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雅歌(二十四)
陶 恕(法)圣.伯纳德  原着
(美)伯纳德.班雷翻译

  第四十四讲

  一、隐基底的葡萄

  “我的良人为我是一串,在隐基底葡萄园里採下来的葡萄。”(歌一14另译)如果我的良人可以用没药来象徵,当然更可以用葡萄的甜味来象徵。可见我主耶稣死时为我是没药,在祂复活时则为我是葡萄。祂是以掺着欢乐泪水的赐生命饮料赐给我的。祂为我们的罪恶而死,“祂被挂在木头上,(如在祭坛上将自己献上)亲身担当我们的众罪行,使我们得以向罪死,并向义而活。”(彼前二24扩大圣经另译)“耶稣被出卖并治死是为我们的过犯,复活是为确保我们得以称义 (解决我们在神前的罪债) 。”(罗四25扩大圣经另译)你们若为你们的罪哭过,就可说是喝过这个苦味的饮料;然而你们若过更圣洁的生活,呼吸了永生的希望,没药的苦味随即为你们变成了欢悦人心的酒。这里说的苦饮料,也可能是指,当日我们的救世主被钉在十字架上时,拿给祂的那杯掺着没药的酒。祂当时不愿喝,因为祂口渴是想喝另一种饮料。但为你们来说,如我说过的,你们若喝了没药的苦味之后,再喝令人畅快的酒,就能毫不冒失地说:“我的良人为我是一串,在隐基底葡萄园里採下来的葡萄。”(歌一14另译)

  隐基底有两种意思,然而这两种意思指的是同一件事物,即山羊饮水的水池,也就是外邦人所受的洗礼。这样它清楚地指明了罪人的眼泪。另一个意思可解释为分辨诱惑的眼,这样的眼同样能流泪,且能预见在人现世生活中永久不断的诱惑。外邦人在黑暗中行走,在他们尚未从那位使瞎子看见者手中受到恩赐,领受信心的眼之前,在他们尚未进入能辨别诱惑的教会,在他们尚未被送入灵性人的学校,未受智慧之神的开导,又未取得亲身经验时,永不能靠自己的力量认清,也永不会躲避诱惑的罗网。只有在他们完全了上述条件后,方可真实无误地说:“我们并非不晓得牠的诡计和企图。”(林后二11)

  二、隐基底的香油

  据说在隐基底生长一种香油灌木,当地人培育这些灌木,像我们种植葡萄一样。可能正是为这个缘故,新娘称这种灌木为葡萄。不然,说“从隐基底葡萄园里採摘的一串葡萄”,在这里又能有什么意思?难道把摘来的一串葡萄移植到别的葡萄园里,能有这样的事吗?我们经常见的,是从丰产酒的地方,把酒运到缺酒的地方。所以,隐基底的葡萄是说到教会的儿女们。教会手里掌握着香脂,也就是香精,用以支持在耶稣基督内还小的软弱人,安慰有意悔改者的痛苦。有人偶尔跌倒,犯了某种罪,教会的服事人已经领受了这种香精,将负责用这香精教育他,因为他们自认也可能受诱惑。“弟兄们,既便有人偶尔为某过犯所胜,你们属灵的人(有负担被圣灵管理的),就当以温柔的心,不以优越的态度,将他挽回过来。也要省察自己,免得你也被试探。”(加六1-4扩大圣经另译)教会为表明这件事,经常为将要受洗的人在身上抹油。

  单独用油不足以治疗伤口,也不足以使那落到强盗手里的人恢复健康,于是由那良善的撒玛利亚人背到教会这个旅店里,(路十30-37)这时就需要用酒。灵性医生的使命不但要安抚胆小安份的灵魂,而且要制止性情好动的人,所以就需要把烈性的酒掺到温性的油里面。当这位医生看到受伤的人,即罪人,拒绝满怀慈爱的劝告,或将温和忍耐视为软弱可欺,因而更为执拗,安于罪恶,无动于衷,耐心规劝的油,毫无效用时,不得不使用力量更大的方法,把刺激性较强的酒倒在伤口上,严厉责斥与惩戒这样的罪人,甚至当他过份强项,几近反抗时,不惜对这样的顽固份子,施以教会的纪律处分。但从哪里取来这样的酒呢?原来隐基底的葡萄只出油,不出酒。这样的酒必须得自塞浦路斯,这个岛上盛产酒,而且是芳香可口的酒。古时以色列人的侦探,曾用槓子抬过一串硕大无朋的葡萄,(民十三24)这正象徵着以前的全体先知和后来的使徒,我主耶稣居于他们当中,是他们的中心。这位医生应当拿起这串葡萄说:“我的良人为我是一串塞浦路斯的葡萄。”

  三、榨出来的酒

  我们看过了一串葡萄象徵什么,现在再看如何榨取热情的酒。如一个罪人不但不嫌弃另一个罪人,反而让一股香气从自己心里涌出,流到那人身上,向他表示同情的爱,我已说过,你们知道这样的心情导源于何处,但可能尚未深思。我向你们说过,凡人经常检查自己,必将对别人宽厚,按保罗的教训:“弟兄们,若有人偶然被过犯所胜,你们属灵的人就当用温柔的心把他挽回过来;又当自己小心,恐怕也被引诱。”(加六1)爱邻舍不正是由于这样的原因吗?耶稣亲自命令我们:“又要爱邻舍如同自己。”(路十27)兄弟之爱的起点就在人最深的感情中,出自人对自己的某种自然吸引力;人从这种吸引力中,如从物质的精髓中那样,吸取生长力及活动能力再加神的扶助,结出爱心的果实。此时,灵魂自然希望为自己得到的,也相信应该按人道主义的义务,在应当与可能范围内,付给自己同一本性的另一个人,而这项出让是自由与自愿完成的。假使人性不被罪恶败坏,将有一缕清香可喜的香气吸到人心中,产生本能的同情心,使人不但不嫌弃,反而怜悯罪人。

  然而智慧说:“死苍蝇使做香的膏油发出臭气”,(传十1)人的本性凭自己的能力,决没有补这项损失的办法。他感觉到,有一种悲惨的变化把自己推入深渊,如圣经上非常真实地说:“人从小时心里怀着恶念”。(创八21)福音书中耶稣说的那个浪子,确实从小就邪恶,他意想把自己在父亲的家产中应得的一份带走,于是要求分产业。本来弟兄们共同在一起享受家产是快乐的,他却愿意单独享用,结果共同管理不致减少的,分开后却败坏了。因福音书上紧接着记载:“过了不多几日,小儿子就把他一切所有的都收拾起来,往远方去了。在那里任意放荡,浪费资财。”(路十五13)这些坏女人是谁呢?岂不正是那些败坏香膏香气的苍蝇,也就是肉情的贪图?为反对这些肉情的慾望,圣经上明智地防止我们:“…,就不放纵肉体的情慾了。”(加五16)智者在前面称苍蝇为“将死的”,颇有道理,因使徒约翰说:“这世界和其上的情慾都要过去”。(约壹二17)我们若愿意听从私慾邪情的支配,必将失去从共同社会生活中可以吸取的温暖。可见骚扰人和败坏东西的苍蝇,时常污秽我们本性的美丽,用各种烦人的事务刺伤人的灵魂,使我们得不到社会的赞成,不能享受社会的乐趣。福音书上称罪人为最小的儿子,因他们的本性被年轻时的疯狂所败坏,丢掉了成年人男人的魄力与智慧,他的精神逐渐硬化,直至乾枯,他的心失去了一切感情,除他自己外,什么也看不上眼。

  四、隐基底的酒

  从这悲惨而又邪恶的年轻时期起,人的感觉与思想即趋向于恶,任自己沿着一道自然的坡向下滑,最终不但没有任何同情心,反而处处恼怒不满。既然他好似整个失去了人性,所以他虽然在急难中也希望别人救援,但遇到人有急难时,一概拒绝援助。他事事判断,人人轻藐,嘲笑弟兄,讽刺同伴;他也自知有罪,却争先侮辱罪人,忘记了自己也可能受诱惑。我已经说过,人的本性凭自己单独的力量,永逃不出这道深渊,本性的香油,失而不可复得。不过本性办不到的,属天恩典必能办到。圣灵重新怜悯这人,为他抹油,用自己的慈爱温暖他,使他重新再作一个人。而且他藉属天恩典,还领受一件比他从本性得来的更高超。恩典将用信心及柔和的手段使他圣活,不是交给他油,而是交给他从隐基底葡萄园里採来的香油。

  隐基底原文为“小山羊的泉源”,因从饮山羊的水池里,必然流出气味特别浓郁的香油,把这样的香油涂在山羊身上,可以变山羊为羔羊,使罪人由左边转到右边,中间经大量喷出来的仁慈的水冲洗乾淨。保罗说:“只是罪在哪里显多,恩典就更显多了。”(罗五20)在这种情况下,他岂不是在某种程度上,又成了一个摒弃世俗自豪感的人?而在恩典的作用下,他又领受了天性温良的涂抹,从被肉情的苍蝇败坏了的人性内,或说从他自己内,生出本质与模样两方面都富于同情心的人。  

  以上是油的来源;不过酒从哪里来呢?当然是来自塞浦路斯的葡萄,因为你若全心、全灵、全力爱我主耶稣,岂能看着祂受凌辱、受轻视,而无动于衷吗?不,绝对不能,而是要受公义之灵的鼓舞,被勇敢之灵在心中燃起烈火,像饮酒壮了胆那样,满表嫉恶如仇的怒气。你将同诗人一起呼号说:“我心焦急,如同火烧,因我敌人忘记你的言语。”(诗一一九139)又效法我主耶稣含怒说:“因我为你的殿心里焦急,如同火烧。”(诗六十九9;约二17)可见这里用塞浦路斯葡萄表示耗尽人热忱的,原是一种酒,而爱耶稣基督的爱则是醉人的杯。“因为耶和华你的神乃是烈火,是忌邪的神。”(申四24)耶利米先知说:“祂从高天使火进入我的骨头”,(哀一13)因他爱神心热如火。所以在榨出弟兄相爱良善的油,酿成爱神热忱的酒之后,慈善的撒玛利亚人,准时赶来,用以治疗落到强盗手里那个人的创伤。你也要本着新娘那样依靠之情说:“我的良人为我是一串,在隐基底葡萄园里採下来的葡萄。”也就是为公义而发的义愤。我爱我良人的具体表现,即在于爱心的善行。

  不过,关于这个题目我说的够多了,我病弱的身体命令我停下来,这本是经常出现的事。我不得不被迫中断,只好请你们改日再听我讲完已经开始了的谈话。这是怎么一回事啊!我自知还没有受够我应受的痛苦,所以准备好了继续受。愿神责打我,像责打不义的仆人一样,这些责打可能为我成了功劳。祂发现在我身上本无善可赏,鞭打之后,可能怜悯我,祂是教会的新郎,我主耶稣基督,永远可赞美的神。阿们! (续)

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