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神医的圣经根据
宣 信原着
戴崇信编辑

  神医的真理是全备福音的一部份,虽然,灵魂的得救是神福音的主要内容,但身体得医治的认识也是非常重要。因为,身体的健康影响我们在地上的服事、家人、教会及社会,更重要的是影响我们生命更新及属灵生命的成长,及将来得荣耀的程度。从以弗所书第四至六章,属灵生命的经历及服事都需要有健康的身体,才容易达到。诗篇第九十一篇16节:“我要使他足享长寿,将我的救恩显明给他。”亨利马太注释中说,神使义人长寿,为要让他们在地上做完服事的工作。诗篇第九十二篇14-15节又说:“他们年老的时候仍要结果子,要满了汁浆而常发青,好显明耶和华是正直的。”是最好的证明。

  再者,基督徒的信仰是建立在圣经的真理上。因此,对于神医的真理,我们要回到全本圣经字面的真理上来看。不能照着教会的传统和个人的经历,才不致失去神所应许的祝福。以下是一则不变的法则:

  全备真理(亮光)→引到全备的信心→引到完满的祝福

  壹、旧约时代神医的真理

  全部圣经对于“罪恶与疾病”都有完整一体关係的说明:

  一、在出埃及时代

  神医最早的应许记载在出埃及记第十五章25-26节:“耶和华在那里为他们定了律例、典章,在那里试验他们。又说:‘你若留意听耶和华你神的话,又行我眼中看为正的事,留心听我的诫命,守我一切的律例,我就不将所加于埃及人的疾病加在你身上,因为我耶和华是医治你的。’”这应许是极其显着的。早在以色列人展开其漫长旅程时,神就给他们作出这个应许,正如主耶稣一开始作传道工作,就医治病人一样。当以色列人过了红海之后,神就立即应许要医治他们。

  我们确信,这事明显地预表了我们的救赎;而以色列人在旷野所走的道路,也正好预表我们在世上所走的天路。“他们遭遇这些事都要作为鑑戒(原文作预表),并且写在经上,正是警戒我们这末世的人。”(林前十11)所以,既然我们也是神所救赎的子民,这神医的应许也是属于我们的。

  神早在我们启程天路的时候,就跟我们立下了医治的盟约:我们行事为人若在圣洁、爱心的顺服中,我们必蒙保守免去疾病。原来疾病是属于为奴的旧生命的,我们已经把它永远留在埃及了;疾病乃是属于埃及人的,不是属于神子民的。

  然而,当我们灵性软弱,回到旧生命去时,疾病就会前来侵袭我们。神医不仅是一个应许,并且是神跟我们所定立的“律例与典章”。所以,主耶稣也遵照这“律例与典章”,为我们留下了一个跟其他福音应许同样神圣和有功效的盟约──奉主名而得蒙医治的盟约。这可见于雅各书第五章14-15节。

  然而,出埃及的时候,信心的见证人迦勒,他不但没有倒毙在旷野,反而在八十五岁时说,他还像他年轻四十岁时,被摩西打发去迦南地时一样强壮。(书十四10-11)

  二、在迦南地时代

  大卫说:“我的心哪,你要称颂耶和华,不可忘记祂的一切恩惠。祂赦免你的一切罪孽,医治你的一切疾病。”(诗一○三2-3)虽然我们从大卫的诗篇中看见大卫曾经遭遇许多苦难,但是,我们亦看见神,唯独神,一直是他的拯救主;当中我们也看见人手的作为。这位诗人单靠仰望天上的主而得着赦罪和医病的恩典。他说:“祂赦免你的一切罪孽,医治你的一切疾病。”这是一个完全的医治,祂医治我们一切的疾病,正如祂赦免我们一切的罪孽。本篇第12节正好显明这是何等荣耀和何等完全的美事:“东离西有多远,祂叫我们的过犯,离我们也多远!”

  从约伯和大卫的身上看来,疾病和罪孽是有着密关係的;它们必须同时得蒙医治才可以。

  犹大王亚撒他接续他父亲亚比雅作王时,行耶和华眼中看为善为正的事,除掉外邦神坛遵守神律法、诫命,神使他的国家太平三十五年没有战事。起初亚撒王在战争时人力全不足靠的时候,便凭着单纯的信心信靠神,(代下十四9-12)最后他获得了一次历史上光辉的胜利。但是成功却令他变得败坏,使他倚靠了血肉的膀臂,以致他遇上了另一次危难时,(代下十六7-8)就与亚兰王立约,结果失去了神的帮助。他不但拒绝了先知的警告,还把先知囚在监里,一味“仰赖亚兰王,没有仰赖耶和华”,他的灵性软弱,结果他就病了。

  历代志下第十六章12-13节:“亚撒作王三十九年,他脚上有病,而且甚重。病的时候没有求问耶和华,只求医生。他作王四十一年而死,与他列祖同睡。”

  这病成为了他的仇敌,一个比古实人还要厉害的仇敌。虽然如此,他却再一次倚靠人,他“没有求问耶和华,只求医生。”可悲的是,最后他落得了如此收场:“他就死了,与他列祖同睡了。”

  三、先知的时代

  以赛亚书第五十三章4-5节预言要来的弥赛亚的救赎说:“祂诚然担当我们的忧患,背负我们的痛苦。……因祂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这是福音的大异象、旧约的福音,以及救主要来的预言。这里的“忧患”、“痛苦”,其原文是指“疾病与病痛”。这经文以一句“阿们”作开首──在本章中绝无仅有的“诚然”二字──就是医病的应许,基督藉着祂的生命与祂的死亡,成就了完全的救赎,作为拯救我们脱离忧苦与疾病最强而有力的保证。后来使徒马太在圣灵的启示与感动之下,也引用这些话以说明普世医病的工作。

  原文的翻译应该是这样的:“祂诚然担当我们的疾病,背负我们的软弱。”

  任何人若参考班亚伯(Albert Barnes)或其他希伯来文权威学者对以赛亚书的注解,都能领会“疾病与病痛”,这两个词的意义,同时也会明白到“担当和背负”这两个词不但有表同情的意思,而且是含有代替我们承担并除去担子的意思。

  所以,当耶稣基督担当我们的罪时,祂同时也担当了我们的疾病。我们若一直在祂里面,我们便能从疾病和痛苦中得着完全的释放。故此,“因祂受的鞭伤,我们得了医治。”(彼前二24)这是何等美好又荣耀的福音呢!美善又荣耀的救主,在担当我们罪过的同时,亦担当了我们的疾病。

  贰、耶稣传道与医治疾病

  一、应验先知以赛亚的预言

  马太福音第八章16-17节:“祂……治好了一切有病的人。这是要应验先知以赛亚的话说:‘祂代替我们的软弱,担当我们的疾病。’”由此可见耶稣医治所有病人的原因。祂不是要向祂的仇敌彰显祂的神能,乃是要应验古时先知所作有关祂的预言。祂若不医治一切有病的人,祂就不能彰显祂的神性。若祂不继续医治一切的疾病,祂就不是那位昨日、今日、直到永远都是一样的耶稣基督。(来十三8)这些神医事迹不是偶然的,乃是持续的;不是稀有的,乃是普及的。祂在地上时,未尝拒绝任何到祂面前来寻求医治的人。“祂……治好了一切有病的人。”(太八16)“凡摸着的人,就都好了。”(可六56)今天祂仍是一样的。

  耶稣从开始传道时,就医治有需要的人,直到祂上十字架前,还叫撒拉路从死里复活。(约十一41-46)

  二、主耶稣升天前,祂差遣他们的使命

  当主在世时,祂曾打发十二个使徒出去,以后祂再差遣七十个人出去,(这七十个门徒乃是先锋队,像摩西时代那七十个长老一样),并给他们治病的权柄。当祂死而复活,将要升天时,祂更差遣他们到普天下去传福音及医治病人。

  马可福音第十六章15-18节:“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万民听。信而受洗的必然得救,不信的必被定罪。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就是:奉我的名赶鬼;说新方言;手能拿蛇;若喝了什么毒物,也必不受害;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在此,主差遣他们出去传扬这双重部份的福音,并且祂同在和祂不变能力为他们作见证。“门徒出去,到处宣传福音。主和他们同工,用神迹随着证实所传的道。阿们。”(可十六20)

  我们有何权柄只传一半的福音,而不传整全的福音呢?我们岂有权柄扣留起一部份的福音,而不把它完完全全的传给将亡的世人呢?我们有何主权往那些不信的世人中间,要求他们接受我们福音的信息,却没有神迹随着我们呢?我们岂有主权把神迹的事实从神的话语中删除,然后对他们解释今天没有神迹呢?或者只对他们说,神迹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呢?断乎不可!基督的确把行神迹的能力赐给了他们,神迹的能力而且确亦曾随着“相信”的人。只要我们相信并期望神迹的出现,神迹也必随着我们相信的人。第17节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神迹必定随着相信这些事的人。就是他们的信心有多少,随着他们的神迹就有多少;两者是成比例的。

  由耶路撒冷、撒玛利亚以至地极各处的教会,都是藉着那些伟大的“神迹奇事”而建立起来的。今天世界上不信的人同样需要这些神迹奇事,像当初使徒时代不信的人一样。在使徒时代,这些医病能力的表现,不仅限于使徒们。腓利和司提反也跟彼得和约翰一样的蒙主使用,叫神得着荣耀。

  参、初代教会传道与医治疾病

  一、从教会历史来看,使徒行传中的记载,从彼得、约翰十二使徒在耶路撒冷建立教会开始,使徒们是行了许多奇事神迹,为神国的福音作见证,以致主将得救的人天天加给他们。(徒二43、47)

  在神迹奇事中最主要是医治一些天生的疾病,和医生无法治疗的重大疾病;用这些来证明耶稣是神所设立的弥赛亚和救主。(徒三1-10、五12-16、八4-8)

  到了保罗宣教的时代,保罗也是用圣灵能力捆绑邪灵的工作,和医治生来瘸腿的人,和彼得一样,用医病来证明神的福音。(徒十四1-10)他在特罗亚使犹推古复活,使教会得到安慰。(徒二十7-12)医治岛长部百流父亲的疾病,和岛上病人的疾病,使他们信从福音。(徒二十八7-10)这些都证明,他们应验马可福音上传道及医治职事的工作。(可十六15-20)

  二、新约书信中有关医治的教训

  (一)有关医治的恩赐

  从哥林多前书第十二章9-30节的经文中,我们清楚看见“医病的恩赐”乃是主给历代教会多种恩赐的其中一种。但是今天使徒时代已经结束了,这个恩赐是否继续存在呢?若是继续存在,那又藉着谁,才能得着呢?我们又何以能够使它不至流于迷信呢?主要交託谁,才能使它继续存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并且能够让受苦的信徒随时享用它呢?让我们深入看看以下雅各书第五章14-15节的经文。

  (二)有关疾病的问题

  雅各书第五章14-15节:“你们中间有病了的呢,他就该请教会的长老来,他们可以奉主的名用油抹他,为他祷告。出于信心的祈祷要救那病人,主必叫他起来;他若犯了罪,也必蒙赦免。”

  1.是谁提出这个使命的呢?这人正是使徒雅各。他曾在耶路撒冷大议会中满有权威地总结他们所争论的问题,使徒行传第十五章19节如此记载:“所以据我的意见,……。”使徒保罗亦称雅各为“教会的柱石”。(加二9)

  2.这能力是交给谁的呢?不是交给那已经逝世的十二使徒,也不是交给那些有主所赐特别恩赐的人,(弗四11)和难以接近的人;乃是交给长老们──在教会中随时可以让病人接触得到的人。

  3.雅各是在何时交託这个使命给后人的呢?不是在起初的时候,乃是在使徒时期结束的时候。主后六十四年雅各是要将这使命交託给继使徒时期之后而来的世代。事实上,那时候的信徒大多数都未尝读过这些新约书信,它们的作用“正是警戒我们这末世的人。”

  4.注意这训令的特质:“出于信心的祈祷”和“奉主的名用油抹他”。这里所指的很明显不是世间的医生用油抹病人,乃是教会中的长老用油抹病人;正如从前使徒出去“用油抹了许多病人,治好他们。”(可六13)至于其他解释,必定与主耶稣和使徒们的说法背道而驰。按着正意的分解,这里是用油象徵圣灵的能力。在希腊正统的教会还保留为病人抹油的见证。但离道的罗马教却把它改为替将死的病人抹油。以油象徵圣灵的生命,实在是何等的美丽呢!这表明圣灵不但住进人软弱的身体,还向它呼入祂生命的能力,使“必死的身体又活过来”。(罗八11)

  5.最后要注意的是,这是主的命令。这非但是权利,且是神为病人所开的神圣药方;没有一个顺服主的信徒能够安心的把它废除。任何其他对付疾病的方法,都是不符合圣经原则的。这正是神的计划,我们必须对此存有单纯的信心。只要我们以孩子样式的信心去顺服主,主必实现祂的应许。

  再者,我们千万不可忽略病和罪的关係,也不可忽略这试炼也许是出于父神的管教,我们务要自审、谦卑、认罪、悔改,并且确信赦罪和医治是可以同时奉主的名祈求而得着的。

  (三)灵命与疾病的关係

  使徒约翰年老时写约翰壹、贰、参书,都是有关在基督生命成熟,住在爱中的教训。在约翰参书题到有关身体健壮的问题。“作长老的写信给亲爱的该犹,就是我诚心所爱的。亲爱的兄弟啊,我愿你凡事兴盛,身体健壮,正如你的灵魂兴盛一样。”(约参1-2)除了雅各的见证之外,我们最需要的,还是这位十二使徒中最后一位使徒──约翰──的见证,因他最瞭解主的心肠。他给我们留下了这柔和的祷告,使我们能够藉着它而体会到我们的父对我们身体和灵魂的关顾实在是无微不至的。既然神如此关顾我们,我们就无需惧怕向祂求。但是,我们祈求时,我们切不可忘记,我们的身体要健壮,正如我们的灵魂也要兴盛一样。

  (四)圣灵与医治

  罗马书第八章11节:“然而,叫耶稣从死里复活者的灵若住在你们心里,那叫基督耶稣从死里复活的,也必藉着住在你们心里的圣灵,使你们必死的身体又活过来。”这节经文中所说的复活并非指将来的复活。那将来的复活是藉着“神儿子的声音”,而不是藉着圣灵而来的。这里的复活是藉圣灵的内住和复兴而叫你又活过来。意思是指圣灵使“必死的身体”复活,而不是使灵魂复活;意即指身体的康复。(扩大圣经注)这是圣灵直接的工作,是我们这些认识圣灵内住的人,才能领受的。因为,这一节是在罗马书第八章10节之后。“基督若在你们心里,身体就因罪而死,心灵却因义而活。”(罗八10)主耶稣在世时,祂都是藉着圣灵行神迹的。(太十二28)我们若有这位圣灵住在我们里面,我们也能经历同样的神迹。宣信本人就是在生命成熟时取用圣灵复活的能力。

  (五)服事工作的能力

  哥林多后书第四章10-11节:“身上常带着耶稣的死,使耶稣的生,也显明在我们身上。因为我们这活着的人是常为耶稣被交于死地,使耶稣的生在我们这必死的身上显明出来。”这是保罗身体上的经历,他常遇到危险、软弱、苦难、逼迫,身体多次被打伤流血,然后得着医治、康复和保守,好叫主耶稣的生命和能力,能够更明显的彰显在他身上。这也是为着鼓励受苦圣徒的缘故。保罗的一生是个神迹,而且给予了所有受苦的圣徒一个保证──“我的恩典是够你用的”。保罗在哥林多后书第四章16节告诉我们,他的生命“一天新似一天”。要有基督医治的能力,我们就要时常住在祂里面;这能力跟祂所有的恩赐一样,都是一天新似一天的。

  肆、基督奥秘身体的祝福

  保罗论到基督奥秘身体,在以弗所书中说:“教会是祂的身体,是那充满万有者所充满的。”(弗一23)在歌罗西书说:“祂是教会全体之首(头)。”(西一18)以弗所书第五章30节:“因我们是祂身上的肢体(古卷是祂的骨祂的肉)”。

  这些话都确认了我们的身体和主耶稣复活的身体是联合的,所以我们有权去为我们的身体,向祂求取祂完美生命的活力。正如约翰壹书第四章17节所说:“这样,爱在我们里面得以完全,我们就可以在审判的日子坦然无惧;因为祂如何,我们在这世上也如何。”以弗所书启示,在创立世界之前,我们是被神拣选成为新造的族类。(弗一4-5)因着耶稣基督死而复活,领受新造的生命,如圣经所说:“若有人在基督里,祂就是新(创)造的人。”(林后五15-17扩大圣经另译)祂已经为我们捨命,又把祂的生命赐给我们,这个已经完全足够了。我们藉着圣灵可以领受基督从死复活健全完美的生命。

  摘自:宣信《神医的福音》第一章圣经的根据

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