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属灵历境的真正起点

盖恩夫人

八、不能在神以外寻见他

  经常有人问我:“就一个初学内在道路的人而言,难道不应该先从外面寻找主,然后主见发展到在里面寻找他吗?”

  我们若走迂回的道路寻找神,这不是真正属灵道路的开端。拣选这样的路径,是一个大错。一个年轻的基督徒在外面寻找神,他所追求的神(译者注:意指神是隐藏的神。)这是何等的悲剧!因为他从天的这一方知道那一方寻找神,结果他所有的力量都被分散,被浪费了,因他在神所不在的地方寻找神。他应该集中他的全人在神的同在里,并且从他里面求告神。

  画家如何下笔描绘出美妙的线条呢?他先在画面上画出几条,从分散的各种角度,逐渐在画面的中心描绘出他所要描绘的景象。每条线越朝边缘,就越微弱而淡薄。
在信徒身上亦是如此。

魂的中心

  信徒向内退回到灵里,主就在此与他相会;这是一个灵的境界。若能多多如此操练,神对这个人的吸引力就会越来越大;而信徒也就越多得着能力做他的工。

  举个例子来说,如果这里有一幅油画,画中所有的线条都散布得很宽广,但它们却逐渐集中在一个中心地区。我们的魂也是一样,从所有各个分散的不同角落,集中在一个中心的地方;在这里,再没有力量使我们全人被分散。只有在这里,我们的魂才能寻见神。

  一个基督徒若要属灵,内在生命一定要成长。他必须聚集他所有的思想,而从里面寻找……。除非如此,他就永远摸不到他全人的中心;而这个中点就是神居住的所在。

  然而等他进入了在他里面神所居住的地方,他需要再度离开这中心点。这不是说,他要回到外面的境界,而是离开那里、超越现有的经历更往里面极深处去。这是真正的离开“己”的经历。信徒脱离自己,不是从外面脱离;乃是越朝里面去,越脱离自己。他不再仅仅收回自己的心思与全人;而是经过这阶段,再向里面进一步,脱离自己的中心,而朝往创造者居住的中心前进。

  我们魂的中心,好似半路客栈。旅人在旅途中,必会经过这个地方。当他在客栈歇歇之后,预备离去时,他不是走回头的路,乃是往前迈向更高之路。当他李客栈越远,他就离自己越远;这个阶段的经历多重在眼见与感官的感觉。

  当一个人向他全人的中心移近时,他在此会遇见神。但神盼望他继续向前,离开自己,而靠近他。当我们来到这个地步,我们就进入主的里面了;是在我们这个人深处的中心点,寻见他的面。再往里面去时,我们就进入“己”不再存在的境界。越向深处进,越靠近他;同时我们就离自己越远。

九、从“己”到神

  一个基督徒在神里面的进步,应当用他“脱离己”的程度来衡量。什么是己生命?己生命就是人自己的看法和感觉,他的回忆和思想,他的兴趣与自我反省;这些都是“己”。当一个信徒起首进入主的同在,开始向他全人深处的中心近前时,他会经常自我反省,己的意识也愈来愈强。他越来到全人的中心,越容易遇见主,同时他也沉迷在“己”的里面。

  然而,当他真正来到全人的中心,并继续进深时,他就不再看自己了。他的感觉、记忆、兴趣、自我反省,都会越来越减少。因为此时他已经转离自己而面向神。当他面向神前行时,就越过越脱离自己。在最初,自我反省是有意的,也是必须的。但到了我们现在所说的这个阶段,自我反省不但无益,甚至有害。

  当一个信徒刚开始走上内在道路时,他一定会注意自己,而里面的感觉也相当复杂,多半的人都是如此。但是,当他逐渐进步时,这些情形就越来越单纯,他会更多集中在灵里(不过他们仍然会自我反省)。当他继续向前时,他会受引导,而不再以自己为中心了。在这个阶段,他就得着一个特别的恩典──专一的眼目。

  现在再回头提一下我前面曾说过的半路客栈。当旅人行在路中,忽然看见前方有一幢房子,他继续往前,靠近这幢房子,并看清它的全貌;这时他就不再需要寻找放下或猜疑自己身在何处了。他可以定睛在这个目标上,这是他旅程中的第一站。他进入了客栈之后,并不需要再回想来时的路程,或思想客栈的本身。因为他已来到一个安息之处,到达他全人的中心点。早先在旅程中遇见的艰难,都已抛在身后了。

  一个基督徒要学习经过半路客栈再往前去,直等他来到一个地方,自我意识几乎不再存在,所有的只是神的看法,他与神同在,也在神里面,甚至迷失在神里面;如此他会越来越少思念自己,而越多失去在神里面。我要说,“他迷失在神的幽暗里。”他甚至能达到一个地步,几乎不知道其他的事,单知道他的主。然而我的意思并不是说任何自我反省都会妨碍他与神之间的交通。

  我们现在问一个问题:“一个人如何才能超越自己?”答案是:借着意志的降服。然而我所说的意志的降服指的又是什么呢?

  意志主理我们的悟性与记忆。这两者必须绝对清楚地划分,但它们的确又是一个。当一个人来到他全人的中心(就是前面提到的半路客栈),他的悟性与记忆都降服于神了。这两个官能必须降服于神,不能让他们降服于“己”,或任何其他的人。

  当一个人经过了这个阶段,再离开自己时,因他的意志已降服于神,所以与当初挣扎着进入深处的那阶段相比,他已经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人。

  人若想在神里面牢靠地扎根,他必须再往前进。要改变人里面的部份是非常不容易的。你知道吗?在半路客栈里,虽然人专一地要进入神里面;但这个追求的本身,丝毫不能使人改变。我们若要被改变,就必须继续不断地竭力收回我们的全人,回到深处的中心。

  虽然这本书前面说到许多不同的阶段,但我不会停留在其中任何一个阶段。一个追求内在生命的人,不应该一直受教于前面那些阶段。若是那样,就像人翻转胃中的事物,放在口中咀嚼一样。这种情形是属灵死亡的前兆。半路客栈只是一个“引进”的初级阶段,不要停留在那里。当你带领人走里面道路时,若能将人带到半路客栈;着实在算不什么成就。

  既然已经来到半路客栈,基督徒就应当继续想起探寻其他的历境。他必须经常地、不住地如此前往。

  我们来到这个历境,才开始“逐渐地”被改变。

十、属灵历境的真正起点

  当一个基督徒举步迈上内在道路时,他会遇见许多困难,不知如何实际地运用上述半路客栈的比方。当他向前迈进,而且弃绝流荡的心思以及其他各种思想,开始经历到与神合一时,他就会充满无穷的喜乐与欢欣。这时,他可能会犯一个错误,说:“看哪!我终于达到基督徒该有的境界了。”事实上完全不是这样。因为这个阶段,主用极大的喜乐,用属灵的感觉,用无尽的恩典吸引他。这一段日子的确是基督徒生命中,最值得回想的经历。但是真正的深入经历还在前面,试炼也在前面等着他。

  在神的儿女中,并没有太多人追寻在主里面更深的生命。所以能找着半路客栈的人不多,其他在这路上摸索的人多半因失望而气馁。也有少数的人,曾经尝到与基督联合的滋味,并且常因属灵的恩典与奇妙的新认识而被更新。但是过了一段时间,追求的热忱就减退了,而且渐渐把与主交通的经历看作习以为常。随着年日的过去,原先“新”的事物与经历都变得陈旧了。

  破碎的开始

  在信徒的属灵生命里,会来到一个阶段,好像主收回了他所赐的喜乐和恩典。同时他可能会发现自己正处于受逼迫的环境中──这些逼迫多来自有宗教权柄的基督徒。更甚者,他可能在家庭或个人生活中,遭遇困难。有时他会经历身体上的软弱,有时他遇见极大的痛苦,或其他难以计数的损失。信徒这时可能会觉得他的经历与别人迥异,好像神对他特别不公平。在诸般的痛苦与困惑中,他可能觉得人亏待他,神也离弃他。世界与其他事物将他压碎;朋友也背弃他。生活中处处是痛苦与艰难。这时,在感觉上,似乎神弃绝了这个人,并且任凭他的灵里枯干。许多人一遇到这个,就无法继续向前而退去了。

  这是主给门徒真正的测验。只有在这种环境中才能真正地测验出我们对主的奉献。以往他有许多的经历、热心、追求;这些都使信徒向“未知”的境界探讨。一路上他饱尝与神更深交通的喜乐;但是,真正的应许之地,永远是在大旷野的另一边。人总是在沙漠的对面找到应许。

  当一个基督徒来到旷野的边缘,他发现这是一个荒凉之地,是感官的黑夜;这是他进入基督被神离弃时的感觉:“为什么?”……只有在这个时候,信徒才会凭着单一的信心行走。现在他才开始真正地在他的主里面生根建造。极少数人经过这个,还能安静地、平稳地,继续追寻他。他要隐藏地、谦卑地、不引人注意地、不受称赞地、静默地向前。除了让神得著称赞以外,在凡事上他无所望、无所期。他不指望任何受造之物,只等候神。

  当我们全人最深处失去了一切,我们才有真正的开始。是的,刚刚开始进入与基督更深的关系里!

  我们奉献后,经过真正的测验是否能坚立,就在于我们是否能达到这种境界:

  你得不凭感觉、不重官觉地走到半路客栈;并且继续向前,凭着信心的眼睛知道他在那里;在毫无感觉的情形下,更深地进入基督;当你完全无法觉得神的同在,而四围环境并内在心境都崩溃时,你仍然能坐在他面前;不存任何要求或疑问来就近他;单单因信而安稳,不受任何事物侵袭,也无太多的意识;虽然没有属灵的感觉,但你的全人能转向他并且专注在他身上。

  这时才是基督徒生命真正的开始。

十一、属灵的执著、名誉与十架

  主耶稣基督的属灵经历极其奥秘;但基督徒必须摸着他的经历,有份其中,并且持守。他唯一的路就是继续不断地来到永远的十架下──就是羞辱主且让人困惑不明的十架。

  许多人在跟随十架而弃绝己的功课上,学习得相当成功;但是却拒绝每一次都彻底地弃绝自己。人最难放弃的是名誉被人侵害,但神做工的目标就在此。他必会把你带到那里,并且盼望你的里面……毫不埋怨!

  你的主希望你的魂生命真正地向己死,所以他有时会允许一些事发生。明明是别人的错,但是神却要让你在人的眼中名誉扫地。

  我曾认识一个走里面道路的人,经历了许多可怕的十架工作;其中之一就是失去她的名誉。而名誉是她最贴心的事,最叫她难以忍受的就是放弃她的名誉。她恳求神,放过她的名誉而给她别的十架功课;她这个祷告其实就是正式拒绝了这个十架。

  她告诉我,从那以后,她的属灵生命再也不进步了。她一直停留在原地。这个保留成为致命伤,阻碍了她属灵生命的进步。从此,主再也不在人面前给她任何难堪;同时他也没有赐下恩典,使她可以进步。

  有时神会呼唤一个信徒离开里面而转向外面,让他在习惯外面的事物。为什么?因为这个人执著于退隐到里面。许多信徒不以为他们需要十架在这方面做工;但是若必须离开里面的享受,才能让我们更深经历十架,主就会做工,使我们从里面的执著中出来。基督徒有时对一些属灵的经历着迷,甚至因这些经历而骄傲;但自己却没有察觉。所以主不得不做工,使他与这些经历隔断。是的,基督徒何等容易因他内在生活的经历而骄傲;但自己却不会发现这个骄傲。

十二、灵里的黑夜

  在基督徒的属灵历程中,会经过灵里的黑夜,一种暗昧不明的夜境。圣十架约翰(编者注:此人为十六世纪的一位圣徒)对这段历境的看法如何?他认为这是主的纯净之法。

  在属灵历程中,信徒会达到一个地步,里面的人似乎再无明显的缺欠。但事实上,这些缺欠会再出现;再出现时不是在里面,而出现在外面。他们出现在外面的人身上;并且表现出来的情形,比从前更强烈和明显。这里所指的是脾气、冒失的言语、行动、反应、背叛的意念以及任性的行为。信徒发现操练敬虔与善行并不容易;他所有的不完全似乎都重新出现。

  神正将他的手重重地加在这个人身上。他周围的人诽谤他,使他遇见最特别的逼迫。而他自己的思想也充满了背叛,好像他被撒旦再次掳去。主借着一连串十架的工作,使他里面的人屈服而降服与十架。若信徒缺失这一步过程,他里面的人深处的不完全便无法除去。

  我在此所提到的“缺欠”,并非指着信徒故意犯错,乃说到在我们里面未曾意识到的情形。但是在这个阶段重,神收回他的同在;信徒却以为是自己的过失导致他失去主的同在。

  表面看来,这时信徒与神中间,有了一段相当长的距离。他的苦闷也到了极处,似乎是主把这个可怜的人推到门外;其实当他这样做时,他的手仍然托着他。有时,这阶段中的信徒会发现自己又落入世界里;并非出于他本心所愿,但环境却一直把他逼入世界里。

  这个可怜的受造之物,几乎每一刻都能发现自己的缺点。但事实上,他已经过神最厉害的制作。他不仅经历自身的软弱,并且遇见人的恶毒与魔鬼的抵挡。神在这里要完成他在这个信徒身上的旨意。人若不愿意经过这一段治死的过程,他里面的人,
终其一生都不能完全。

  有时,主会重重的一击,就拯救信徒脱离仇敌,而完成在他身上纯净的工作。但多数的实例,都说明主尝做长期的工作。

  现在,信徒在主面前的经历,是被弃绝和卑微。他在何处能得着帮助呢?他有两个选择:继续转向主;或注目于他的试探、败坏、贫穷与不完全。

  在信徒早期的经历中,我们看见他屡次在平静安慰中经过逼迫。他从何处得力而能平稳?他深知所遇见的一切逼迫并非他所该受的。但在本文所说的阶段中,并不是同样的情形。当他经历灵里的黑暗时,他却实在认为发生在他身上的是,都是他罪有应得。他不仅置身与沙漠中,并且灵里也充满了极深的困惑与羞辱。然而所有的环境,都为了教导他,好让他知道他何等需要基督──他需要从受造之物中出来,也与一切属灵的享受断开;让他看见,离开了基督的恩典,他的本相如何。正当他每天经过世界的捆绑、沉重的击打,与扎心的痛苦时,神似乎离他而去……,虽然他不自知,但是他却是在进步!

十三、极少人进入这个历境

  这个信徒曾深深地爱他的主;但是现在,他里面的生命似乎被销蚀尽了,不得不放弃从前所享受的与主独处的经历。力量失去了,恩典也消失了。他对自己完全绝望。他很无自己的本相,痛下决心不倚靠自己的天然生命。他不再对自己存在任何的指望,开始专一地等候神,就是他所寻不见的神;他有了一个认识,知道必须绝对地信靠这一位主。

  不信主的人,甚至信主但在外面跟随的人,永远都不会有这种经历。他们在各种困境中,向来消灭圣灵的感动,所以不可能进入深处的痛苦。我的意思是说,只有经过试探、试炼,而被证明仍然要主的人,才算为配遇见这种经历。他们配,因为在他们里面一种非自己意识的忠贞和极深的降卑──他们深知这种光景,不是出于他自己的生命

摘自:灵命的历境与慰籍
承蒙美国见证出版社允许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