本名著《祷告的武器》(The Weapon of Prayer)中,邦兹列举了一系列近代祷告的杰出榜样。在所列举的祷告战士中,除了覆述三位革新人物哈姆斯、弗勒彻、大卫.布莱纳的事迹外,他又重点地介绍了几位在历史上具有重大影响力的属灵伟人,包括:罗得福、爱德华滋、约翰.福斯特、威伯福斯、慕勒、盖恩夫人、耶德逊。

  由邦兹的经历看来,任何属灵伟人,包括邦兹在内,都阅读在他之前伟人的生平和事迹,从别人在神面前的领受和带领,得着启发,得着供应,可以让自己避开不必要的弯路。(来十三7)(续)


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