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信心的见证人(四)

  孤儿潜入新院未久,穆勒心里觉得不只三百名,应该有一千名孤儿同来享受属灵和属地的恩典。一八五一年还未开始,这种渴望已经长成决心。照着他凡事祷告的一贯习惯,他寻求印证,却知他并非跟随己意,乃是尊行神旨。有几点特别使他觉得有扩充的必要:许多申请无法收容,大批孤儿急需照顾,当时的贫民院道德沦落,要使无家可归的孩子可得属灵的帮助,同时他自己的心对扩充这件事十分平稳。正月四日收到一笔奉献计三千英镑,使他得到激励。然而他始终未曾向人提起扩充,甚至他的妻子都不晓得有这个计划,因为他认为要避免一切错误,就当先从神直接接受清楚光照,不被人的意见所迷蒙。到圣经知识社第十二期报告,他才透露扩充的计划。可是直到一八五二年五月间,他手头还只有三前五百镑,但是他在忍耐等候上已经学了功课。为着第一院的兴建,他等了二年以上;如果为了第二院须等更长时间,只要是神的旨意,他也甘心等待。雅各书一章四节大大帮助了他“但忍耐也当成功,使你们成全完备,毫无缺欠。”

  至一八五六年五约二十六日,手中已有三万镑。于是第二院兴建,可以容纳四百人。借着有第三院第四院,和第五院耸立。至一八七○年整院已能收容二千孤儿。

  神的信实始终可靠,他的供应永无断绝。某次手中无款可为孤儿预备早餐,忽有人在餐前来院,奉献捐款,足供目前急需。这件事记在报告上,证明神的信实,及时供给需要。不久这位奉献的弟兄前来,亲自述说经过情形。那天早餐前,他有事赴不列司托办公室,途中忽然想起,应该赴孤儿院,馈送一些捐款。愈是转身向孤儿院走了四分之一里后,又停步自念,何等愚蠢,放弃待办公事,奉献可待他日。遂再转身向办公室走去,但是不久又觉得必须回头。他就对自己说,孤儿或者现在正有需要,神若差遣我去帮助,我岂可让他们缺乏?这种感觉非常有力,使他再转身朝孤儿院去,直到八奉献交出为止。穆勒说:“正像我慈爱的天父所做的!”先求神的国和他的义(马太福音六章三十三节)。

  回顾穆勒一生的工作,他曾亲笔写过一句话,足以代表他的宗旨:“我乐意献上我自己,例证祷告和相信完成许多事。”在五十九期的常年报告内,有这个统计:迄一八九八年五月二十六日止,日校共有七所,在校学生三百五十六人,自开办以来,全部入学儿童八万一千五百零一人。家庭主日学十二所,当你学生一千三百四十一人。另外帮助应该和威尔斯各地主日学二十五处。当你学习开支七百余镑,创办以来,全部开支十万余镑。当年分发全部圣经和新约等,一万五千四百六十六。当年分发圣经用费四百三十九镑,分发以来,全部费用四万一千零九十余镑。当年帮助布道人员一百一十五位,支出二千零八十二镑多,创始以来,全部津贴布道事业款二十六万一千八百五十九镑多。当年奉送书籍和单张三百十余万册,支出一千余镑,奉赠以来,全部费用四万七千余镑。当年孤儿人数一千六百二十人,开办以来,全部孤儿人书一万零二十四名。当年孤儿院开支二万二千五百二十三镑多,开办以来,全部费用九十八万八千八百二十九镑。总计六十年来全部费用,包括各项开支在内,高达一百五十万英镑。

  读常年报告的人,不时发现有一位隐名的捐款人,数十年内不断奉献,记录上只称他为“一个主耶稣的仆人,因着基督之爱的激励,寻求积蓄财宝在天上。”如果吧这些奉献加起来,迄一八九八年三月一日止,竟达八万一千四百九十镑十八先令八便士。这位捐款人就是穆勒自己,他将人送给他或者遗给他个人的款献上为主所用。他并不投资在地产银行或铁路上,他投资在神的工作上。他不像许多基督徒只献上十分之一,他的原则乃是除了维持极简单生活必需之外,全部献上。他自己的话这样说:“我的目的从来不是我能够得到多少,乃是我能给出多少。”难怪他离世后个人的全部私产,只值一百六十九镑九先令四便士,内中一百余镑乃书籍家具等估价,只有六十多镑是现今,孩子等候分送出去。在他的遗嘱里有一段极重要的话,作他最后的见证:“我不得不羡慕神奇秒的恩典,当我是个轻率虚浮的青年之时,就引领我认识了主耶稣,而且他一直保守我在他的敬虔和真理中,并给我极大的尊荣,使我能长久事奉他。”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加拉太书二章二十节)。

  有人问穆勒,他事奉的秘诀何在?他回答说:“有一日我死了,完全死了!”当他说这话时,他弯腰几乎碰着地板。“向乔治穆勒,和他的意见、倾向、嗜好,并意志死了,向世界和它的褒贬死了,甚至向我弟兄和朋友的赞斥死了,从此我只寻求怎能蒙神悦纳。”叫你们察验何为神善良纯全可喜悦的旨意(罗马书十二章二节)。

  穆勒生平的事迹,证明他是近代少有的一个认识神的人。他不只在信心上,有丰富的经历,给人莫大的帮助,就是在活在神面前,寻求神旨意的事上,也学了深切的功课,使人每读他日记中那些寻求神旨意的记载,就不能不被带到神面前。他爱神,且敬畏神,活在神面前,尊行神的旨意。他所以能那样有信心,乃是因为他活在神面前;并且他的信心之所以能那样有能力,也是在于他明白神的旨意,照着神的旨意而新。他不是凭自己的意思,随便相信神。他每要作一件事,都是在神面前查看动机是否单纯为着神,神的话如何说,神的手在环境上怎样证明,而再三寻求,再三等候,察验再察验,证明再证明,直到清楚是出于神旨意的,方始进行。以下五点,是他在做每一件事之前,必定要查问清楚的:一、这是否是神所喜悦的?二、这是否是神要我做的?三、这是否是神要我在这时做的?四、这是否是神要我在这地做的?五、神在环境上是否有安排?因着他这样寻求神的旨意,穆勒既未限制神,也未越过神;而做了一个与神同行的人,为神的信实作了美好的见证。他虽然死了,他为神所做的见证仍旧说话。

  穆勒信心见证的七个特点

  一、穆勒经常经历金钱上的困境,有时是长期的。

  穆勒在个人,成百或上千孤儿,或他的分机构圣经知识社的经费,时常减少到只剩一英镑或一分,有时是零。故此,他们需要恒切地等候神,仰望他直接供应一切的需用。在事奉的一些期间,有好几个月或几年,他们的供应只能一个月供应到下个月,一周到下一周,一天到另一天,一小时到下一小时,信心在长期训练下,保持在活生生的操练中。

  二、他经历父神永不改变的信实

  困难虽长及艰苦,但从未一次未得着帮助,饮食虽然简单但从未缺一餐,也没有一次需用或缺乏未得天上来的供应和支持。穆勒曾说:“不只是一次,五次或五百次,在这六十多年有几千次,我们手头的钱不够一餐之用,甚至连事物,金钱都没有了。但神从未一次令我们失望过,我们家人或孤儿从未饿过或缺乏衣物。”从一八三八年到一八四四年是特别困难的期间,但在需要的时刻,甚至到最后的时刻,供应就来到。

  有一天,穆勒在他祷告之中觉得神要他回德国一次。他对神说:“有三件事,目前不能回去:一、若同师母去,三个孩子无人照顾;二、缺乏路费;三、需要一人代替管理孤儿。我不知道你的旨意是否要我回去,如果是,在这些事上就求你预备。”在这以后,有一天,来了一个人,他认为托他管理孤儿院,再合适没有了;就对神说,有了一样,还有两件怎么办呢?不久又有一位师母要到他家住几个月,正好看顾他的孩子;第二样又有了。末了又有一人送他一笔个人费用(他从来不用工作的钱);第三样也有了。他就问神现在可以不可以动身。

  三、他经历到神做工在无数奉献信徒的心思、心肠及良心中。

  一八四一年秋,穆勒和同工们受到一个信心最重的考验,情形比较以往任何时期来得艰难。数月以前孤儿院中接到之供应还是源源不息;但是现在每日每餐必须仰望神。祷告纵仍不断地献上,帮助有时却似乎是迟延。因此大家感觉这是神的特别恩典。穆勒和他同工们竟能相信到底。他们确蒙神的托住,毫不动摇,安息在神的慈爱里。有一次,一个贫穷的妇人,奉献两个便士,她说“这是区区之数,但我必须给你。”谁知道这笔礼物十分应时,内中一便士适可凑足整数,购买急用的面包。另有一次,需要八个便士,预备下一顿饭,可是手头只有七个便士。待开奉献箱,发现只有一个便士,刚合所需。

  四、他经历到熟悉于仰望那位看不见的,而不他求。

  孤儿院每年的报告,使众人熟悉工作的历史与进展,使得每位奉献的人得知官家的工作,而非直接呼吁帮助。有时,因有很大的需要,穆勒觉得要保留不做例常报告,不让读者误为呼求帮助,免得失去伟大荣耀主的供应及保守。(例如一八四六──四八年报告中,没有一八四七年公开报告),在五月二十五,二十八及三十日他写道“几乎不够家庭开支”,“我们极其贫困等等”永活的神是这个唯一的保守者,无论是过去或现在。他不依靠世上最聪明、最有钱、最高贵及最有影响力的人。

  单与神交涉的可能:

  一次,穆勒献上刚从德国回来,在主日工作上遭遇极大的经济窘迫。数日之后,接到一位时常捐助孤儿院的弟兄来函说:“你所负责的工作有否急需?我知道你从不求人,单单仰望你所事奉的主;可是答复人的询问,似乎有点不同。这是正当的。我愿意晓得你目前工作上的经济状况,请你通知我,目前你需要多少,或者将来盼望多少?”此时穆勒手中只剩二十七便士,有数百孤儿需要供应,但他覆信说:“我感激你的爱心,同意你的意见,向人要款和答复询问确有不同。但在我们这一边,我觉得没有自由可以向你报告我们的境界状况,因为在我手里工作的主要目的,在乎领导一些信心软弱的人看见,单单与神交涉是可能的。”覆信付邮之后,将祷告献给永活的神:“主啊,你知道为着你的缘故,我没有把需要告诉这位弟兄。现在,求你再一次地显明,单单向你吐露我们的需要是行得通的。所以求你对这位弟兄说话,使他会帮助我们。”神感动这位弟兄,送来一百金镑。款收到时两手正已空空。

  五、他经历到诚实地接受并运用所有的捐赠。

  他的工作是所有做神管教的榜样。当捐赠有任何不适当的情况,使得接受方面受到影响,不论当时的需要如何紧迫或不够,除非捐赠者的情况已被改正总不能接受。例如:捐赠团体有不合法的债务,欠了别人的债。捐赠提出一些限制拦阻了自由为神使用的原则。捐赠特别使用基金,为穆勒个人养老或机构将来使用。捐赠有明显贪图或不情愿,必要求他们减少奉献或退还。有些例子甚至是大笔款项,有许多团体被要求等候神的带领,更多的祷告,知道他们很清楚明白神的带领,才接受他们的奉献。

  六、他经历到极度谨慎,以免因在极端困难下疏忽,而使关心的大众受到伤害。

  各种团体的帮助者,容许他们与孤儿院有更亲密的交通。使他们明白孤儿院的工作,不只是一般的服务性工作,而是让他们进入一同祷告及舍己的学习。加入捐赠者缺乏这种认识,他们就无法从事帮助,祷告及有智慧的牺牲。但这种联系是非常严肃,并且经常要求他们绝不对外公开,不只是在严重的危机,连工作的任何需要都不得对外公开。解决需要的一个,且唯一的方法是那位听人呼求的神。在特别重大危机中,特别小心,免得眼目从神转到人们身上。

  七、他经历借着祈求及信托神做大事,而信心胆量增长。

  信心是因着人的运用而彰显出它的能力,所以祈求一百镑,一千镑或一万镑,是与祈求一镑或一便士同样的容易与自然。他既经过训练而对神有了信任,神也考验了他的忠心(信),所以神要求他把自己交出来,从早期,为神照顾二十位无家可归的孤儿,一年开支二百五十镑;直到供应二千孤儿,每年至少支出二万五千镑经费的境界。只有借着运用信心,我们得以持定在实际的舍己,另一方面来说,运用信心使我们失丧不信,使神的大能得以自由运行。

  总之,穆勒一生信心的见证,是要帮助人相信“神是一位听祷告的神”,过去如此,现在更是如此。穆勒孤儿院的见证,不但见证了神的大能,也造就了当代许多传道人及信徒的信心。戴得生就是其中的第一位,也为后来被神使用的传道人立下了,按圣经原则、信心原则事奉神的榜样及模式。(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