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天示-拔摩岛异象的剖视(四)
施 宁

  三、羔羊宝座前的胜利者

  锡安山上的十四万四千人

  “我又观看,见羔羊站在锡安山,同祂又有十四万四千人,都有祂的名和祂父的名写在额上。我听见从天上有声音,像众水的声音和大雷的声音,并且我所听见的好像弹琴的所弹的琴声。他们在宝座前,并在四活物和众长老前唱歌,彷彿是新歌,除了从地上买来的那十四万四千人以外,没有人能学这歌。这些人未曾沾染妇女,他们原是童身。羔羊无论往哪里去,他们都跟随祂。他们是从人间买来的,做初熟的果子归于神和羔羊。在他们口中察不出谎言来,他们是没有瑕疵的。”(启十四1-5)

天堂再次展开,另一群人在锡安山上,围站在羔羊面前,向约翰显现。他们不是来自各民各族,难以数算的一大群,而是有确定数目的十四万四千人。这些人全是长子,是从人间买赎回来,作为献给神和羔羊的初熟果子的。以色列人视一切初熟的土产为特别珍贵的供物,但现在这些从圣殿中被救赎出来的长子更为珍贵,因他们是属于神的,是神所拣选的。他们身上彷彿有着“分别出来”这四个无形的字。他们是供献给神的,是为神而分别为圣的,并且单单为神而活。正如神从以色列十二支派中选出利未支派的人作祭司,要他们在殿中供职,单单事奉神一样,这些在锡安山上,围站在羔羊宝座前的初熟果子,全是从信徒中特别拣选出来的一群。

  与耶稣和祂的本性完全合而为一

圣经对锡安山这群人的描述,向我们显明了他们那初熟果子的特质。像玻璃海上的歌颂者一样,这十四万四千人必定已唱过了羔羊之歌;并且像宝座前的群众那样,用羔羊的宝血洁淨了自己。但除此以外,他们额上还有羔羊和天父的名字,表明他们已完全献给羔羊和新郎耶稣基督。

  这印记也显示了他们整体本性和本质都有着羔羊的特性,正如使徒保罗所说:“我们是祂身上的肢体”──与耶稣和祂的本性完全合而为一。

  神的拣选和盖印,在敌基督时期之前就发生了。在启示录第七章1-8节,从以色列十二支派中所选出来的十四万四千人如何受印。这些初熟的果子不单包括了犹太人中的信徒,也包括了罗马书第十一章所说的外邦信徒,合起来组成了“羔羊的新妇”。新耶路撒冷城是羔羊的新妇(启示录二十一章),以色列人住在其中,因为十二使徒就是城牆的根基,他们将会统治以色列十二支派。(太十九28)不过,从各族各方来的信徒也可以住在神的城中,因为耶稣在给七教会的信里对外邦信徒说:“得胜的,我要叫他在我神殿中作柱子,他也必不再从那里出去。我又要将我神的名,和我神城的名(这城就是从天上从我神那里降下来的新耶路撒冷),并我的新名,都写在他上面。”(启三12)

  这十四万四千人是一群被拣选的灵魂。他们以神为他们唯一选择。他们对耶稣的爱在心中燃烧。他们的生命没有利害冲突的矛盾,他们对耶稣的爱,也没有被至爱的人分薄。他们寻找耶稣,不是为了达到他们在地上的愿望,也不是为名誉,为出风头。他们只有一个渴望,就是爱耶稣,荣耀祂,为祂受苦,把自己所有的一切,包括生命,尽献给祂。因此圣经说:“这些人未曾沾染妇女,他们原是童身。”保罗也提到他为哥林多教会的人感到嫉妒,因为他已经把他们许配给基督,如同把一个贞洁的新娘献给新郎一样。(林后十一2)

  像贞洁的童女一样,这十四万四千人心中只有耶稣。他们单单爱慕祂,胜于其他一切。他们竭力不让自己的灵魂被世界玷污,绝不容许任何会捆绑他们的人或物进入自己心中。他们所爱的只有一位,就是耶稣──他们的新郎。为这缘故,他们除了跟随羔羊到底之外,别无他法。这些人像妻子对丈夫一样把自己全献给主,寸步不离地跟随祂的脚踪。作为羔羊的新妇,他们也走上了羔羊的道路。

  羔羊在世上的道路的标记,就是十字架。那是卑微、贫困、顺服和舍己的道路。这些初熟果子的特点,是他们甘愿选择别人(包括信徒)所尽量避免的十架道路。别人避之的,他们却甘之如饴,并且愿意舍弃一切人间的荣誉,和一切满足生活享受的事物。他们对羔羊的爱,驱使他们选择了祂的道路。这就是他们特别之处。他们在每日的生活中被爱激励,矢志与新郎同走这条十架道路,把自己全献给主,无论主领他们何往,都跟随到底。

  圣经告诉我们,这些人口中没有谎言。他们是完全忠实的。他们跟随主,绝没有半点暧昧的动机。他们的心光明磊落,涌溢着对耶稣的爱,一心一意要讨耶稣喜悦和荣耀耶稣,安慰祂,并且透过受苦,向祂表明他们的爱。使徒保罗与主一同受苦的渴慕,(腓三10)就是他们最热切的渴望。新妇切望分担新郎的苦楚,贞洁的童女也这样表明了她对耶稣真挚的爱。

  这十四万四千人也是全无瑕疵的,他们把自己献给神的羔羊,因此也承受了羔羊毫无瑕疵的特质。他们额上印着羔羊的名字,显示他们与神的儿子有同样的形像,是耶稣的真弟兄,是那些“在许多弟兄中作长子的”。(罗八29)他们蒙神的恩典,有了耶稣的样式,成为完全,得以反映出耶稣的荣美和本性来。

  这群信徒对耶稣的爱,使他们得到这个在世上活出基督样式的荣耀和特权。这爱是由不断的悔改──真正的谦卑而来的。他们在这样的爱里与耶稣联合,因此对任何会令耶稣痛苦,或使他们不能荣耀祂的罪,都绝不容忍。即使是最微小的罪,也会令他们痛悔不已。每个深爱耶稣的人,都有颗时刻忏悔的心。因为爱是敏感的,当你令你所爱的人痛苦时,你必然立刻觉察得到。对忧伤、破碎、谦卑的心灵,神不单应许饶恕他们,更像浪子回头中的父亲一样,欢迎他们,为他们披上袍子,戴上金戒指。他们身上再没有半点瑕疵。

  在锡安山上,站在羔羊旁边的这些群众,有在金色圣城里居住的特权。他们额上的印记闪闪发光,人人都可看到。此刻,在与羔羊的深夜中,他们唱出一首新歌。这歌与玻璃海上歌颂者所唱的完全不同。玻璃海上的信徒所唱的,是他们对神的敬畏,以及对神的旨意、道路、作为和审判的完全顺服。可是,这十四万四千人所唱的,除了他们自己,没有其他人能唱。那是他们对耶稣的爱的歌颂,是只有深爱新郎的新妇才能唱出的柔和歌声。除了他们,没有人能明白。这些在锡安山上的信徒不能不唱这歌,因为他们心中只有耶稣和祂的荣耀、光华、威严。耶稣就是他们的主,他们的新郎。他们赞美不绝,不断寻求新方法去表达他们对主的爱。

  我们几乎可以听到这些充满欢乐的柔和歌从天上飘下。这是初熟的果子向羔羊唱出的荣耀新歌。这新歌等待着别的心灵发出共鸣,起而相和,同声歌唱,把大喜乐带进主的心中。

  耶稣的名,是我唯一所爱。
  耶稣的名,是最可爱的名。
  像最甜美的诗歌,
  它在我心中迴盪,
  令我迷惑、惊异、喜乐。
  唯有祂的名是荣耀的,
  啊,耶稣属我!

  主啊,愿人称颂你的名。
  你是我们的爱和珍宝。
  你充满了我们的心灵。
  我们所有的,全是你的。
  在天堂的喜乐和荣耀中,
  我们要敬拜你。

  那是何等的大喜!
  啊!耶稣,我深爱你!
  你的新妇要以火热的爱,
  高唱:“和撒那,至亲爱的主!”

  摘自:天示-拔摩岛异象的剖视( When The Heaven Opened by Schlink Basilea)

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