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正式作主门徒
迈 尔

  前言

  迈尔在《彼得生平》的序中说,在主耶稣的十二门徒中,约翰的品格相当完全,他像飞鹰般成熟及有启示的眼光。但四福音中,彼得很像一般人,时常起伏不定,又带着天然的冲动。但他在伟大的陶匠──主耶稣的手中,能被塑造成十二使徒的领袖。因此从彼得生平来学习成为主耶稣的“门徒”,是最合适我们效法。

  我们在四福音中,因为不瞭解当时背景,往往对彼得蒙召作门徒的过程不甚清楚,以为彼得的蒙召是一次的呼召。而迈尔在彼得作主门徒的历程中指出,彼得是经过“初作门徒”的历程,再进到“正式作门徒”。这两个历程,对后来蒙召作福音工作的传道有很好的启示和教育。因为,一般有“初作门徒”的传道经历的人,若没有“正式作门徒”的经历,是无法达到主耶稣的标准。

  我们从《主耶稣微行合参》书中看到,彼得他们蒙召和被差遣有五个阶段:

  一、主后二十七年,五位门徒跟从耶稣。地点是在约但河边。记载在约翰福音第一章35-51节。
  二、主后二十八年春天,主耶稣召彼得等四位门徒,地点在靠近迦百农。记载在马可福音第一章14-20节,路加福音第五章1-11节。迈尔称之为初作门徒(主耶稣早期的同工)。
  三、主后二十八年夏天,主耶稣正式设立十二门徒,地点是在靠近迦百农。记载在马可福音第三章13-19节,路加福音第六章12-16节。
  四、主后二十八年冬天,主耶稣差遣十二使徒传道,地点是在加利利。记载在马太福音第九章36节至第十一章1节,马可福音第六章7-13节,路加福音第九章1-6节。
  五、主后三十年4-5月,主耶稣复活后,最后的命令,地点在加利利山。记载在马可福音第十六章15-18节,约翰福音第二十一章15-16节。

  壹、耶稣早期的同工 (约一43、三30,太四23-25)

  从约翰福音第一章至第三章,我们看到彼得和门徒们一同传道,与他一同周游四方。这样经过了九个月。可能彼得偶尔回家去看一下,但他又回来,帮助主给那些悔改认罪的人施洗;因“不是耶稣亲自施洗,乃是祂的门徒施洗。” (约四2)以后为要避免法利赛人日益增加的猜疑,主和门徒就经叙加撒玛利亚回到迦拿去,他们显然就在那里分散了。耶稣回到拿撒勒,而门徒也各自回家。这大概是为了因应当时日趋紧张的局势而採取的步骤,首当其冲的是施洗约翰,希律把他关在约但河对岸的马开如斯(Machaerus)堡垒中的黑暗地牢里。

  以后九个月,主似乎没有人跟随着。祂可能时常与门徒及朋友们保持联络,但他们没有公开与祂来往。祂正默默装备他们来应付前头的大事,但他们当时却还不明白。后来,施洗约翰被杀以后,再延迟下去也无济于事了,主就独自走遍加利利,“在各会堂里教训人,传天国的福音,医治百姓和各样的病症。祂的名声就传遍了叙利亚,……当下,有许多人从加利利、低加波利、耶路撒冷、犹大、约但河外,来跟着祂。”(太四23-25)

  彼得知道这个大事工,觉得不能再朝夕守住他的渔船渔网了。他夜间梦想基督,白天等着祂来。一天东方破晓时,主果然沿着岸边来了。那一天改变了他一生事业的方向,几个月来耐心交往所撒下的种子,现在开始结果了,首先是幼苗萌生出来……。哦!慈爱的主,我们谦卑地求你,你也照样地接纳我们,教导我们。

  贰、正式作门徒(交出最高主权)(可三13-19,路六12-16)

  主独自在加利利忙碌工作了九个月,祂的名声也越来越遍传。祂工作的速度随着施洗约翰被“下监”的消息而加增。(可一14)有时祂也回到迦百农的家,祂的朋友和门徒似乎都已在那里安顿下来了。祂就进一步以祂生命所依据的原则教导,预备他们,好在祂呼召他们捨下一切的时候,可以立刻起来跟随祂。那重要的一刻是如此临到的:

  一、背景

  那班渔人自小就是朋友,他们在湖边渔船上是同僚。他们也是主忠诚的门徒和伴侣,是四位影响人类历史的人物。他们每当星夜一同浮舟于渔场上的时候,总是谈论着祂的生平、行为和言语。他们经过一夜的徒劳无获而疲惫靠岸时,或者也在谈论着祂。“会不会不久就看到祂呢?”

  他们下了船,把网洗淨,铺在岸上晒乾,忽然发现来了一大群人,拥挤着他们所爱的夫子和朋友。他们立时忘却了疲倦、失望、飢饿、和家里交待的琐事,而振起精神来欢迎祂。祂直向彼得的船走来,要他将船摇进多石的岸边一个小湾里去。祂就坐在那船上向群众讲道,很多人坐在石上,也有人站着,但大家都对祂口里所出的话语感到惊讶。(路五3)

  彼得大概得用橹或钩竿使船稳定,自己坐着,注目看主的脸,倾耳听祂所说的每一句话。从来没有人像祂这样说话。祂的教导不像文士那样,而像有权柄的人。这些话对于彼得和其馀的人而言,如他们后来所宣告的,是永生的道;(约六68)日后当他们听到主以大祭司身分说出的祷词时,他们的心弦一定震动起来:“你所赐给我的道,我已经赐给他们;他们也领受了,又确实知道,我是从你出来的。”(约十七8)

  二、坚决的命令

  每当主要塑造一个合祂使用的器皿时──无论是金器、银器,或木器、瓦器,祂都必须先确立祂绝对的权威和下命令的权柄,不容讨论争辩,或是犹豫退缩。人的灵、魂、体都要全然顺服祂,不惜任何代价。门徒必须放弃一切而跟随祂。祂如何甘心顺服受苦以至于死,祂也照样要那些与祂有最密切关係的人同有此心,不再随从肉体的意志而活,乃是照着神的旨意而活。(彼前四2)

  可能彼得和其他门徒都大略明白这一点。他们跟随祂这么久,不可能不明白马利亚在迦拿对仆人所说──“祂告诉你们什么,你们就做什么”(约二5)那句话的意义。他们愿意在道德和责任的领域里向祂效忠,那是毫无问题的,但当祂侵入他们自己的领域,夺用他们自己的特权对彼得说:“把船开到水深之处,下网打鱼”(路五4)的时候,却使他们感到十分惊奇意外!彼得顺服的心可能动摇了一会儿,他迟疑地回答说:“夫子,我整夜劳力,并没有打着什么。”(路五5)

  彼得从小就在那水域里打渔。渔事可算得上是他的看家本领。鱼的习性;最适于捕捉的时间和地点;天气的影响;这一切他都瞭若指掌。他所熟识的渔夫若有人敢干涉他,他一定会激烈恼怒;现在他忽然遭遇一个命令,这命令与他自己的经历、自然的极限、数代累积的教训,以及他整夜疲劳却一无所获的事实,都是互相矛盾的。

  他愿意服从任何从主口中所出的命令;但一个在山村木匠舖里长大的人,怎么有资格指挥渔船发令撒网呢!难道他在这件事上也有捨己么?早晨不是打渔的时间;光线会照出网眼,鱼只会待在湖中浅处,深处是找不到的。所有打渔的人,若看到他在这个时候撑船出去准备撒网打渔的话,都会笑他是疯子。

  这不也是一切被基督所重用的人的经历么?试验是无可避免的。常常在我们作门徒很久以后,有一个时刻祂会来到我们人生的船上,要求最高管理权。我们可能一时会产生疑问和犹豫。我们惯常订我们自己的计划,照自己的图表,走自己的航线,作自己的船主;我们肯不肯、能不能、敢不敢将一切指挥权都交给基督?有那一个地点祂不可以领我们去!有那一个风险祂不可以领我们去冒!有那一处不友善的海岸祂不可以叫我们踏上!经过了这样的片刻犹豫之后,我们若回答说,“虽然如此,我要遵照你的命令,开到水深之处,下网打鱼。”(路五5)我们就有福了。除非你肯遵照祂的命令航行,并像天使那样听祂的声音,履行祂的吩咐,你绝对不能指望成为基督的同工,也不能蒙受祂的祝福;这是一件确切无疑的事。无疑,基督的同工们,必定像众天使般的执行祂的命令。(诗一○三20)他们能像以利亚听见神的声音。(王上十九12)

  有时别人比我们更能判断那声音。像以利那样,他“明白是耶和华呼唤童子”。(撒上三8)

  有时那声音会像神叫亚伯拉罕将他的爱子在摩利亚山上献祭一样,(创二十二2)使我们感到魂与灵、骨节与骨髓,都被刺入剖开。

  有时那声音会像主对那少年官所要求的一样,要我们变卖所有的来跟从祂走十字架的道路。(太十九21)

  但无论那声音何时发出,都可以由其不断重複的同一音调觉察出来。祂从不说“是与否”,总是说“是”。祂常常在我们惯常的经历和习惯里说话,叫我们离开那逗留了太久的岸边。祂通常严格考验我们的信心,使我们遭受同僚的嘲笑。但我们内心深处却是赞同。祂也得着了环境的证实。神的供应可以为里面的声音作见证。违背就要被弃绝。顺服就得以承受永远的基业。

  基督必须居首位。“拉比”必须转变为“主”。祂的旨意必须贯彻,即使看来它似乎与我们所最珍视的遗传相牴触。如果要航程成功满载渔获而归的话,就不能同时有两个船长。这个问题今天就必须解决!祂有一个地位、一件工作给你,但你必须将自己交给祂调遣。不要受岸上的习俗、环境、或惯例所拘束,立基督作船长,你自己摇橹!听祂的命令,把船开到水深之处,当你将几乎撑破的网拉到岸上时,就发现它“满了大鱼,共一百五十三条”。(约二十一11)

  祭物和礼物,你不喜悦。你已经开通我的耳朵;我并没有违背,也没有退后。神阿,我乐意照你的旨意行,你的律法在我的心里,所以我不抱愧。(诗四十6-8)

  三、下到水深之处

  船一由主掌管,祂就下令开到水深之处。我们不再沿着浅水处行驶,乃是开始在深水处作工。“在海上坐船,在大水中经理事务的;他们看见耶和华的作为,并祂在深水中的奇事。”(诗一○七23-24)永智的深奥,在创世以前就在基督里拣选了我们。永爱的深奥,在我们还作罪人的时候就爱了我们。与神相交合一的深奥,有如圣父与圣子之间的关係。神旨意运行的深奥,贯穿了人类整个历史。永福的深奥,将是我们忙碌的灵魂得享安息之处。圣灵参透万事,就是神深奥的事也参透了,祂要将深奥的事启示给那些爱祂的人。

  但在此处我们要特别注意与神同工的深奥。使彼得感到惊奇的事,他们要把船用橹或帆驶过很多他所熟知的渔场,一直开到湖的中心,主才吩咐他们撒网。于是全体立刻动手,他们刚刚把网撒下,就清楚知道圈住了一大群的鱼,多到网都险些裂开。(路五6)彼得费尽力气收取渔获,累得满头大汗。他的船危险地斜向一边,他就急速招呼同伴们来帮忙,他们好像已经料到会有这样的事,所以很快把船开来了。他们就把鱼装满了两只船,船的上缘几乎要入水了。彼得这才初次觉察到与基督同工的果效;我们绝对地顺服,就能得到祂绝对地合作。在渔人下网的时候,主已经向鱼群下令了,它们就由一种难以抵抗的冲动所驱使,游向等待着它们的渔网。在诗篇第八篇里面,岂不是豫言了人子要管辖“海里的鱼,凡经行海道的,都服在祂的脚下”么?(诗八8)

  这对于我们大家是何等重要的一个功课!我们十分瞭解在漫长的黑暗中劳苦一无所获的滋味。我们常常只带着一两条小鱼回到岸上来。但我们一旦与神子相交,或与祂同工,清楚地得着了祂的呼召,我们就会发觉,我们所要做的,只是把网洗好补好,相信主会指示有鱼的所在,相信祂必做其馀的一切。我们可以绝对依赖神的同工。

  使徒强调说:“神是信实的,你们原是被祂所召,好与祂儿子,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一同得分。”(林前一9)

  在五旬节那一天,彼得又下了网,这次的网是向一大群激动的群众撒下的,而主也再行了一次祂在加利利海所行的神迹,使他的网圈住了三千人。(徒二41)在哥尼流的家里,他的网几乎尚未碰到水,就圈满了鱼群:“彼得还说话的时候,圣灵降在一切听道的人身上。”(徒十一15)这位使徒一定每次都含笑看一看耶稣的脸,说:“阿!主阿,这又是一次加利利海的经历了。”

  我们在同样的情形之下,也可能有这样的经历。如果没有主的话,乃是在于我们自己身上,我们的顺服,或者我们的网。如果我们的网是我们的演讲、讲章、或方法,我们就当藉着仔细研究和恳切祷告把这些网修补起来。网眼必须织得严密结实,使鱼不至漏过。传讲福音必须尽力,务使听众无可推诿。宣扬永恆的真理不可用模煳脆弱的说法。务要修补你的旧网,或另外做一个新的网。

  务要使你的网洁淨。要把积在网上的砂泥或海草洗掉。尤其是要把己除去。你的信息绝不能有一点吸引听众注意你自己的东西;你做完了一切之后,就要胆敢相信,你的主现在虽然坐在神的右边,祂也仍然藉着圣灵的能力与祂的仆人同工,并证实他们所讲的话。(可十六20)

  译自:迈尔《彼得生平》(The Life of Peter by F.B. Meyer)

  【注】:

  从彼得作门徒的经历,我们可以看见,服事主有“作耶稣同工”与“正式作门徒”的二个阶段。

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