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战区宣教硕果累累(一)
玛格丽.克赛特

  简介

  这本书《Harvest at the Front》为1920-1930年,中日战争时期,中国内地会宣教士们在安徽北部霍邱、寿县、正阳关、阜阳等地区传道的经历。作者(Margaret E. Crossett)后代希望将它译为中文,给中国教会信徒瞭解当时他们传福音的情形。远道来华的外国宣教士们,为神国的福音经历许多苦难和争战,也留下美好的见证,值得我们记念和效法。

  “这些人都是因信得了美好的证据,却仍未得着所应许的。 因为神给我们预备了更美的事,叫他们若不与我们同得,就不能完全。”(来十一39-40)

  前言

  1929年和1930年我在扬州的外语学校工作,当时宣教的重点在中国西北的甘肃和西南的少数民族地区。从这些地区宣教士的来信读给我们听,关于这些地区宣教的书籍也给我们读。当我们被分配到福音站时,如果年轻的女士被派往西部地区会感到非常幸运。我被安排到安徽,当时找不到关于此省份的书籍。学校员工给我提供的信息也非常有限,他们告诉我,这个省是沿海不发达地区,没有什么人写书,有人同情我,问我是否对分配结果满意。我说:等着好结果吧,我到了安徽一定写出那里的风土人情,让世人知道中国除西北以外还有其他省份。

  直到现在我都没有完成我的承诺,但是在战争年代在安徽北部的宣教工作一直是我们心中美好的回忆,我写下我们的经历与人分享。这是真实的故事,就连人名、地名都是真的。

  愿上帝赐福并使用这本书,兴起信徒为中国这个地区多多祷告,因为现在福音在这里大有果效。

M. E. C. 1946年于安徽省阜阳

  第一章 霍邱

  一、初到霍邱

  “好了,我们到家了。”我丈夫一边说着,一边打开房门。这是栋中式房子。我们小心翼翼地走过木地板,脚下发出吱吱的响声,请来的木匠们仍然工作着,在接下来的几周里,他们不停的锯木头,为我们製做傢俱,很快我们有了桌椅、床舖。终于见到几件像样的傢俱摆在屋里时,我们感到无限的欣慰,终于找到了家的感觉──这是在偏僻的霍邱(城关镇)第一个基督徒的家,从来没有新教传教士在这儿定居过。

  在我们到这儿之前,赵士徒先生负责监管这里的修缮工作,他每天在街上传福音,吸引了众多人。我丈夫温森特(Vincent)一到就接续了此项事工,但由于他初到中国,中文水准有限,他就用一种独特的方式传福音。他将一大张彩色的宣传海报挂在牆上,不停地向路人讲解那画卷的含义。因为当地人大多没文化不识字,也听不懂他在讲什么,但他边讲边观察是否有人能听懂,当他结束了自己的讲道后,会对那些看似听懂了的人点头示意,他会询问他们:“你们明白我刚才讲的话语吗?”如果得到肯定的答覆,他会问:“那你愿不愿意站到大家的面前讲给他们听?”那人会很高兴地走到众人面前讲出几分钟前才听到的内容,这种方式虽然存在弊端,但见效快。基督教就这样在这个小镇传开了。我们的传福音聚会,从早饭后就开始,除了正餐和晚餐时间,一直到晚上十点。小教堂内总是坐满了渴望听福音的人,这种情景持续了好几周。虽然我丈夫工作量很大,但是给一个尚未认识基督耶稣的小镇带来了出奇的成效。

  多年来人们都在为霍邱祷告,中国内地会(China Inland Mission,1964年改名为海外基督使团The Overseas Missionary Fellowship)也曾设法派传教士到这里传福音,但因缺乏宣教士和土匪活动的危险而没有实现。当年我们到这里时虽然也危险重重,但时机已成熟,因为主已先至,在祂的子民心中播下了种子。那时正处在战争飢荒年代,满街都是食不饱腹的灾民,他们希望能得到施舍的食物。但我们发现这些人同样精神空虚,虽然我们不能满足他们身体的需求,但我们能将福音带给他们精神上的慰藉,这让我们颇感欣慰。

  镇上有户张家曾听过福音,但那已是十年前的事了。原因是当他们一家人外出游玩时,买到一本圣经并带回家中。可是出于对驻地当局的恐惧,他们只得将其销毁,然而之后他们再也没有机会买到圣经书了。当我们到他家拜访时,张先生和他的儿子热情接待我们,但我发现,实际上他们对圣经瞭解甚少,尽管如此我们仍然感到欣慰,因为神已经住进他们心中,并在这十年里一直滋润这粒种子。

  有一天张家儿子来我家,难过伤心地诉说:“我该怎么办呀?我家一直供奉着祖先的灵位,现在有个亲戚带着他生病的老婆来我家,非要用这灵位为他的老婆驱魔除病,我们根本不愿意让他使用这个灵位,而且他也不知道我们在家里供着祖先的灵位,我们到底该怎么办呢?”

  因为初到中国,对当地的风俗习惯也不瞭解,我丈夫顺口就说:“干嘛不毁掉那灵位呢?”

  张家儿子顺声说:“好主意!”随之跑回家,转眼功夫抱着那灵位又回来了。在我家院子前,他将带来的灵位烧尽。不一会儿,张先生来了,他气冲冲的质问我们:“我儿子对我家祖先的灵位做了些什么?如果我不把祖先的灵位交到这位亲戚手上,万一他老婆死了,我们的麻烦就大了。”

  得知灵位已被烧成灰,他精神压力更大。我们把他请进客厅,为他祷告,还特别为那生病的妇人祷告。仁慈的天父听了我们的祷告,我们并没有因那灵位受到斥责。之后,开始信主耶稣的各家宗族负责人,不需要我们再做除祖先灵位的工作,就自觉自愿地将各自供奉的灵位处置掉。

  张家的儿媳妇不信主,她还千方百计阻止小张信主,每月逢初一、十五她都虔诚地在店门口焚香念佛,小张对此很生气。有一天当她又焚香念佛时,小张大声喝斥她,她不但不听劝,还嘲笑小张信主。这让小张忍无可忍,他情绪失控,动手打了老婆,由于出手太重,他老婆几乎昏迷,结果卧床休息了好几天。出事后,小张跑到我家,哭着说:“我犯罪了,我犯罪了。”我们为他祷告,请求主赦免他的罪,为他祷告后,我们也告诫他以后不要再打自己的老婆。

  几天后,小张兴冲冲跑来告诉我们,那顿揍让他老婆变好了,她现在已经是个基督徒了。我们简直不敢相信:一顿揍能使人变成基督徒,但接下来的几个月我们见证了小张的老婆成为重生的基督徒,成为神喜悦的孩子。

  镇上的妇女羞于在街上和男人们坐在一起听福音,她们就躲到人群的后面听,有时也到我家听福音。看出她们对我这个外国人家里的摆设很好奇,想探个究竟,我就带着她们看遍房间每个角落,当然我也提防有人偷我家东西。有一天,我带她们转到我家洗衣房,看见我正用热水烫洗衣服,看见那口大煮锅,她们满脸惊悚,有人问:“锅里是什么?难不成是小孩子的头?”听了这话,我也很震惊,连忙揭开锅盖,让她们看,证实了锅里真的全是衣服,她们不再疑惑了。尽管如此,小镇关于我家的传说依然很多,诸如:我们挖小孩子的心当药引子,挖死人的眼睛做望远镜…,随着人们对我们进一步的瞭解,这些传言也就不攻而破了。

  看过了我家房子,我邀请她们到客厅聊天,同时给他们讲关于救赎的事例,那些概念对于她们来说很陌生,很难一下子全理解;但她们专心地听,越来越感兴趣,我又发给她们每人一本小册子,教她们读上面的祷告语,她们反覆跟读:“求耶稣,可怜我,免我罪,洗我心,搭救我。”【见附图一】

  她们几乎都不认字,但多数能背下这段祷告语,当她们离开我家时,我再三叮嘱,把这张印祷告语的纸贴到自家牆上,每天读,要学着去接近主。我把这些妇女的名字一一记下,计划着尽快抽时间去她们家里作访谈。

  附图一

  在中国还有个现象:每当出现有趣的事,就会有大堆孩子围观,我们街上的布道会也不列外,因为孩子多,大人们很难找到坐的位置。孩子总是不安分,还时常互相恶作剧,搅的布道会场乱糟糟的。我只好把这些孩子集中到我家院子里,教他们唱诗,待他们唱到口乾舌燥,安静了,我才给他们讲圣经故事,教他们背经文。之后,就有八个孩子每天到我家来背经文。孩子们总是乐于把自己的成绩讲给别人听,这些孩子成为最好的传教士,因为他们把自己的父母都带来听道。

  当我家的修缮工作要竣工时,街上有一家人突然来到我家,他们看上去情绪激动,焦躁不安,叽里呱啦说了半天,我们也没有明白来意,最后我们终于明白了,他们要我们拆了刚安上的烟囱,我们不解的问:“为什么?又不关你家的事,你们也看不到。”

  他们说:“从我家前面的窗户正好能望见这烟囱,它会给我们家带来厄运。”我们彻底迷茫了,不知原委。终于有一天,有个明白人告诉我们这里的奥秘,我们才恍然大悟,原来,汉字“火”和“祸”尽管拼写有别,但发音是一样的,我家装的烟囱会带给他家厄运。要是烟囱太低会影响排烟效果,我们只好加高院牆,使邻居家望不到我家院内的烟囱。邻居对我们的改进措施很满意。(续)


回目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