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神医的真理与经历
宣 信

  对于圣经里有关神医的真理,我们必须清楚知道一些重要的原则。我们若按着正意瞭解这些原则,这必定有助于我们信心的增长。

  一、人类疾病的原因

  人类疾病受苦的原因,乃是由于人的堕落犯罪所致。如果疾病不过是从人类天然的性情来的,那么,我们就完全可以用天然的方法来治疗。但是,疾病若是来自罪恶的咒诅,那么,我们就要从主的伟大救赎里去得着那真正、根本的医治。没有人能够否认的是,疾病是人类堕落的结果,是人犯罪的果子。圣经说:“死就临到众人,因为众人都犯了罪。”(罗五12)

  申命记记载,疾病是神加给犯罪的以色列人的咒诅。甚至,疾病也明显是与撒但的所作所为。约伯的疾病正好就是撒但加害于他的直接工具。(伯二4-7)主耶稣曾经指出,疾病是直接出于撒但的权势。主说:“这女人,……被撒但捆绑了这十八年。”(路十三16) 污鬼邪灵要侵犯主所释放的人,叫他们身体和灵魂都受到疾病的折磨。疾病若是由灵界势力所导致,那就必须藉着更高的灵界的权能来对付,却不是藉着天然的治疗方法,这是显而易见的。

  再者,如果说疾病是父神用以管教祂儿女的方法,那么,要除去疾病,就不能藉着世间的医生,而是要藉着属灵的方法,这是更显而易见的事实。人用血肉的膀臂与神管教的杖斗争抗冲,实在是可怜又可笑,而且必然是徒劳无功的。唯一可以避免祂管教与鞭打的方法就是认罪,顺服祂的旨意,用谦卑与信心寻求祂赦罪与医治的恩典。所以,我们无论从那一个角度来看疾病,它的治疗和救药,必须单从神和祂救赎的福音里得到;这是最明显不过的。

  二、期望从主耶稣的救赎里得医治

  疾病若是堕落的结果,我们就可以期望从主耶稣的救赎计划里得到医治,否则我们便会失望。我们也顶自然的会从旧约时代来看神如何对付祂子民的疾病。神一直照顾他们的灵性和身体,供应他们的需要。神在出埃及记应许除去以色列人当中的疾病,“也必从你们中间除去疾病。你境内必没有坠胎的、不生产的;我要使你满了你年日的数目。”(出二十三25-26)在摩西的律法书里,神医的真理,是清楚明白的:“因为我耶和华是医治你的。”(出十五26)在先知的预言中,说将要来的拯救主,就是那位最大的医生,慈悲的救主,荣耀的君王。以赛亚预言说:“祂代替我们的软弱,担当我们的疾病。”(太八17)

  亚比米勒、米利暗、约伯、乃缦和希西家疾病得医治,大痲疯被洁淨,铜蛇救活被毒蛇咬伤的人;玛拉的苦水变成甜水;主在以巴路山和基利心山上所说的祝福和咒诅;亚撒王因病而死;诗篇第一○三篇1-3节,和以赛亚书第五十三章4节等,都很清楚明白告诉我们说:医治和救赎人的身体,乃是神的特权和计划。

  三、主耶稣在地上的传道工作,就是让我们看见神医的另一个原则

  祂的一生让我们看到基督教整个内容。我们可以从祂的言语和工作中,明白祂救赎大工的全盘计划。马太福音引用以赛亚书第五十三章的预言,为祂的医治工作,作一个原则性的介绍。对于人类身体的医治,祂一生作了什么见证呢?“祂周流四方行善事,医好凡被魔鬼压制的人。”(徒十38)祂医好一切有病的人,这正好应验了主藉着先知以赛亚所说的话:“祂代替我们的软弱,担当我们的疾病。”(赛五十三4)

  如今,我们该记得,耶稣为人治病并不是偶然的事,这却是祂一生的主要工作。祂藉着医病开始祂的传道工作,之后祂还继续在地上为人治病,直到祂在十架上完成救赎。甚且,祂无论何时都医治人的病;祂医治一切的病;直到祂在世生命的结束。无论何时,祂都医治人的病;祂医治一切的病;叫人绝对相信这正是祂的旨意。祂很清楚的对那满心怀疑的大痲疯患者说:“我肯。”祂会因为那些不全心倚靠祂的人而忧伤。在这一切的事上,祂不是正好向我们启示了祂伟大救恩的目的么?不是向我们显明了祂不变的性情和大爱么?祂“昨日、今日、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我们得到一个伟大的法则,叫我们可以凭信心得安稳在那万古的磐石上。

  四、藉十字架得医治

  但是,救赎是以主耶稣基督的十字架为中心的;我们在十字架里面才能找到神医基本的原则,这原则乃基于祂的代死救赎的事实。这原则可由前面所提过的原则推知。疾病若是堕落的结果,那么,病得医治必定也包括在基督的救赎里面;我们找到医治的源头,这是神救赎计划中的一部分,马太福音第八章17节提到耶稣医病,是应验先知以赛亚书上的预言。

  再则,这基本的原则已经极其明显的记载在以赛亚书第五十三章4节;先知预言基督“诚然担当我们的忧患,背负我们的痛苦。”这“忧患”、“痛苦”,其原文是指“疾病与病痛”,这里“担当”一词,与“担当”我们的罪的“担当”用法相同。利未记第十六章所记载的那只羊,一只归与耶和华献为“赎罪祭”,一只归于阿撒泻勒,“要活着安置在耶和华面前,用以赎罪。”所用的“赎罪”的字,与以赛亚书第五十三章所说的:“耶和华以祂为赎罪祭,祂却担当多人的罪。”所用的字是相同的。主耶稣担当我们的罪,同时也担当了我们的病。

  彼得也说:“祂被挂在木头上,亲身担当我们的罪,……因祂受的鞭伤,你们便得了医治。”(彼前二24)祂把我们一切的罪都担当在祂自己的身上,所以,我们的身体就得着释放,以致自由。在祂所受惨痛的“鞭伤”,代替了受苦世人的一切疾病和痛苦;所以我们就无需再承受祂所已经为我们担当了的痛苦。因此,我们得蒙医治,就成为主大救赎的权利,我们只要靠着基督的十架宝血用信心求取,就能享受这个权利,因为它是我们的主用重价所买来的产业。

  五、新生命的祝福

  还有一件事是比十字架更为重要的,那就是基督的复活。这是神医福音最深的源头所在。基督的死除灭了罪──疾病的根源。耶稣的生命是供应健康和生命的源头,就是为我们这得蒙救赎之人的身体提供健康和生命的源头。基督的身体就是我们一切力量的活泉。这位从财主约瑟坟墓里复活过来,带着复活新身体的主,成为了祂子民的元首,给我们身体赐予不朽的生命和能力。

  祂不是单为自己去取得这无穷生命的大能,乃是要以祂自己的生命作我们的生命。神叫“祂为教会作万有之首,教会是祂的身体。”(弗一22-23)“因我们是祂身上的肢体,就是祂的骨,祂的肉。”(弗五30)基督所赐的医治,并不比祂新身体、生命所要注入我们身体中,使我们与祂有最深的交少。这复活而升天的主,就是我们生命与力量的泉源。我们吃祂的肉喝祂的血,而且祂住在我们里面,我们也住在祂里面。“永活的父怎样差我来,我又因父活着,照样,吃我肉的人,也要因我活着。”(约六57)是我们奉主的名而得到身体医治的最大、最基本和最宝贵的原则。正如哥林多后书第四章10节所记载:“使耶稣的生命也显明在我们的身体上。”

  六、全新的生命

  这样看来,这必定是个全新的生命。主耶稣的死和复活,使到每一个蒙救赎者的生命都完全改变过来:“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一切都变成新的了。”(林后五17)主耶稣的死,已经把我们的老我除灭了。耶稣的生命乃是我们新生命的泉源。于我们身体的生命而言,这实在是全然真实的。

  耶稣复活的生命

  哥林多后书第四章10-11节:“身上常带着耶稣的死,使耶稣的生(复活生命),也显明在我们身上。因为我们这活着的人是常为耶稣被交于死地,使耶稣的生在我们这必死的身上显明出来。”这是保罗身体上的经历,他常遇到危险、软弱、苦难、逼迫,身体多次被打伤流血,然后得着医治,康复和保守,好叫主耶稣的生命和能力能够更明显的彰显在他的身上。这也是为着鼓励受苦圣徒的缘故。保罗一生是个神迹,而且给予了所有受苦的圣徒一个保证──“我的恩典是够你用的”。保罗在哥林多后书第四章16节告诉我们,他的生命“一天新似一天”。要有基督医治的能力,我们就要时常住在祂里面:这能力跟祂所有的恩赐一样都是一天新似一天的。

  它并不是要恢复我们老旧的天然力量,也不是要建造我们老旧的身体,乃是要我们放弃所有旧的倚靠。虽然我们的身体会朽坏,气力会衰退,但祂却使“软弱变为刚强”。它本来就毫无能力,只是像创造的主使无变为有的一样;又像复活主从坟墓里出来,从一切昔日盼望和方法的失败中出来似的。

  这个原则在神医实际的经历中是无可测度的重要。我们仰望自己天赋的旧生命,我们必然大失所望。但是,当我们停止倚靠肉体,只仰望基督和祂在我们里头那超然的生命,以支取我们灵性和身体的力量时,我们就会像保罗一样发觉只要“靠着那加力量给我们的基督,我们就凡事都能作。”(腓四13)

  这样说来,基督所带来的救赎,不仅让我们得着医治,也让我们得着生命。祂并不是把我们原有的生命当作机器般草草整理一下便了事,而是把新的生命与力量赐给我们。所以无论是健康的信徒或是生病的信徒,我们都同样需要主的生命和力量。因为这是更高层次的生命,这生命的改变犹如把地上的水变成天上生命的酒一样。

  七、时刻住在祂里面

  所以,我们必须时刻住在主里面,以维持这生命与力量。救赎不是永久的存款,乃是时刻的倚靠,人内里每天的更新。在我们有需要的时候,这力量就会涌流出来;只有当我们住在主里面时,这力量才会源源不绝的涌流出来。

  这生命是非常神圣的。它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是绝对圣洁的。既然我们是靠着神的生命活着,我们就必须为神而活,且活出祂的样式。人的身体若有了神的生命,他的灵魂和事奉生命都会更加得力。说话若靠着神的能力,工作若藉着神的生命,都必然大有功效,甚至叫人感觉到这人的身体和灵魂诚然是圣灵的殿。

  八、藉着圣灵

  惟有藉着圣灵才能把神的新生命带进到我们的生命里。主耶稣救赎的工作,若不是藉着圣灵祝福的服事,是不会成全在我们里面的。拿撒勒人耶稣──罪人的救主,信徒的医生──今天就在天上藉着圣灵来接待病人、瘸腿的人和瞎眼的人。祂照样彰显祂昔日的权柄与能力,祂这医治触摸都是属灵的,不是属肉身的。

  罗马书第八章11节:“然而叫耶稣从死里复活者的灵若住在你们心里,那叫基督耶稣从死里复活的,也必藉着住在你们心里的圣灵,使你们必死的身体又活过来。”“活过来”原文是“恢复”、“复甦”、“更新活力”,这节经文中所说的复活并非指将来的复活,那将来的复活是藉着“神儿子的声音”,而不是藉着圣灵而来的,这里的复活是藉着圣灵的内住和复兴而叫你又活过来。意思是指圣灵使“必死的身体”复活,而不是使灵魂复活:意即身体的康复,这是圣灵直接的工作,是我们这些认识圣灵内住的人,才能领受的。主耶稣在世时,祂都是藉着圣灵行神迹的。(太十二28)我们若有这位圣灵住在我们里面,我们也能经历同样的神迹。

  我们必须被带领到能意识到主的同在;我们必须藉着圣灵来接触祂的生命。在主复活的早晨,主要抹大拉的马利亚明白这个真理,所以主说:“不要摸我,……我还没有升天见我的父。”(约二十17)因此,在她以后的一生里,她都不曾忘记主是升天的主。所以,保罗说:“虽然凭着外貌认过基督,如今却不再这样认祂了。”

  当主耶稣在迦百农的时候,祂也曾告诉门徒说祂是生命的粮──医治的泉源。祂如此说:“倘或你们看见人子升到祂原来所在之处,怎么样呢?叫人活着的乃是灵,肉体是无益的。我对你们所说的话就是灵,就是生命。”(约六62-63)

  许多人之所以不容易相信主耶稣是大医生,是因为他们不认识圣灵。太阳的热力若不藉着地球天空的大气层,它的光和热就不能达到地球。照属灵更深的意义来说,他们还是不认识神。

  基督的生命和爱心只能藉着圣灵流通给我们。基督的生命和爱,若不藉圣灵无法赐给我们。祂的爱及同在是藉着圣灵注入我们身体每一个器官,包括神经、组织,和各种官能。

  耶稣在世时也是藉着圣灵赶鬼的。“然而叫耶稣从死里复活者的灵,若住在你们心里,那叫基督耶稣从死里复活的,也必藉着住在你们心里的圣灵,使你们必死的身体又活过来。”(罗八11)

  九、神白白恩典─不靠工作,不偏袒任何人

  每一件属天的恩典,都是藉基督而领受的恩典。如同因信称义,不要掺杂自己的工作,它是信心的果子。任何其他努力都是无效,对救恩有害。照样,我们得医治也必须完全出于神,是出于祂的恩典。

  若基督的医治,唯有祂独自能做,这个原则必须贯彻到“凭信心得医治”的经历中。天然和属灵的,属地和属天的,人的工作和神的恩典,不能溷在一起。这如同将乌龟与火车头绑在一起,将海底电缆的铁与麻绳连在一起;他们是不能一同工作。福音是“神全备的恩赐”,唯独神能为我们做这极大困难的工作,祂能在我们自己努力中帮助我们。一个人绝望的光景,是我们认为,我们自己该做些什么,也必须去做。

  “完全投靠祂,全然投靠,不靠任何外力。”

  若医治是靠各种天然的方法,那就让我们运用各种技巧和经验吧!但,若靠耶稣的名,就必须单靠恩典。

  神医是“全备福音”的一部份

  神医是福音和基督恩典所赐的一部份。神医不是特别的恩赐,有条件的恩惠;而是信心伟大及共同的产业及该顺服的信条。“愿意的都可以白白取生命的水喝。”(启二十二17)对于一切符合简单信而顺从的人,主并没偏待任何人,而是所有人都可取得的。

  十、凭信心,不凭眼见

  得着新生命的简单条件,跟基督救赎所带来的其他祝福一样,都是是凭着信心,不是凭着眼见的。恩典无需行为,信心无需眼见,这是福音的孪生原则。神要凡接受祂恩典的人,必须单纯地信靠祂的话语。但是,这信靠必须是诚真的:完全相信,一点不疑惑。神的话语若是真诚的,它必定是绝对而全然真诚的。

  一粒小芥菜种,它若发芽能扎根在大岩石和山脉上,但它必须是一颗完整的子粒,一个小伤口会毁了它的生命。照样,一点疑惑,会破坏信心的果效。

  因此,医治开始在人心中,是单单靠神和祂的话。信心若凭着等候兆头和证据,绝不能强壮。当植物倾斜时,它是脆弱的,需要支架托住。的确,信心不是凭眼见,所以主对多马说:“那没有看见就信的,有福了。”

  亚伯拉罕相信及接受神所赐的新名和作多国之父,是在没有天然可行性之下,更是违反天然的迹象时,并且在神未有显示答允他祷告之前。我们从创世记第十七章,看见神对亚伯兰所说的话是何等的美丽。首先,祂对亚伯兰说:“你要作多国的父。”之后,神就把他改名为亚伯拉罕,作他信心的宣告,并且在全世界不信的人面前宣告说:“他相信了神”。(创十七1-4)

  此后因着亚伯兰的信神说出下一句,奇妙的是,说话的时态改变了;祂所说的不再是应许,而是已经成就了的事实:“我已立你作多国的父。”信心已把将来的盼望变为实现了的事实。如今神就是“使无变为有的神”。(罗四17)所以,我们必须相信而且接受主耶稣医病的生命,以及福音一切的福祉。

  十一、服从的责任

  我们是否必须服依从神医的律例呢?我们的疾病应如何得医治?我们应专一倚靠神或是倚靠人呢?以上这些问题是否可以由我们自行决定呢?这是不是主为我们所定的“律例和典章”,为要试验我们呢?(出十五25)主要不要我们简单的顺服祂呢?

  我们的身体既是祂用重价所买赎回来的,至于如何对待我们的身体,是祂该有的特权吗?若我们随己意行,那就代表我们目中无神吗?救恩的福音是命令也是应许,难道神医的福音就能例外么?“神的命令就是叫我们信祂儿子耶稣基督的名”(约壹三23)

  既然我们的主已经为我们定立了对付世间疾病的方法,那么,我们又岂用去干涉祂所给予我们有关健康的应许呢?祂岂不曾用重大的代价,为我们的身体成就救赎又预备了救药吗?难道祂会在这事上对爱子圣名的尊荣和主权有所嫉妒吗?主是不是要祂儿女们的身体完全属于祂呢?祂有没有主权照管属于祂的人的身体呢?祂岂不曾为我们的疾病留下一特效的秘方么?我们若用其他不被授权的方法,就是不顺服并且自己担风险吗?诚然,这些问题都不是问题,因神对祂的儿女只开启一条道路-单纯和顺从。

  十二、神对待我们灵魂和身体的原则

  神对待我们的灵魂和身体是有次序之分的。在信方面,祂有一些坚定的原则,而这些原则都已清楚明白的写在圣经里,好让我们这些原来远离神的人能够明白理解。

  (一)神对人的医治是从内而外的

  祂从我们属灵的性情开始着手,然后藉着我们外面的身体把祂的生命和能力流露出来。许多到神面前来寻求医治的人的灵命是全然软弱、败坏的。神并不经常拒绝医治人。只是祂要在人的心灵深处作工,当人预备接受祂的生命和能力时,祂就开始医治人的身体。

  (二)灵魂身体并行医治

  身体和灵魂之间是有密切关係的。约翰为该犹祷告,愿他凡事兴盛,身体健壮,正如他的灵魂一样。只要人的内心藏有一点罪恶,便足以使人的脑袋与神经蒙上阴影,令压力重压人的全身。一个平静的心灵会叫我们全身得着气力,并叫主的生命的血脉流通在我们身上。

  (三)渐进的医治

  主的医治通常是渐进的。这医治也随着我们属灵生命的长进和信心的增长而发生在我们身上。属神的生命,如同天然的生命一样,就是“先发苗,后长穗,再后穗上结成饱满的子粒。”(可四26-29)许多人在幼苗还是幼嫩的时候,就想它长穗、结实,其实这是错误的观念。我们必须有更深、平静安稳的力量以维持我们更高属灵的福祉。有时只要我们预先作好准备,神就会顶快的作工。神最清楚知道祂在我们身上作工的次序和步骤,以配合我们每一个人的属灵状况,祂必照祂的旨意在我们里面运行,而达到祂的目的。

  十三、神医的限制

  (一)第一个限制:神未应许我们身体永不朽坏

  我们必须记得:主并没有应许我们在这世代中永远不死。也许有人问道:“基督若一直的医治我们,为何我们也要死呢?”主只应许我们在未死之前,能得到丰盛的生命和健康的身体,及至我们寿高年迈,完成毕生的工作才离世。这是我们所得到复活的生命,但不是全部;而是第一个果子。

  可惜的是,叛逆的人却因着不信,而不能进入那应许的美地,反而倒毙旷野之中。不错,我们所得的,虽是复活的生命,却不是完全的──那只是初熟的果子罢了。哥林多后书第五章5节说:“为此,培植我们的就是神,祂又赐给我们圣灵作凭据。”我们得到的只是整个农场中一小部份的土地,是神给我们的,祂的圣灵在我们新身体里面,一小部份复活生命,丰满不会到来,直等到耶稣再来的时候,我们的生命才会达到完全。然而,现时我们有祂内住的生命,已经能够在属地土壤和天然生命中发挥极大的价值与效用,能有一百倍的果效。

  (二)第二个限制:不容许为自己私自使用

  我们靠着那加给我们力量的基督,凡事都能作。(腓四13)主应许赐给我们够用的力量,去遵行神一切的旨意和为基督作工。主却没有应许赐予我们力量去彰显我们自己,又或赐我们力量去作乐虚度日子和奔走放荡无度的路。但是,若然为主作工,我们只要凭着信心,便能刚强行事,“攻克己身”──去为主开疆拓土。(林前九27)在神量给我们工作的范围,这是非常广大──超过任何天然力量──我们能藉着基督赐给我们的力量,凡事都能作。并且我们能无惧地承担各种劳苦,捨己,以及面对各种身体软弱,不利健康的气候。当中我们会得着主的引导和差派,即使日夜劳苦,在各种情况下,我们也能得着祂的保守和能力。正如保罗在哥林多后书第九章8节所说:“神能将各样的恩惠多多的加给你们,使你们凡事常常充足,能多行各样善事。”

  但是,若然我们触及神的禁地,祂神圣旨意的范围,又或花费我们的力量在己或罪上,那时我们的生命必将枯萎,我们的生命便会像参孙的手臂般失去力量,又如约拿的蓖麻般枯藁死去一样。是的,我们的生命必须恆常诚真;且全部真实──没有一部份例外,“因为万有都是本于祂,倚靠祂,归于祂,愿荣耀归给祂,直到永远。阿们!”(罗十一36)

  译自:宣信《神医的福音》(THE GOSPEL OF HEALING BY A.B. SIMPSON)

  附记:

  一、纵观教会历史上,凡是属灵的团体和属灵教师大都看重神的医治,其中最着名的是卫理会的约翰.卫斯理、英国着名圣经教师司布真、慕迪同工叨雷,及南非复兴家及开西特会属灵教师慕安得烈。

  二、着名神医丛书:慕安得烈《属天的医治》(Divine Healing)、史密斯.维格氏维尔《不住增长的信心》(Ever Increasing Faith)、欧思本《医病》(Healing The Sick)。

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