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有效能的祷告

芬尼

  “有效能的祷告(灵验的祷告 Prevailing prayer)”,就是能获得神回应的祷告。单单说出一段祷词,并不等于献上了一个有效能的祷告。盖祷告的有效与否,并不怎么倚靠“量”,而倒较依靠“质”。当研讨这个主题时,我不知道还有其他方法,能比说明一个我悔改信主前的经验更好。我要说明它,因我怕这样的经验在没有悔改的人当中,实在时太过平常了。

  我不记得自己在开始研习律法之前,曾经参加过任何祷告会。只有在那时,我才初次居住在一个每周都有一次祷告会的地区。对信仰的事,我所知和所见闻的都不多;因此,就对它还没有一定的看法。部份出于好奇,又部份由于我的心思对这个问题,产生了一种难以说明的不安之感,我就开始去参加那个祷告会。也就在同时,我买了有生以来的第一本圣经,且开始阅读它。当我倾听人们在这些聚会中所做出的祷告时,我对他们那种“口吻冷淡又形式化的祷告”,实在是付出了最高的专注。我听到他们在每一次的祷告中,都祈求圣灵的恩赐与浇灌。但在他们的祷词和偶尔间插着的谈话中,他们也承认自己“对神没有能力(-对神不灵)”。由于这个事实太过明显,使得我几乎要变成怀疑论者了。

  这个祷告会的领袖看到我常来他们的聚会,有次便问我希不希望他们为我代祷。我回答说:“不了。……虽然我认为自己需要人代祷,但你们的祷告却都没有得着应允,这是你们自己招认的。”然后,我就表达了自己对这个事实的惊奇,因我看到圣经总说祷告是可能灵验的。真的,当我看到基督对祷告这件事的教训,又看到在那个祷告会中每周都显明于面前的事实时,我的心思实在困惑,怀疑了相当一段时间。基督是一位属神的教师吗?他真的教导了福音书里所归诸于他的那些教训吗?他所说的,真是他由衷的本意吗?如果真是如此,那我要如何结束自己在祷告会中,所周复一周、月复一月目睹的事实?他们都是真的基督徒吗?我所听到的东西,就圣经的本意而言能算是“真正的祷告”吗?那些祷告,可算是基督所应许要加以应允的祷告吗?……在此,我终于找到了答案。

  我逐渐确信,他们实都处在一种虚妄的幻念(delusion)之中;他们没能发挥效能,是因为他们没有全力去求得效能。他们并没有顺应神应许听允祷告时所开出的条件。反倒是,他们的祷告都正好是神应许不会去听允的祷告。明显的,他们都忽略了这个事实,就是:──他们那种祷告会使自己陷入一种危险:越来越怀疑祷告的价值。

  而我在阅读圣经时,则注意到下列神所启示出来的几个先决条件:──

  (一)就是:──要对回应我们祷告的神有信心。显然,这一点包括期盼得着我们在祷告中所要求的东西。

  (二)神所启示的另一个条件,就是:──要依照神所“已启示出来的旨意”祈求。这一点明白意味着,我们所祈求的不仅必须是神愿意给的东西,而且我们在祈求时的心态,也必须时神所能接纳的。我恐怕大多数选称为基督徒的人,都忽略了神要求他们在祷告时所应有的心态,而这个心态则是神回应他们祷告的先决条件。

  举例说,当我们献上主祷文时总会说:“愿你的国降临”(太六9-15)。这明白表示(真诚(认真/诚恳sincerity)“,是在神前发挥效能的条件。但作此祈求所需要的真诚,则意味着──祈求者应奉献出他整个的心意于生命,来建立这个国度。它意味着我们要把自己所有的、和所是的,全然分别为圣、奉献给神,好达成这个目的。凡以任何其他心态来说出这个祈求,都含有假冒伪善的成份、对神都为可憎。

  因此,在第二个祈求中:“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神并没有应许要听允“这一祈求”,……除非献上祷告的人“真诚”。而“真诚”,则意味着一种心态,就是要:就我们所知的、接受神所启示出来的全部旨意,正如天使们在天使接受它一样。它意味着我们要爱慕、信赖、且无所分别的、全然顺服所有已知的神的旨意,──不论这任一旨意是借着他的话语、透过他的圣灵、或是经由他“观护性的作为”所启示出来的。它意味这我们要像天使居民那样,将自身和一己所有与所是的、全都绝对且真心地、交付给神来处置。如果我们的做法低于这一点,向神保留了任何东西,我们就等于“在心中顾念罪恶”,致使神不能垂听我们(诗六十六18)。

  在献上此一祈求时所要求的真诚,意味着一种“完整且无所分别的全面圣别归属于神”的状态(a state of entire and universal consecration to God)。任何低于此点的做法,都是扣留神所当得的东西,都是“转耳不听律法”。而圣经对此,是怎么说的呢?“转耳不听律法的,他的祈祷也为可憎”(箴二十八9)。我等自称为基督徒的人,都明白这一点吗?

   凡跟“提出这两个祈求”相关的真确事实,对“所有其他任何的祷告”也同样真确。基督徒有常将这个原则放在心上吗?他们有否考虑到:──所有表白出来的祷告,如果在献上时的心态,不是要将自身所有和所是的一切,都圣别奉献给神,那么,这些祷告就都是可憎恶的吗?如果我们没有在祷告中,并带着祷告、将自身和一己所有的全都献上;如果我们祷告时的心态不是“就自己所知的、真心接受、并要完美地遵从神全般的旨意”,我们的祷告就很可厌恶。不论是在公祷或私祷中,主祷文经常被人滥用到一种极其亵渎的程度。我们听到男女信徒叽里咕噜的念出主祷文:“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可是他们的生活,却是“绝对的不遵从已知的神的旨意”,──这种情形实在令人震惊、也感到相当叛逆。当我们听到一些人祷告“愿你的国降临”,而他们为推展这个国、所做出的牺牲或努力,实际上却很少、或根本没有时,──这真是强迫人判定他们无耻又伪善。这种祷告不会成为一个灵验的祷告。

  (三)“无私”是一个祷告发生效能的先决条件。“你们求也得不着,是因为你们妄求,要浪费在尼懸患?的宴乐种。”(雅四3)

  (四)祷告要灵验的另一条件,就是:要有一个无愧于神和人的良心。“我们的心(良心)若责备我们,神比我们的心大,一切事没有不知道的:我的心若不责备我们,就可以向神坦然无惧了,并且我们一切所求的就从他得着,因为我们遵守他的命令,行他所喜悦的事。”约壹三20-22)这经文清楚地指出两件事:第一,要想对神发挥出效能,我们就必须保持自己的良心没有任何过犯;第二,我们必须尊行他的诫命,行他眼中所喜悦的事。

  (五)一颗纯洁的心,也是祷告产生效能的先决条件。诗篇第六十六篇十八节就说:“我若心里注重罪孽,主必不听”。

  (六)对神对人都做出应有的认罪与赔偿,是祷告灵验的另一个条件。箴言第二十把章十三节就指出:“遮掩自己罪过的必不亨通,承认并离弃罪过的必蒙怜恤”。

  (七)“双手清洁”也是一个必要的条件。诗篇第二十六篇六节说:“耶和华啊,我要洗手表明无辜,才环绕你的祭坛”。提摩太前书第二章八节说:“我愿男人无忿怒、无争论,举起圣洁的手,随处祷告”。

  (八)要解决弟兄之间的争执与仇恨,也是一个条件。马太福音第五章二十三、二十四节说:“所以尼在祭坛上献礼物的时候,若想起弟兄向你怀怨,就要把礼物留在坛前,先去同弟兄和好,然后再来献礼物”。

  (九)谦卑是祷告产生效能的另一个条件。雅各书第四章六节说:“神阻挡骄傲的人,赐恩给谦卑的人”(另参彼前五5、箴三34)

  (十)除去绊脚石,是祷告灵验的另一个条件。以西结书第十四章三节说:“人子啊,这些人已将他们的假神接到心里,把陷于罪的绊脚石放在面前,我岂能丝毫被他们求问么?”

  (十一)宽恕赦免人的灵,也是一个条件。马太福音第六章十二节说:“免我们的债,如同我们免了人的债”。马太福音第六章十五节说:“你们若不饶恕人的过犯,你们的天父也必不饶恕你们的过犯”。

  (十二)行事都秉持“诚实”的灵,也是一个条件。诗篇第五十一篇六节说:“看哪,你所喜爱的是内里诚实”。如果我们的存心不是处在一种诚实的光景、不是完全的真诚无私,我们就是在心中注重了某种罪孽;照此,主是不会垂听我们祷告的。

  (十三)要“奉基督的名”祷告,也是祷告灵验的条件。

  (十四)圣灵的感动(默示inspiration),是另一个先决条件。一切真正有效能的祷告,都是圣灵所感动出来的。罗马书第八章二十六、二十七节说:“……我们本不晓得当怎样祷告,只是圣灵亲自用说不出来的叹息替我们祷告,监察人心的晓得圣灵的意思,因为圣灵照着神的旨意替众圣徒祈求”。这才是真正的“祷告的灵”,……才是“在祷告中蒙圣灵的带领”,……才是唯一、真正能奏效的祷告。凡宣称自己为基督徒的人,真能了解这一点吗?他们是否相信,除非自己生活在灵里、行走在灵里,除非“圣灵在他们里面的代求”教导他们如何祷告,他们就不能在神前发挥效能吗?

  (十五)“热切的心”,也是个条件旨意。一个祷告若想奏效,就必须热切。雅各书第五章十六节说:“所以你们要彼此认罪、互相代求,使你们可以得医治;一个义人懹行Ш腿惹?的祈祷,乃是大有功效的”。(译注:末句的措词乃遵照芬尼对经文不同的解释而译出)

  (十六)祷告要坚忍或恒切,也经常是其发挥效能的条件。参看雅各、但以理、以利亚、叙利亚腓尼基族的妇人、与不义之官的比喻,以及圣经的一般教训,就可以明白这点。(创三十二24-28、但十1-3、12、雅五17-18、可七24-30、路十八1-8)

  (十七)“灵魂里捱受产痛”,也常是祷告灵验的条件。“锡安一勤劳,就生下儿女”(赛六十六8)。保罗说:“小子啊,我为你们再受生产之苦,直等到基督成形在你们心里”(加四19)。这话意味着,在加拉太人悔改规主之前,保罗曾为他们受过生产的痛苦。真的,灵魂在祷告中承受产痛,才是唯一且真正的复兴的祷告。如有任何人不明白这是什么,他就不了解什么是祷告的灵,也没有处在复兴的状态之中、且不明白早前所以及引述过的、罗马书第八章二十六、二十七节这段经文的意义为何。在真正明白这一种痛苦祷告之前,他不会知道复兴能力的真正秘诀所在。

  (十八)祷告要奏效还有一个条件,就是:“当我们想达成祷告(目标object)前,常需要预先配上一些辅助方法(办法、手法、手段means),而这些办法又在我们能力范围以内、且为我们所已知”时,我们就必须引用这些方法,以符合想“达成祷告目标”的目的。要为信仰复兴祷告时,如不应用任何其他的辅助办法,实际上就是在试探神。我能很清楚地看到,在我前所提及的祷告会之中,那些献上祷告的人情形正是如此。在聚会中,他们会为信仰复兴不断地献上祷告。但是一离开祷告会,他们就会对这个祷题像是死寂了一样,完全不向四周的人开口提及。他们就这样一直保持着言行不符信仰的光景,直到有一天,社区内一位尚未悔改的显赫人士,当我的面对他们做了一番可怕的谴责。他所表达出来的,也正是我深有所感的看法。他站起身来,极其严肃且带泪地说:“基督徒啊,你们到底是什么意思?你们在这些会中不断地祈求信仰复兴,又经常在此互相劝勉要觉醒、要利用各种办法去促进复兴。你们彼此保证、他向我们这些还没有悔改的人保证:我们都一步一步地走向地狱,──而这些我也相信了。你们又坚持:如果你们能觉醒、而且也运用了合适的方法,复兴就会发生、我们也会悔改规主。你们告诉我们:我们的处境大有危险,也说我们的灵魂比世上所有的东西都更宝贵。但是,你们自己却仍为一些相较起来无足轻重的小事忙碌,也没有运用过任何可以促进复兴的方法。以至于,我们既没有复兴,也没有灵魂得救。”言尽于此,他就痛哭起来,俯身低泣着回到自己的座位。就我始终记得的,这一席责备的话重重地临到那次祷告会。……但是,对他们却很有益处。因不久之后,那次祷告会的成员就有人开始痛苦,于是,我们也获得了一次复兴。当复兴的灵第一次在聚会中彰显时,我就在场。噢!他们祷告、认罪、和祈求的语气,真是大大改变了。在回家时,我对一个朋友说:“这些基督徒的改变真大。这一定是一次复兴的开始!”是的,任何时候,只要基督徒一得到复兴,一种奇妙的改变就会临到所有的聚会里。那时,他们的“认罪”就开始言之有物、产生出意义来:──人开始会自我改革于赔偿、会开始有所作为和运用方法、会打开自己的口袋、心房、和双手,并显出所有的力量来推动这事工了。

  (十九)祷告要产生效能,也必须有所专指,必须针对某一明确的目标而发。我们不能一次就使所有的事都产生果效。从圣经记录里,所有提到祷告得着神答应的案例中,我们应该注意祷,祈求者都曾为着某一个明确的目标祈求。

  (二十)祷告要奏效的另一个条件就是,在祷告中所说的话都必须却是发自我们的本意,意即──不虚伪装假。或简言之,我们要像孩子一样的真诚、本着真心说话,将自己真正的意思、和所感觉与相信的,不多不少地呈现出来。

  (二十一)祷告要灵验的另一个条件就是,我们的心态:──要认定神对他所做出的各项应许、全都保有良好的信用。

  (二十二)还有一个条件就是:“持续守候自己的祈祷”以及“在圣灵里祷告”。我的意思是,我们要特别小心,防止任何事情消灭我们心中的灵感、或使神的灵觉得忧伤;并且,在守候神的答应时,我们的心态应是:──要勤用所有的必要的方法,不惜任何代价地一求再求。

  当基督徒“心中的荒田已被彻底耕破”、当他们已坦白认罪并愿做出赔偿,──并且这一赔偿也做得彻底又诚实,──他们就会自然且必然地、履行了所有的条件,以致在祷告中发挥效能。不过,我们仍无法确切了解,为何在别样的情形下祷告就不会奏效。我们在祷告会和某些会议中所惯常听到的,都不是能产生效验的祷告。眼见人们对这个问题普遍怀抱者虚妄的幻念,经常令人讶异又感伤。凡事目睹过真正信仰复兴的人,对那些已真正蒙到复兴的基督徒,在祷告的“灵”和“作风”上 所经历的大改变,有谁能不心有所感?对于这个问题──“为何有那么多所谓的懙桓?都得不着答应?”──如果我没找出答案,我想自己是永远不可能悔改信主的。

摘自:上头来的能力+复兴之火
承蒙提比哩亚出版社允许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