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孙凯弟兄见证(一)
  

  前言

  主耶稣复活升天后,有一百二十位圣徒遵主嘱咐,在耶路撒冷一座楼上同心合意地恆切祷告,等候主的应许:“不多几日,你们要受圣灵的洗。” (徒一5)十天后,即五旬节那日,圣灵按主预言中的应许,从天降临,于是福音藉着圣灵的大能,爆炸般地传开了——两次聚会就有三千、五千人先后蒙恩。教会就在此圣灵的权能中诞生。

  哈利路亚!按照神的旨意同心合意、恆切祷告的能力极大,无可限量。随后二千年的教会历史中,每次大复兴背后,都有清心爱主的圣徒在同心合意地恆切祷告。如今已到末世的最后阶段,让我们尽心竭力地一同仰望主将“那叫人恳求的灵”,(亚十二10)大大充满我们,也使我们成为祷告的器皿,使福音早日传遍地极,添满外邦人蒙恩的人数,(罗十一25)加速主的再来。

  孙凯弟兄是二十世纪末主在中国大陆重用的仆人之一。他是一位在祷告上狠下功夫的弟兄。每当他灵里压力重时,常常连续几天禁食祷告;祷告时总先安静等候在神的脚前——让神的灵来引导他祷告。(路十一1)

  感谢主!神藉着孙凯弟兄和他同工们恆心恳切的祷告,在苏北某广大地区带进了持续几年的大复兴。这一大复兴直到孙弟兄1997年去世时仍未消退。

  在复兴的巨流中,他把自己在神面前的感受发表出来;其中有一篇《祷告和神的话》,甚为珍贵。这种信息是神的仆人在属灵争战前线、生死搏斗中血和泪的结晶,是出重大代价向主“买”来的。(启三18)

  孙凯弟兄1994年4月来信时,曾扼要地介绍当地的复兴情况。他说:

  “复兴,简直像巨流冲击,无坚不摧。新兴起来的器皿多,都有恩赐,能讲道;信的人非常多,无法数算。二十四小时轮班祷告的地方不少。”

  这种光景和教会历史中历次的大复兴,在性质上是相同的。

  现将孙凯弟兄本人、孙师母袁春玲姐妹的多次来函、知情肢体的介绍、补充,以及孙弟兄的信息《祷告和神的话》分享于后(全部见证内容均经过孙弟兄生前一位老同工的整理、印证)。

  CCTM编者2001年2月

  孙凯从上海到大屯煤矿有主的话指引

  1972年,上海掀起了医院“支内”的热潮。我是上海庐湾区中心医院的眼科医生,和初中毕业的女儿以及比她大一岁的儿子,于1972、73、74年先后来到江苏徐州大屯煤矿。1978年初,我先生孙凯弟兄为全家是否团聚大屯煤矿祷告了半年。主的话清楚地告诉他说:“起来,到我指示你的地方去。”就这样,环境上有了安排;里面又有主的话,孙凯弟兄就放弃了上海大城市,毅然迁到江苏省沛县大屯煤矿,住医院职工家属宿舍。

  孙凯摘下大屯第一个福音果子

  到后不久就搬家,从医院外的职工家属宿舍搬进医院内的宿舍。有四位年青人由领导派来帮忙,午餐时孙弟兄就向他们传了福音。其中一位青年Z,当时约二十八岁,特别用心听。此后,他又常来谈信耶稣的事,终于真心相信,清楚重生得救了。后来得知,他的外祖父是一位十分虔诚、恆心祷告的基督徒。Z弟兄很小时,就听到外祖父传福音给全家,而全家都听不进。外祖父就为家人得救之事,跪在泥地上忠心、恆切地祷告了几十年,竟在泥地上跪出了两个凹陷,膝盖骨突出,肌肉压到膝盖骨周围。小Z弟兄的老外祖父106岁时,知道自己离世归主的时候到了。他虽然还未见家人信主,但深信他的祷告已到达神的宝座,宝座的神是圣洁信实的,必定垂听。他叫家人在他去世后,要用白布包裹他的全身,然后安葬,表示他对神完全的信心。这是小Z弟兄信主的家庭根子(祷告)的所在。Z弟兄信主之后,也热心祷告读经,常来找孙弟兄交通祷告,并忠心带领Z全家信主。【见证附后】

  你们亲近神,神就必亲近你们(雅二8)

  文革中,孙凯弟兄受冲击,隔离审查十个月。在他隔离前,神清楚地告诉他,要快把痔疮治好,他就听从神到医院,中医用挂线法给予治疗,效果甚好。结果拆线后的第二天,他就被隔离了。感谢神,有神亲自看顾,不然就太痛苦了。这十个月的隔离时间,是他十个月的亲近神、祷告神的时间。隔离结束的前一天,他在亲近、祷告神中,神又告诉他,他就要出去了。神是藉“酒政和膳长的梦”告诉他的。(创四十)他既知道要出去,当下就收拾好东西。果然,第二天,干部来对他说:“你是人民内部矛盾,出去吧,可以回家了。”回家后,家人见他比以前还胖了些。后又得知,那位恶待他的干部反倒有问题,被判了刑。

  在上海时,和孙弟兄同工的荆弟兄,因肃反运动、文革运动给他的打击太大,此时他实在承受不住,信心软弱、跌倒、放弃信仰有十多年之久。在这十多年中,孙弟兄(还有别的肢体)在主前流泪,不断切切地为他祷告,并多次探望他,写信劝慰他。终于有一天,主大有能力的话临到他,使他重新回到了主的怀抱,回到了弟兄姐妹中间。荆弟兄回来后,热心传福音、讲道,还接待一位主的老使女莫师娘,直到她去世。数年后,荆弟兄也被主接去了。荆弟兄也是我们的邻居,他和孙弟兄经常在一起祷告。有一次,他们为某一信徒的女儿的婚姻祷告。经过一段时间的同心祷告,他们觉得有位年轻弟兄很合适,就介绍给她,双方家长也满意,后来果然姻缘十分美满。

  孙凯如羔羊跪乳(哺乳动物中独有小羊羔是跪着吃奶的)

  孙凯弟兄总是凌晨就起来守晨更、祷告。他祷告有时出声,有时无声,有时流泪。有重大的事,不论是家里的,还是教会的,他总是禁食祷告,常是连续几天禁食祷告,仰望神,一直到有了神的话、清楚神的旨意为止。

  他祷告总是跪着的,读经也是跪着的,几十年如一日。只是最后两年,体弱,夜间醒来,是坐着祷告的。有时也常和我一起祷告。

  又如坛上活祭,不断献上馨香之气

  文革中,孙凯弟兄把经文写在手心上、纸条上,利用上下班坐公共汽车的时间(约两小时)背诵主的话。他十分宝贵光阴,认真学习时刻与神同在,活在主面前。几十年来,他从不逛马路,不逛商店,不参加婚丧筵席,不过生日,不过节。女婿曾说,他“不食人间烟火”。他不说閒话,不论断人。他没有贵价衣服,也不爱穿新衣服。他用旧信封内面写稿。他认为他的钱和物都是主的,他只是钱的管家而已。他巴不得一分钱能作两分用;他用洗过脸的水洗脚。他做饭时,从不一个菜一个菜地炒,都是一锅炒。他儿子、女儿曾抱怨说:“爸爸,你做的这菜太没有味道了,不好吃!”可他怎样回答儿女呢?他说:“孩子们,饭菜吃到肚子里,还不都是在一起吗?”直至他被主接走前,他做饭一直是这样。很多肢体问他为什么这样炒菜,他说:“时间太紧了,馀下点时间赶紧交给主使用吧!浪费主的时间是犯罪,到见主面时无法交代。”

  我还没见过比他更节约的人呢!有位青年弟兄作见证说:“我曾数次看到孙弟兄吃完饭后,还用舌头将碗里的饭粒舔淨,稀饭也是如此。后来也有其他肢体见到。我为此问过他,他却回答了一句话:‘太浪费了’。”

  但是为教会,为弟兄,他通过祷告清楚神的旨意后,不论多少钱,只要有,他都肯拿出去,真是神的好管家。工资收入,除伙食费外,全部奉献:买圣经、买属灵书、关心牧人、接济贫苦。从事文字工作,他劳心劳力,不遗馀力。他的身心、时间、金钱都是主的。他真是把自己当作活祭献上给神了!

  用温柔的心挽回弟兄

  在上海原有一位弟兄,十分骄傲,因他自认对《希伯来书》有特别的看见,其他肢体根本不要在他面前读此卷经文。对于他的骄傲,无论谁劝说,他都不接受。后来有一位弟兄写信给孙弟兄,告诉他此事。他阅信后灵里马上有负担,觉得这个问题如果不解决,将会给在那里的教会带来一些不好的后果。他便祷告主,然后就写信给这位骄傲的弟兄。这位弟兄收信看后,真感觉自己在写信给他的那位弟兄面前是如此淼小、可怜。他便跪在主面前,痛悔不已,认罪悔改,降卑自己。

  有许多肢体都不明白他何以有如此转变,写信问他。他毫不隐瞒地告诉他们:“我收到一位弟兄用旧信封给我写的信。感谢主!主就在这封信上留下了他的话语,使我从内心改变。”直到如今,这位弟兄还保存着这封用旧信封写的信。其实孙凯弟兄当时并不是故意用此办法,而是他祷告完,随即提笔和纸写信给那位弟兄。后来对方回信告诉孙弟兄,是他一封用信皮写的信使他改变了以前的错误。

  又如落在地里死了的种籽,结出籽粒来

  孙凯弟兄把家庭收入的一半作奉献,因此家里没有条件添置家用电器。1992年,一位素不相识的姐妹间接得知这情况后,就给我们买了电冰箱、电风扇、收录音机、保健电疗器等,间接送来我家。这就使我不信主的女婿大为震惊,看到这真是神的爱,神真是又真又活的神。1993年3月,女儿全家迁回上海,女婿就愿同女儿一起去礼拜堂听福音,并且也信主、清楚重生得救了。同年11月,女婿脑溢血去世。自从他俩结婚,孙凯弟兄和我就为女婿得救的事祷告,祷告了整整二十年。女婿终于在离世前半年得救了。神是信实的──“当信主耶稣,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路十八1)这是我家经历的神迹之一。

  神也常对孙凯说话(孙凯不断祷告亲近神,赢来神对孙凯的亲近和说话)

  一、儿子与媳妇婚后闹矛盾,看样子,媳妇会过不去。孙凯就为此恳切祷告。在祷告中,主的话向孙弟兄显明。主对他说:“不是拆毁,乃是成全!”后来,真的,媳妇变得很好,不但信主,而且有追求,又满有爱心和耐心。小俩口和和睦睦,不再有争闹和矛盾了。感谢主!主的话从不落空。他怎么说,事情就怎么成就了。

  二、大约是1973年,女儿在大屯,正在恋爱期。孙弟兄在上海。有一天,他在祷告中感到女儿有难处,他就切切地为她祷告。后来圣灵晓示他,已有主的使者搭救了他俩,才使孙弟兄得了平安。孙弟兄写信来大屯问,“有什么事发生?”我说“没有”。后来,孙弟兄来大屯得知,有一流氓青年在运动中自己这样交代说:

  有一天傍晚,他见我们的女儿和恋人坐在河边,他打算和帮伙把男的推进河裡,把女儿抢走。正想行凶作恶时,忽然汽车一辆接一辆地经过河边公路,使他们无法作桉,只好罢了。是圣灵借孙弟兄的祷告,把女儿的难处带过去;又是圣灵把解除女儿难处的经过,告诉孙弟兄。

  三、外地弟兄姐妹有难处,写信来,不论是教会的,还是家庭的,孙凯弟兄就祷告。他一定是经过祷告,才给回信。因神知道一切,掌管一切。弟兄姐妹的难处,就靠神迎刃而解。有一封来信说,当地家庭聚会受冲击,负责弟兄被抓,皮肉受了苦,还要罚款才放人。怎么办?孙凯弟兄通过神前祷告,回信说:“我们有一位全能的神,你们怎么不祷告?”后来,那里的弟兄姐妹就二十四小时轮流祷告。果然,没有罚款,人也放了。那裡的弟兄姐妹,就此信心倍增。

Z弟兄的见证(2000年)

  孙凯老弟兄与我们分别已有三年多了。想起他对我们这群年轻孩子们的带领,真使我们一生获益。他从上海迁到我们大屯这偏僻之地,真是有神自己的美意。祂的仆人所到之处,皆留下佳美的果子。

  我是在1986年认识孙老的。当时我还是一个二十岁刚出头的年轻人,虽自幼信主,但圣经真理几乎空白;倒是属世的庸俗“小学”思想、少年人的私慾满了头脑,崇拜科学、强调理性。我带着许多信仰上的疑难问题,几乎天天去问他,暗中却又担心他会厌烦我。然而他总是以温柔的心、和蔼的态度,耐心地回答我。由于他的解释抓住了要点和问题的基本通则,很多的疑问只问了一部分,其馀的则不解自通了。也就在当年,我在孙老的喂养下,扎下了稳固坚实的信仰根基。

  孙老丰富的圣经真理知识,使我们这群年轻人受益匪浅。尤其在他所活出基督的爱的引领中,神的话语显得是那么宝贵和实际。不论我们问什么问题,他都打开圣经,指出一段经文,让我们去读;似懂非懂之间,他的解释使我们心明眼亮,看清了正路。

  主给孙老的托付是用文字、书信事奉。时间对他来说非常宝贵(这一点我当时并不明白),因此他不做任何在主以外的那些无意义的事。我每次到他卧室,总看到他不是在伏桉书写,就是跪在床前祷告。正逢书写时,一见我来,他总是放下手中的纸笔,摘下眼镜,面带慈祥笑容,十分亲切地陪我坐到沙发上,耐心地听我诉说我所关心的事。他一面认真听,一面很郑重地帮我一起在神的真道中去分析、找答桉。有时我在灵里黑暗、软弱中,对他的态度轻慢无礼,他仍是显出宽容的态度,用温柔的话安慰我,勉励我。

  有一次,我从他清楚明白了教会里所有的信徒都是弟兄姐妹的关係。我问他说:“这样,你就是我的弟兄了。我以后称你为‘孙弟兄’,可以吗?”他真诚地回答:“那当然可以啦!”就这样,我这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称他这个六十多岁的老人为“孙弟兄”。这样称呼了他五、六个月,他和蔼的态度依旧,直到有一天我称呼从远方来看望孙老的一位主内长者也为“某弟兄”时,老仆人满脸的不悦神情才促我省思。此后便改称孙弟兄为“孙大爷”了。我在孙大爷面前,有疑问找他,有了重担压力也找他,有了委屈需要诉苦甚或发洩气愤,还是找他,他都一一承担。我每次带着愁苦而去,每次灵里恢复、得了释放而回。

  他常常教导我要多多的祷告,遇到事情就到神面前办交涉,神才是解决问题的地方。有时我和他一齐跪在床前,时间一长,我跪不住,就要起来,他也就体谅我,随着起来。有时一同祷告时,我跪在床前、伏在上面睡着了,他就给我盖一件衣服,自己仍旧跪在原处,继续祷告。

  他的家中多有患难,文字工作常常受到黑暗权势的攻击。有时他给我讲一点内心的忧愁、难处、压力,但我却煳里煳涂不明白,不能和他在属灵的战场上同心祷告,也没有向他表同情。有一次他在内心痛苦中说了一句话,我记得很清楚:“我几乎要死!”但我也未放在心上,也不会安慰他。我得到他很多帮助,而他却没有从我身上得到什么。我真亏欠孙老。

  在孙老去世的那一年,一次到乡下一位弟兄家里。当他向那位老弟兄介绍我的时候,他扶着我的胳膊指着我说:“这是我的儿子─我的属灵的儿子。”的确,他在我眼里俨然是一位慈爱的父亲。

  有一回我在马路上遇见一个姐妹,她对我极不友好。我非常生气,怀怒在心,跑到孙老家里,向他诉说那个姐妹的种种不是。言谈中,他抓住正翻开着的圣经,指到一处,靠近我说:“凡事不可论断,只等主来。你要从心里饶恕她。这个功课很重要。”接着又严肃地对我说:“此关不过,一生失败!来,我们祷告吧!”至此,我从心里得了释放,并知道凡事饶恕人,只要求自己不活在理由里,凡事在生命的原则里去处理。

  论及我跟从主的经历,我常对人这样说:“我是在孙大爷所流露出的基督生命的蜜罐里泡大的。”

  孙大爷去世了。当时我并没觉得有多难过,甚至还有点麻木。可后来却在各样的属灵经历中常常想起他。有几次想起他我就哭了。有时想念他时,我常常独自一人站在一旁,心里重複着一句话:“我父啊!我父啊!以色列的战车马兵啊!”(王下十三14)

  孙大爷被主接去了,歇了他一生的劳苦,安息了。但他那因信所结的生命的果子,却仍旧在我的生活中说话。他成熟的生命对我影响太大了,使我清楚,什么叫效法基督,我应该怎样去为主而活。

  摘自:《施恩座前》蒙中国大陆圣徒见证事工部应允刊登http://www.cctmweb.net/index.htm



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