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宣信个人医治的见证
宣 信

  以下是我经过六年,个人、家人身体得医治,还有神医的服事;所以,我觉得必须作我个人的见证。

  关于我所认识神医的真理,以及我在以上几章所写的内容,都是有赖主在我生命中亲自教导。对于神医这个课题,初时祂也只许我从圣经中得着认识,不靠别人的着作。祂所教导的远超过这本小册上所说的。

  一、百病缠身

  二十年多来,我一直是个百病缠身,体弱多病的人。十四岁的我,就已因为读书过度,而导致神经衰弱。在大学进修班那一年,我的情况变得更坏,几乎一病不起,医生甚至不允许我再看任何书。那时,我一直都在与死神搏斗,在死亡的边缘上过日子,最后将我的生命完全交给我的神。

  我在二十一岁那年大学毕业,开始在一间大礼拜堂担任牧师。当我正雄心勃勃,努力作工时,我又患了心脏病而倒下来了。因此,我便离职休养了数个月,好不容易回来之后,情况又再像等死似的。

  虽然如此,神却让我苟延残喘,继续带着疾病勉强辛勤的作工下去;多年来,我一直需要随身带着备用药物和预防剂,应有尽有,衣袋中亦常备着一瓶亚摩尼亚药,以作不时之需,慎防万一。如果有一天忘记带着时,就会整天神经不安。有时登电梯或登楼梯,便立即气喘不止,好像又步近死门似的;每念有药在身,才能安心。

  记得有一次我去欧洲,攀登到山顶时遇到那个瑞士铁路,当我再次试图攀登佛罗伦斯的高钟楼梯,我的气喘忽然变本加厉,似乎令我气绝而死。从此我就坚决在我的馀生中,不再作登山的尝试。只有神知道过往曾有千百次,当我在讲台上讲道或主持葬礼时,我几乎要在台上断气或要坠入那敞开的坟墓里去一般。

  好几年后,还有两次长期患病不癒的经历,生死只是一线之差,我的生命就好像脆弱的丝线快要永远断掉。

  虽然我在工作上依然尽心竭力做,弟兄姊妹也看我是个勤奋又成功的工人,但我却常常因自己羸弱多病而感厌烦,我亦不愿意看见人经常垂怜与同情我!多次探访不能成行,都是因为我身体软弱所致;实在心有馀而力不足,爱莫能助,徒唤奈何!

  最后我接受主耶稣作我的大医生,我祈求主加我能力,使我健康到一个使他们不再同情我的地步,并且叫我能够因着神的力量和支持,让他们继续不断的感到希奇。

  我相信神已经垂听我这祈祷,因为在这六、七年来,他们已屡次因看见我怎样蒙神恩待奉主的名作工而感到希奇不已。

  当初,每次在我主日讲道后,必须休息到星期三,到了星期四我才能开始为那接着要来的主日讲道作准备功夫。但是感谢神,在我蒙祂医治之后的头三年中,我就讲了超过一千篇的道,有时甚至一周里讲二十多次道,就连一次也未曾疲乏过。

  二、萨拉托加温泉遇见主

  在我还未接受主作我大医生前几个月,纽约有一位著名的医生告诉我,因我体弱多病所致,我最多只能再活几个月了。他要我立即保养身体,才能为主所用。他要我在那年夏天好好休养,于是我就去了纽约州东部的萨拉托加温泉(Saratoga Springs),当我在那里时,有一个主日下午,我漫步到印第安人营地,他们在举行五十周年纪念音乐布道大会。那时我正感到灰心失望,人生乏味,一切都黑暗、枯燥、虚空!忽然间,我听到四位黑人歌手合唱圣诗:

  “耶稣乃是万主之主;
  无人能像祂做工。”

  他们唱了又唱,第四音唱得极其和谐,而那高音的声调,则好像响彻云霄,达到天上。

  “无人能像祂做工,
  无人能像祂做工。”

  这诗歌深深的感动了我,吸引了我。它彷彿是来自天上的歌声,它佔据我整个人。我就在此刻接受祂作我万有之主,并信靠祂为我作工。虽然我不知道这意义有多深,但我在黑暗之中接受了祂。虽然当我在离开了那简陋、古老式的聚会之后,我便忘记了那次所听的道,然而,我的心灵却从此奇妙地高昂起来。

  几周之后,我和家人到了米芝干省优美海滨去休养,去呼吸新鲜的空气。其后,我也常常前往他们在营地举行的聚会,当时我还未完全深信神医的真理,也未尝经历神医。

  同时,我多年来一直对这部份的真理尚未瞭解;那时我已奉献服事主好几年了,并且以祂为我心中的义。

  三、教会中一位得医治的病人

  就在这个时候,在我的教会中,有一人蒙主奇妙的医治,这事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被邀请去探访一位垂死的病人,他被所有的医生拒绝,因他们全都已经束手无策。他多日不能说话,不能吃喝;他是患了最厉害的瘫痪病,那病伤及他的脑子,使他危在旦夕。后来他显着的康复过来,由于这事被视为医学界的医疗奇迹,所以被详载于医学杂志。

  他的母亲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他在年幼时已经得救,但多年来流落作个演员,他的母亲担忧他已经是个远离主的人,于是她要求我为他得救切切代祷。我在为他祷告时,我并不是求主医治他的疾病,我是求主使他康复以延长他的寿命,好让他虔敬的母亲能够知道他确实已经得救。当我站起来行将离开的时候,我已将祷告的事置诸脑后了,刚巧当时我的会友也前来探访这人,于是我便多逗留几分钟,介绍这位母亲给他们。

  当我介绍完后,我走到病人的床前,忽然看见那年轻人睁开眼睛看着我,且向我说起话来。我真是感到惊奇,他年纪老迈的母亲就更感希奇了。当我再询问他时,他就给我们清楚的看见了凭据,他真的有简单信靠主的信心;我羞愧地说,这叫我们大大的感到震惊,甚至充满喜乐。从那时起,他迅速的康复过来,而且继续活了好多年。后来,他来探访我,并且告诉我,说他的痊癒真是神大能的神迹。这是我一生难忘的事情。

  不久之后,我也就接受了主作为我的大医生。我信靠祂的时候,祂就一直支持和奇妙的保守我。但是,后来当有一位虔诚的基督徒医生对我说这只是我自己的假想,而缺乏经历的我就丢弃自己单纯依靠神的信心时,从此我就一直多次绊倒,为时多年之久,对神医的信心,亦一蹶不振。但是,每逢听见神如何在许多人身上用神迹奇事医好疾病,我总不会怀疑或者发出任何问题。于我而言,这真理在当时还未有在我身上发生实际的功效,因我还没有觉得自己曾经有一次的病是实实在在信靠主而得医治的。

  四、个人查考圣经神医真理

  在那年的夏天,我听见许多人讲述他们只是简单相信基督的话,就蒙神医治的见证,一如他们因信得救一样。于是,我就开始查考圣经,我立定心志,必须解决这个问题。令我感到欣慰的是,我并没有向人寻求解答;在没有人指引和帮助之下,我只是独自跪在主的跟前,一直打开我的圣经,直到我相信神医的真理也是基督荣耀福音的一部份;祂的福音为要拯救、医治被罪恶和疾病所捆绑的世人。凡相信和接受主的话的人,都能获得祂十架救赎所成就的神医福音的好处。

  我因尚未相信这真理,所以还不能接受而取用它。我实在不敢以任何真理作为一种理论,也不敢以自己未曾经历过的真理任意去教导别人。当我查考清楚后,在一个星期五下午三时,我走到古果园(Old Orchard)的松树林中,我在那里向天举手,我好像面对面看见了神似的,我向祂立了三个重要的承诺:

  (一)神啊,因我在那一天将要见你,如今我郑重接受这神医的真理为你话语和基督福音的一部份。愿你帮助我,使我永远不再怀疑这真理,直到我见你的面。

  (二)神啊,因我那一天将要见你,如今我接受主耶稣作我肉身的生命,作我的大医生,医治我一切疾病,供给我在身体上一切需用,直到我一生工作完毕。愿你帮助我,使我从今以后不再怀疑你就是我的生命与力量,并且相信你能保守我胜过一切的困难,直到你再来,并且你在我身上的一切旨意得以完全成就。

  (三)神啊,因我那一天将要见你,如今我郑重应允要应用神医的祝福,以荣神益人;将来何时神要我宣讲,或是别人有所需要,我都愿意为这真理作见证。

  我如此祷告完就起来,虽然只是祷告了片刻,但我知道这件重要的事情已经成就了。我的四肢百体,我的全人,充满了与神同在的感觉。我也不知道我的身体觉得好一点没有──我根本就不在乎我的感觉──我只是简单的相信,并且知道:从今以后一切尽在神掌握中。这真是一件荣耀的事。

  五、信心的试验

  (一)第一个试验

  不久之后,信心的试验来了。在我离开树林之前,第一个试验就来了。忽然我听见这诡诈的声音:“如今你决定接受神作为你的大医生,如果你到古利斯医生(Dr. Charles Cullis)的家里去,与他一同祈祷,必有益处。”【注:古利斯医生是神医运动中的一名大将,他单单以信心的祷告来医治他的病人。】我在听到了那声音一会儿之后,未经仔细思考。不久,我的头脑顿时受到极大打击,好像晕过去一样。我就求主说:“主啊,我做了什么呢?”我彷彿陷于大危险中。忽然,这思想迅速前来提醒我:“你还未与主立约以前,那个提议是绝对不错的,但是你刚才已经与主解决这个问题了,你也曾应允神不再怀疑,那么,你就不该再踌躇啊!”

  在那一刻,我明白到信心的意义,也晓得向神守信用是一件何等严肃而重要的事!我经常为着那次信心受打击的事感谢神。因为我从此领会到:一件事若与神讲定了,就不能再摇动。事情若已经做过了,就永远不能算为未尝做过;事情一经交託主手里,就不可再怀疑它的结果。

  我想这是神选召我为神作信心的工作的起头,我从主的同在与应许中得着了大大的帮助。“他若退后,我心里就不喜欢他。”(来十38)这节经文一直如火挑旺,照亮我的心。仇敌的诡计就是要使我怀疑,使我刚才与神之间所定的协议依然放心不下。然而,神总是怜悯恩待我,一直保守我,使我不至退后。

  (二)第二个试验

  第二天,我便向着新罕布什尔州的山区前进。在接着的那个主日,第二个信心的试验又来了,这是在我接受了神医两天之后所发生的事。我应邀到公理会去讲道,我感到圣灵感动我特别作这个见证,但我却选择了讲我自己喜欢讲关于圣灵的题目。神并不希望我在那个时候讲篇自己喜欢讲的讲章,这是我所知道的。

  主乃是要我宣讲祂在前阵子所指示我的真理;但是,为了得到别人的尊敬和要表现得合乎体统,我却没有作这个见证。结果我进入可怕的光景,我的下巴沉重得不能转动,我的嘴唇好像哑吧般不能说话,以致我只能快快结束讲道,逃到田野去向主认罪,求祂赦免。但主真是恩待我,祂把祂的心意指示我,在当晚祂再次给我机会为祂作见证,以荣耀祂的名。

  那天晚上我们在旅馆里有聚会,于是我有机会再次讲道。这次我真的宣讲神对我的启示和作为;虽然所讲的不多,但我却愿意向主忠诚,向众人见证自己最近如何遇见了主耶稣,并更深的认识了祂的福音,接受了祂作我身体的医治者。我又向众人宣称祂是信实无比的,祂的恩典是够我用的;祂并没有叫我见证我的感觉或经验,神祂乃是要我见证主耶稣和祂的信实。我深信主正呼召所有信靠祂的人,在未尝经验祂丰满的祝福以前,务要先见证祂的大能和信实。我也相信,如果我是等候到我感觉得到医治时,才向人作见证的话,我可能老早就失去我蒙神医治的恩典了。

  就在这一点上,我曾经认识数以百计在这方面失败过的人。我深知神在大大赐福给我之前,祂必先要我把自己完全交给祂,以及遵守我与祂所立的医治盟约。我认识一位弟兄,他现在在神医福音上及传道事工上都蒙主大大使用。他曾经在身体上接受了神大能奇妙的彰显,但当他回到自己的教会,却竟然缄默起来,对此只字不提,更没有为此作见证,一心只想等候再看看他的身体是否真的能够保持健康的状况。几周之后,我又遇见他,他显得极不愉快,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我就当面把他的错误告诉了他。之后,他的脸色立刻好转过来,回家去作见证,并把一切荣耀归给神,因祂为他做了大事。不久之后,他的教会成为了神医福音的中心,许多人蒙恩得救得医治。从此,他也在主的丰满里享受主的喜乐。

  我的确深信,那主日晚上我所作的见证对我大有益处;倘我那时闭口不言,可能我今日就不会写出这本神医福音的书了。

  (三)第三个试验

  过了一天之后,我遇上了第三个信心试验。

  在我的住处毗邻,有一座3000尺高的山峰,我被要求去参加一个小聚会。当初我立刻退缩不敢去,因为我仍然记得我在瑞士和佛罗伦斯的恐惧经历,那经历使我决定不再作攀山的尝试。我岂不记得,就是平常爬楼梯都会叫我心脏病发,气喘不止么?我实在害怕自己的气力不济,没有后劲。

  蓦然地,一个严肃的思想涌进我的脑海:“如果你因惧怕而拒绝去,那就是因你不信神已经医好了你;你若已经接受主作你的大医生,你又何必怕去做主叫你去做的事呢?”

  我感觉这是神的心意;我也觉得,在这事上,我的惧怕纯粹就是不信,于是我告诉神,我要靠着祂的力量勇往直前。

  在此我当申明:我并非说我们可以故意彰显我们自己是何等的强壮有力,可以随便做任何事情。我不相信神要祂的儿女不必要地循从人意去攀山或作远行。但是,在我个人的属灵经历中,我知道这一次跟我多次的经历一样,神确实要我凭信心走出去,以致得胜,这是神的时候和神的方法了。(来十一8-9)祂要呼召祂每一个儿女,照祂的时候和方法走他的每一段路程。无论何时,当我们惧怕往前走时,祂似乎都会叫我们凭信心去克服那恐惧的心里。

  所以我就决定应邀去攀山。起初的时候,这事艰辛得几乎要了我的命,我感觉到从前的软弱和惧怕袭向我;我自己委实再也没有力量了。但另一方面,我也觉得有主的力量与我同在;只要我向神伸手支取,且坚持取用祂的力量,祂必继续将这力量加添给我。一方面,我似乎感到有死亡的重压压住我;另一方面,却有无限生命的大能在吞灭它。当我处于进退两难的生死关头,豺狼和牧人彷彿分别在我左右;好牧人要保守我,不让我下沉,信心到底胜过惧怕,我也越发靠近、紧贴我主的胸怀,祂耳提面命,我也亦步亦趋,紧紧跟随主,不离一步。当我到达山顶时,我似乎到了天堂的门口;我将软弱和恐惧都践踏在脚下。感谢神,从那时起,在我的胸怀里我得了一颗新心,无论是按属灵或按字面来说,基督都成为了我荣耀的生命。

  (四)第四个试验

  在我凭信心接受医治几周,刚好是美国总统国丧纪念日,那天我在主的引领下,在富尔顿街祈祷会坦诚宣讲这福音真理;并提出奉主名为病人求医治,是最合理的办法。聚会完毕之后,只有一位作主席的长老(卫理宗)向我表示谢意,他在诚恳多谢我之馀,还说他深信我所讲的每一句话。他现已安睡在主怀了。

  不久,试炼又临到我的家了。我的小女儿患了极其严重的白喉症,那时她的母亲完全不信我所相信的神医真理,所以她坚持要请医生来。然而,我把女儿抱了过来,把她全然的交给主,奉主名叫她接受主的医治。那时,她的母亲非常不安,鬱闷不乐。那夜,我的女儿就睡在我身旁,她的喉部如雪那样的白,且患有高烧。我知道,这病若留到第二天,我的家势必危机四伏,我也必须对严重后果负上责任。我亲爱的主更加清楚知道这事。我的手虽在颤抖,但我的心却笃信不疑;我奉主全能的名为她抹油祈祷。(她是第一个或第二个让我抹油祈祷的,这我已经记不清楚了。)夜半之时,我心里满是重担,我切切呼求神速速拯救。翌日早晨,她的喉咙不药而癒,她母亲进来望望,看见女儿真的已经痊癒了,且要起来玩耍;这事令我毕生难忘。

  六、七年来蒙福的经历

  过了几周之后,我回到我作工的城里去。我满心称颂我的神。我可以诚实的告诉你:近七年来,主一直怜悯我,祂使我在炎热的夏天或寒冷的冬季,都能为祂辛劳作工,无需休养;而且我所得着的安慰、力量和喜乐亦不住的增加。现在我生活得兴奋,工作得愉快,这些都是我有生以来未曾享受过的新鲜感受!

  同时,神也容许很重的试炼临到我。在我蒙主医治后几个月,主就呼召我担任对外特别牧养、文字和往外布道的工作。这些工作需要花费我比之前多四倍的时间和力量去做。除此以外,我参加教会全部聚会,一周有好几次讲道工作。在文字上每月刊物、书籍、监督和连络工作。比拉迦谷家的监督,连络、探访及个人辅导,再加上宣教学院工作等等。在一天二十四小时中,几乎有十六小时在工作。虽然这样,我愿意见证主的大能,好叫尊贵荣耀归给主自己。虽然之后的工作更加繁重,但做起来我却觉得比以前轻省的多,我实在一点也不觉得疲倦或担子沉重。

  然而,我一直知道,我并非在使用自己天然的力量去作工。照体力来说,我现在所做的,如果是在从前,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我深深的感觉到,我从超然的源头直接支取一切的力量,去应付我每天的责任。

  有时,即使一天的工作有如两天工作那么繁重,以致我在一天里也需要有两天工作所需要的气力,但到了第二天,我也能精力充沛的起来重新作工,无需多睡,也不觉得有什么不良反应。

  我也屡次注意,我的事奉是轻省的。主作我能力的源头是绰绰有馀的。让我再说,我深知我不是使用自己的力量,这乃是“基督的生命能力彰显在我身上”。(林后四7-11)我曾经有一两次经验,就是自从我接受了主作我的大医生以后,我感到有一股超自然奇妙的力量在我身上,于是我就喜乐的信靠我的神。在某一时刻,当我感觉即将失败时,主除了要我要倚靠祂所已经给我的力量之外,还立时叫我继续仰望祂。

  我也看见许多亲友蒙主催促他们去学习这功课;有时祂促使人辛苦付出代价,直到他们完全学会所要学的功课为止。这生命,无论是身体或灵性方面,都是时时刻刻倚靠基督而活的。

  除非我们的身体有主耶稣的生命,否则我不知如何对这福音作出说明。因为我们身体是圣灵的居所,神的圣灵住在我们里面,为要赐给我们主耶稣复活的生命。(林前六18-19)我真是不配承受这样的尊荣和权利,但我却深信,主实在愿意降卑,与我们卑贱的身体联合为一。我也深信,祂愿意让我们有限的生命享用祂的身体──那跟众人完全没有分别的身体──的生命力,并且藉着祂永活的心和内住的灵,叫我们的身体又活过来。

  正如参孙体力的来源是从主的灵来的。保罗宣告说:“我身上常带着耶稣的死,使耶稣的生,在我们这必死的身上显明出来。”(林后四10-11)我也晓得身子“乃是为主,主也是为身体”,(林前六13)我们的身子是“基督的肢体”,(林前六15)“我们是祂身上的肢体”,(弗五30)是祂的骨,是祂的肉。我不愿意引起无谓的争辩,我只想作我简单、谦卑的见证;在我看来,这是又真确又奇妙的。

  我知道这是主的作为。我也认识许多已经进入这同样经历的弟兄姐妹,我只想让这经历奉献给神,并为主用它造福别人。这是何其神圣的託付呢!我盼望那些为疾病、软弱所捆绑的弟兄姐妹们,都能尝尝主恩快乐的滋味和祂够用的能力。

  我愿意再向我的同工们多补充几句话,就是我非止在身体上得到了神的力量,我也在心思和头脑上得着神的帮助。我需要应付许多写作和讲道的工作,所以我也必须把我的笔和我的口奉献给神,让祂佔有并使用我的全人。因着主的帮助,文字的工作从未成为我的重担。主给我力上加力,使我的思想敏捷,叫我现在所作的比以前多而又多。虽然主叫我做的是简单卑微的工作,但是这工作却是全然藉着祂和单单依靠祂而做成的。并且我简单的相信,自从我接受祂作我力量以来,主比以前更大大的使用我,叫我更加能够帮助祂的儿女们,也叫我加能够荣耀祂的圣名,工作的果效亦远超过从前多年来我靠自己辛勤做的一切。但愿荣耀颂赞都归给主!

  七、家庭神医真理聚会

  约在这时,主带领我开始在纽约成立帐蓬布道工作,向全城百姓传福音,作大信心的工作,自此福音布道及宣教成为了我馀生的工作。我这工作并不是专心教导人神医真理,乃是专心藉着公开布道大会向那些备受忽略的群众宣讲主大能的福音。几年以后,我从没提过神医的福音,因为我们首要的目标是引人归向基督,而不是希望有神医问题影响他们接受福音。

  但是我蒙主医治,和女儿白喉病不药而癒的事实,远近有许多人在我这主的小群中间,安静地一个又一个前来询问,他们是否也能蒙主医治。我请他们回去自己好好的诵读,默想神的话话,切切祷告神。

  他们中第一个蒙恩的是一位姐妹,后来蒙主大用在祂的工作上,后来成为神医疗养院里的女执事。她患心脏病已有二十年之久,其后她花了大约一个月的时间,把这事详细考虑、默想,最后当她安静、坚决地将她的病全交给神,她便立刻蒙主医治。自此之后,她便利用她的馀生努力不倦的事奉主,几乎不知何为疲乏,直等到她工作完毕了,安然离世与基督同在。

  查经聚会

  那时,一个又一个的人前来向我查问神医的事,结果我们组织了一个周五聚会,让对这特别真理感兴趣的人自由前来彼此支持并作见证。不久,前来参加这聚会的有数百人之多,他们甚至来自各地的教会和不同的家庭。

  这些年来,我看见众多信徒得蒙主的医治;他们的经历实在多至足以写成许多册的书籍。他们代表了不同的社会地位和宗教信仰,他们也来自各种职业和患有各类病症。当中包括灵学会的人、天主教教徒,……当他们被带到真正的救主面前,他们便得蒙主医治。甚至有人拿许多钱来,说只要我能求神医好他们的家人,就把金钱全数给我。然而,我不敢插手这些事情,我只请他们直接寻求救主,也告诉他们说,只要他们谦卑悔改认罪在主脚前,他们就能得主的拯救。

  得医治事例之多,不能一一尽数。总而言之,每一次医病的事例中,其真实的能力,乃是神自己彰显祂的大能,祂垂听人出于信心的祷告。千百病人孤单的躺在床上,呻吟在病榻之间,当他们诚心求告主时,出于信心的祷告,都像古时的希西家王一样奇妙的蒙主医治。

  我们最大的快乐,就是这些蒙恩的果子,个个都能把自己完全的奉献给主,作荣神益人的圣工。其中有一位现正负责差会事工的弟兄,已经成功带领几百人归向基督。另一位神仆,虽然她因患有重病以致教会不敢差派她往外地去作工,但当她得蒙主奇妙的医治之后,现在跟她的丈夫同去印度,向异教徒宣讲基督。当中有好些人到了日本、非洲、南美洲和英国去。还有不少人在这城里的大街小巷热心为主作工,引人归主。感谢神,因祂赐福了这些人,叫他们成为别人的祝福。

  这些年来,神开放我们的家,让我们接待祂亲爱的儿女,为数不下千百名;他们都得蒙主大能的手医治,获得能力与福祉。神同时亦在各地开放许多信徒的家,叫他们接待生病的信徒。各处各地都有许多信徒同心携手奔走天路;途中,颂赞主圣名的歌声不绝于耳。

  译自:宣信《神医的福音》(THE GOSPEL OF HEALING BY A.B. SIMPSON)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