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雅歌(二十七之一)
(法)圣.伯纳德 原着
(美)伯纳德.班雷翻译

  第四十七讲(一)

  (一)

  “我是沙崙(原野)的小花,谷中(深谷及艰难处)生长的百合(卑微)。”(歌二1扩大圣经另译)这句话与新娘上面所说舖在她床上的花,有类比关係。为使新娘不把那些好似装饰她的床,美化她屋子的花,归功于她自己,新郎特提出原野的花。这些花的来源不是新娘的床,而是田野,它们的全部光华与香味,都是新郎慷慨好施的结果,任何人不能向他提出这样的指责说:“你有什么不是领受的呢?若是领受的,为何自夸,彷彿不是领受的呢?”(林前四7)新郎既亲切地热爱新娘,当然急于将她培养成自己的新妇,所以指示给她,原当把她赖以夸耀的美,以及满床的香味归功于谁,因而告诉她:“我是沙崙原野的花”,意思是说,使你夸耀的原因皆出于我。我们从这句话里,也可以得到有利于得救的教训:永不可自我夸耀。使徒保罗说:“但夸口的当指着主夸口。”(林后十17)以上是这段话的字面意义。现在,我们应依靠新郎的帮助,寻找灵性的意义。

  (二)

  一枝花可以在三个地方找到:在田野、在花园、在一所住房里。这种分析可以帮助我们更容易解释,为什么新郎尤其乐意自称为原野之花。一枝花可以出生在田野,也可以出生在花园,但从来没有出生在屋里的花。花可以在屋里发挥其光彩,但它的出处不会是屋子,它在屋里生长,也不会像在田野或花园。它是从别处採来,放在屋里的,但不是在屋里出生。为此必须屡次移栽,不断更换,不然就不能长久保持鲜艳,也不能长久保持芳香。假使如我在另一次谈话时所说,舖满鲜花的床,代表富于善功的良心,你们可以称得,为时时能作出这样的类比,只一次、两次做好事并不够,必须在第一次善行之后,不断增加新的善行,方可收穫早已播种的祝福。你们一次善行的花,若不连续不断地用其他虔诚的善行,翻新变嫩,很快即将衰萎、乾枯,失去它的鲜艳,和结出果实的力量。这就是我们以前关于新娘的床说过的话。

  (三)

  不过,花园里和田野间开的花,并不是这种情况。田野和花园时常为这些花输送新的生长力,以保持它们的自然美。然而在这些花之间仍有区别。为使花园里的花得以开放,需要人付出一定的劳力加以培育,而在田野却是自然开花,不需人工培养。这一片既未被犁耕,又未受挖刨,不需施肥,也不需撒种的田野,却为鲜艳盛开的花朵装点得美丽无比,致使天上的神得以在上面憩息。(“从耶西的本必发一条,从他根生的枝子必结果实。 耶和华的灵必住在他身上。”赛十一1-2)这是什么样的原野呢?你们知道吗?古圣以撒对雅各说:“我儿的香气,如同耶和华赐福之田地的香气一样。”(创二十七27)这朵原野的花尚未完全开放之前,已散发出它的香气,这是古圣以撒因活过了漫长的岁月,身体枯乾,两眼失明,但嗅觉还相当敏锐,所以在精神中闻到了雅各身上的香味,不禁欢喜呼叫。这朵永久保持着生命力的花,当然不应称为室内之花,也不应称为园中之花,它既未经人工培育,自然有理由说:“我是原野之花”,我的出现未经任何人工栽培,它的美乃是纯天然的。鲜花预表着美好的行为,开在花园里的花是纯洁,但开在野地的是苦难,此三者均代表主耶稣。当它开放时,没有染上任何腐朽的因性,因而满全了先知以下的预言:“也不叫你的圣者见朽坏。”(诗十六10)(续)


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