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二次大战的转机(一)

  

  豪威尔係十九世纪神所兴起的祷告器皿,因着他及他所带领圣经学院的祷告,带下了非洲的复兴,犹太人复国以及二次大战的转机,作成了美好的见证。

  敦克尔克撤退之代祷

  豪威尔确定神必定对付纳粹的,他写道:“我们在祂行动前,可能先遭到许多挫折……。像以色列人一样,(士二十)以致我们要起来向神迫切呼求,使祂的拯救确实地来临。”这话现在回想起来都是耐人寻味的,因我们要知道这些预言是在1939年底所刊登出来的。

  不久以后,豪威尔又作了一次预言,标题是“威尔斯圣经学院敦促以祷告结束战争”,刊登在1940年1月8日西方邮报上。邮报引用了他的一段话:“假使全国的义人都能从事有效的祷告,我们确信有能力征服敌人;假使要在圣灵降临节后阻止战争扩大的话,这对千万人将是一个拯救。”几乎想像不到,他的预言成了事实,因5月12日圣灵降临节前后的日子,是英国历史上最黑暗的日子,这是近四百年敌人最接近侵入我们海岸的一次。因为5月10日希特勒的装甲纵队攻破了荷兰与比利时,5月29日又是英国历史上令人无法忘怀的“敦克尔克大撤退”的一天,也就是邱吉尔首相所发表“血汗、辛劳及眼泪”一句名言后的不久。

  儘管当时有严重的挫败,当我们读到学院每日聚会纪录,尤其是最恶劣那三天的聚会,我们看到他们并没有任何恐惧,不仅是主要的祷告同工是如此,连那些与他们在一起的人都已站在得胜的地拉上。当周围所有的人们因惧怕而软弱时,对他们的确具有什么明确的启示和保障呢?没有,只有预言“外表”的死!如果我们说神没有与他们同在呢?那么我们将扪心自问︰“就在我们的军队步步后退,许多国家一一投降,敌人正逼进他们的目标时,在英国或美国或神的百性中,有没有像这一百多人的团体,天天藉他们的膝盖,用信心抓住神所应许的胜利呢?”从此,在要来战争的几年中,学院全体除了短暂的晚饭时间外,每晚从七时到午夜无不浸透在祷告中,他们绝不错过一天的时间。而除此以外,还有早晨一小时及中午不定时的祷告会,在许多特别时期,他们放下所有的工作整天禁食及祷告。

  在圣灵降临节前一天的聚会中,豪威尔说︰“因着神的启示,我们说了预言,因着神我们得以坚立在此预言上,也因着神我们将与仇敌对抗到底。祂今晚告诉我说︰‘你不要因你所说的预言惧怕,也不要因纳粹而惊慌。’儘管现今局势愈恶劣,我们丝毫无须更改我们的祷告,这是何等的荣耀,我们更是无比地欢欣,因这种祷告在过去九个月中已建立了神的国度,为这国度我没有一天后悔。主已说过‘我将对付纳粹’,这已成为一场圣灵与魔鬼的争战,而我们已打了四年之久。”

  在圣灵降临节前四天,也就是德国入侵荷兰与比利时的前二天,豪威尔在一次聚会里说︰“我们将永不抵挡预言,倘若主告诉你预言应验的迟延是为了祂的荣耀,你必须在此延迟上得胜的话,神还会将疑惑放在那些真正相信的人心里吗?除非藉着信心使预言得以应验,我们不可能在祂迟延上得到荣耀。假使今天我因没有信心而有失败的话,但圣灵是从不失败的。故此我要为此迟延真正的感谢祂,因为如果没有这件事,我也不会有如此的经历。然而,最奇妙的是,在世人看来是死的,在圣灵却是得胜的。”

  次日,他又说︰“我们从未遇过比这次预言上耽搁更大的死亡,但是我们并不想逃避这个十字架的死,而想早点在这事上复活。我昨天宣告得胜的时候,并没有一点外面的徵兆。死有各种程度,但当你真正死了时,必在此结出百倍的果子。”

  “我们将上到战场去争战,并且我们确信胜利将如黎明一样地到来。假如你对某些事情有信心,那么你岂不是在此事上继续往前直到成功为止吗?我想以此来唤醒世人,使他们知道‘这位主,祂就是神’。”

  当纳粹的铁蹄横扫了整个欧洲时,这所圣经学院的圣徒却终日侍立在神面前,我们从豪威尔在聚会中传讲的信息摘录出他的话:

  五月十六日,早上九点半。荷兰投降后的第二天︰“今天可能是历史上最大的一次战役。而神的作为如何呢?如今德国人说“我们使同盟国败退了”时,神能阻止它吗?今天我们要定睛在祂身上,且要在此得胜。午后二点,主正安排从祂而来得胜的计划,此外别无他人,是祂配得一切的荣耀。神藉着军队,也藉着我们在明处或暗处牵制敌人。午后五点半,法国的处境最为艰险,然而如果法国和英国在此劣势中一致抵挡德国,神仍能帮助他们。”

  五月十七日,早上九点半。“神绝对不会在你信心之外藉你多成就一点,昨晚的得胜,是使我们看见无论敌人如何临近,圣灵仍然要胜过他,你们今天所担负得胜的职责,有过于那些在战场上战斗的人们,你们必须为这场战斗向一切事务死。下午一点,因为你们已经承诺了所要负起的责任,在世界未有和平之先,你们将不会有平安?但你要在裂开的磐石中得到安息。下午三点半,我们要站在此地,直到纳粹被除尽。下午七点正,倘若主发现我们是如此愿意处在这死的生命中,而我们已在这试炼中得胜,祂会不会现在就应允我们的祈求,结束这场战争呢?假如我们上週六就有我们今晚的信心,千万的战士就不会被牺牲,这也是我们所不愿看到的牺牲。”

  五月十八日,早上九时半。“除非神今天要以神迹来干涉这场战争,不然我们必灰心丧志了。我宁愿为敌人死,但这也由不得我,正如我们由不得希特勒存活一样。下午二点半,我想在週末重新再与仇敌争战,这种争战如同为保存人类文明的争战一样,你们不能在这些事上放弃任何机会。别让那些前线作战年轻人超过你们在这儿所能摆上的。要恳求主,于这个週末给纳粹一次大的打击。下午九点半,当神赐给我们预言时,我们早已在此预言上得胜,迟延丝毫不能动摇我们的信心,只有一件事,乃是我们必须回到祂面前,求问祂将于何时成全。我感觉今晚,不管纳粹如何猖狂,他们绝无法躲过圣灵的制裁,基督的教会是全然安全的。假如你有信心,你可以把这事交在祂手中,祂必在适当的时候干预这事。倘若我们没有信心,就无法求问祂何时成全此事。下午九点半,这不是你们的努力,而是神自己的工作,你们不过来看神正在做的事而已,他是否正驱使希特勒的两千五百辆装甲车越过了那条阵线呢?我殷切盼望主亲自击溃希特勒并他的装甲车。”

  五月二十日,上午九点。“此后的二十四小时内,将是此场大战的攸关时刻,他们已准备随时入侵我们的国土,甚至在午饭前,这世界的历史随时都可能被改变,像这样的事,以前从未临到我们,而你们也从未知道要有多少信心来面对它。我们今晨来到主面前告诉祂,我们今天将定睛在祂身上。除非祂干预,我们必是失败的。我对主绝无半点疑惑,但我必须非常小心谨慎。下午二点半,我把《神向独裁者挑战》这本书送给邱吉尔首相,这是对他的一个鼓励。陆军每次节节败退,这本书指出无人能结束这场战争,但神却说:‘除非你们极其迫切仰望我,别期待我有所作为。’有一件事是我们唯一向神祈求的,那就是求祂指示我们,此刻我们是否站在祂旨意中的地位上呢?我唯一所想的,就是在此危机中不要有疑惑,如果我疑惑,那将是一个真正的危机。下午七点,我已把这书在最黑暗时刻送给了宫廷大臣哈力法议长及邱吉尔首相。”

  五月二十一日,上午九点。德国入侵的恐惧。“昨天是这个国家历史中最黑暗的一天,尤其是在首相邱吉尔的演说之后,每一城镇的居民都料想到敌人入侵的可能,而我们已经告诉主:‘我们是为胜利而活’。我们现在应该祷告神,求祂阻止敌人倾覆这个国家。下午二点半,我们必须祷告主,使敌人受阻,他像一头吼叫的狮子。下午七点,法国首相今晚宣称:‘只有神迹出现,才能拯救我们。’这是一个圣经是否值得信赖的考验时刻。我宁愿以自己的生命来证实它,并且今晚我要告诉你们,圣经是全然信实的。要知道你们所信的是否正确,若是正确,你们就不该有任何的惧怕。”

  五月二十二日,上午九时。“今天举世皆在惊慌中,实在说我们也是一样,除非我们十分确定主已给我们的应许。这两天英国的命运已濒临存亡危急的关头。下午二点半,像今天这样的战役,你是无法信赖一次的祷告会或感觉,我们必须回到神向我们所说的话上,我们必须不断地抵挡敌人,直到神显出祂的大能来。”

  从五月二十二日晚上到二十五日,豪威尔不再参加学院聚会,聚会是由其他同工带领。他离去单独与神相处,一同来面对这场战争。正如其他人所证实的,过去那些日子里致命的负担已压垮了他的肉身,他的确是鞠躬尽瘁了。

  五月二十六日是英国全国的祷告日。当天邱吉尔首相在西敏寺的祷告集会中说:“英国人是不容易表达他们的情感,但是我们从诗班席中可以感觉到那隐藏的激动,以及会众的惧怕。这不是死亡、受创或是亡国的惧怕,而是整个不列颠被打败及沦亡的心情。”豪威尔于上午九点半回到学院聚会并说︰“在此举国悲叹哀恸时,你们众人所能做的,就是站在合宜的地位支取神的应许。今天早上的问题是,我们能否得到神的应许?假如你曾哭过,今天你们应该为此痛哭。早上十一点十五分。你们如何能肯定纳粹不会掠夺我们的地土呢?今天国家所有高阶层的人都知道,除非神的干预,否则我们必定沦为奴隶。我们曾为衣索匹亚以及其他国家祷告过,所以我们的哭泣不是自私的。下午二点半。我们将起来抵挡这兽,如同大卫前去和歌利亚搏斗一样。”

  五月二十八日,豪威尔再度没有来聚会,单独与神同在,这次祷告是求神在敦克尔克阻止敌人并拯救我们的军队。圣灵在聚会中临到他们的祷告和祈求,末了有一位站起来,在祷告中把确信传递给众人说:“我真实的感觉到有些应许的事发生了。”

  五月二十九日是敦克尔克大撤退的一天。豪威尔说︰“让我们在祷告中清楚的宣告我们的代祷得胜了。这场战争是属于圣灵的。今晚,你必须亲眼看见祂的显现,祂在战场上,手中有拔出来的剑。”

  五月三十日,下午七点半。“在世人看这场战争是全然无望了,但是神却说胜了。今晚我不再求祂干预了,因为我们已说过祂正在做事,正在抵挡仇敌,不论我们军队战败的消息如何,如果祂在战场上的话,祂就能把它改变成好消息。哦!愿神今天晚上就拯救我们!我们不要以为纳粹将要得胜而陷于惊慌中。德国将要和英法两国一样同得拯救,我们原可以免去更大的灾难,但我不会疑惑其末后的结局。我们以最简捷的话说︰‘敌人是绝不会侵入基督化的英国。’”

  现在,我们回顾过去的事时,许多人仍不禁要想起当时的惊恐。回想敦克尔克的神迹,我们知道这是经由属灵战争代祷的结果。神使海面平静,允许小船渡过,使得绝大多数的部队得以撤回。并且邱吉尔首相向全国报告,何等的感谢神,赐给我们这一般隐藏的代祷者,他们为了英国的得救天天站在破口上,每天生活在祭坛上,成全了神的旨意。

  英伦争战的成功,拯救了英国脱离入侵的危机,但是敌人却想藉着更勐烈、不定时的夜间轰炸来作补偿,此种轰炸持续到1941年。就在该年的1月,英国遭持续轰炸的事已变成圣经学院祷告的负担,一直到它演变成另一种危机为止。

  豪威尔在1月20日的聚会中说:“今天我愈发强烈地意识到神已禁止我为本镇祷告超过为全国祷告。祂告诉我:‘假使这些空袭将继续下去的话,我不能保证你得以存活,所以当来祈求使仇敌转离这个国家。’我对祂说:‘求神现在护庇我们,直到我们立定心志相信神为止。’”

  他们十天的时间全都花在祷告上,然后到了1月28日聚会记录上记着,“为本国蒙护庇来相信”。这话题随着记载迫切而显着的祈求:“主啊!将敌人转移到地中海去。”于是藉着将希特勒的注意力转移到另外的方向,遂解除了英国所受的压力。之后只有两个月的时间,就在4月6日那天,希特勒向南斯拉夫和希腊宣战,接着便是入侵塞浦路斯和北非。因着这些新的侵略促使敌人不得不转离受创的英国,如是这紧迫的国家危机便被带过去了。(续)

  摘自:理斯豪威尔自传(The Autobiography of Rees Howells)

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