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耿思清姊妹荣耀的见证
沙来福

  家母耿思清,生于1902年4月14日,于2002年2月24日礼拜天中午十二点安息主怀。

  有数不清的人、信徒见过她,她为很多人祷告,领人归向神。但真正认识她的人不多。

  她对神的敬畏、认识、与亲密,不是一般信徒能拥有。她认识的神,是宇宙中独一的、至高无上的主宰、极尊贵、极荣耀无比、大而可畏的神,满了慈爱、公义、圣洁、怜悯。

  在神宝座前的祷告

  我常见到她一提到神,两眼发光。

  她看神的教会、尊贵而又荣耀,是属天的身体,传道人是她所爱的。每见到传道人无比喜乐。

  她注意圣灵的事情,敏锐看见圣灵在她身边细微的工作,有认识圣灵的智慧和先见。她向神赞美、感恩,恆忍祷告五十多年(每天午夜十二点、早上三点、五点),即使在重病中、患难中,从未耽搁祷告。

  她更注重赞美神、见证神,迫切读经,天天活在属灵的实际里,天天经历神的同在。以致她在后来的祷告,在每件事上经历神的回应。老人一生是敬畏神、祷告、相信、依靠神的生活。老母亲没有给儿女留下什么遗产,她为儿女祷告的效果将一生跟随着他们,她给他们留下一笔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遗产。

  老母亲在床上不为人所看见、所注意的恆切祷告,成了邻里、社会、国家,甚至全世界福音工作的支持者。她柔和的心中向他们表示无边的热爱。许多人从她卑微的床边得到了光明和喜乐。她为见到的每一个人,没见的各教会、全世界教会、各国、中国领导人,她都在祷告中把他们带到施恩宝座前,她完全活在祷告之中。她在每天祷告中把她祷告的人忠诚地带到神面前。她向神仰望、信赖的祷告,她必带着禾捆、祷告的果子,回到天家。愿主藉老人她一生经历神的见证,祝福所有肯到神话语面前清心追求的人,进到使教会的事奉和见证更荣耀神!

  愿我记录的老母亲亲身经历的,荣耀神、被神使用,使看见、听见的人得益处,归荣耀给神。

  罗马书第八章17节:“既是儿女,便是后嗣,就是神的后嗣,和基督同作后嗣。如果我们和祂一同受苦,也必和祂一同得荣耀。”

  一、大哥沙兴文信主经过

  大哥沙兴文,1943年日军佔领东北时期,在辽宁省草河口火车站工作,是掏炉灰、抬炉灰,那时火车烧煤,草河口火车站于渖阳丹东之间,设为清理火车头炉渣的站,为了掏炉灰,在专设的铁道轨下方,用火泥建的长方坑槽,约十米左右二米深,清炉灰渣时,火车头开来停在道轨上,人跳下去,用长长铁钩掏,炉灰很烫,灰很呛人,掏下灰后再用特大抬筐装上抬到很远的地方。大哥当时十六岁,个子1.6米多点,很苦的工作着。

  大哥长的极俊美,唱歌好听极了。后来日本人(当时火车站日本人掌管)让他去熘火车道(是草河口到祈家堡段距离二十里左右),一天大哥值夜班,天很冷。下午他从草河口站出发,快到祈家堡时,天已很黑,又冷又怕,这时他突然听到奇妙的歌声。大哥会唱当时所有流行歌曲,但这样的沁人心肺的歌他从没听过,他顺铁道从祈家堡返回草河口站。顺着歌声,他找到了教会,就趴在教会窗外窗台上听里面唱歌。天是那样黑,歌声圣洁而温柔。这时传道人李先生(山东人)出来看见大哥,拉他进到屋内,从此大哥归向神,成为神的儿女。

  信主后大哥天天唱教会的歌,再也没有离开教会、离开神。他说:“是神把我从浪子带回家了,……如今我在基督里是新造的人了。”他如获至宝,他祷告:“天父!是你对人类的大爱把你的儿子耶稣基督给了我们,人类从此有了盼望。”

  二、母亲信主经过

  1944年,大哥信主后,一天他拿回家一张画;上面是主耶稣基督怀里抱着一只小羊往前走,后面母羊及一些大羊跟着走。

  大哥说:“妈!有一天你会信主。您看!妈妈跟着主耶稣基督抱的孩子走……。”当时大哥向妈传福音,妈不听。后来妈妈因生孩子后中风生重病,瞳孔放大,被抬到门板上,那地方那时,人在死前还有一丝气,一定要抬到门板上,不可以死在坑上。

  大哥进屋看见大哭:“妈妈!啊,你还没有归向神,你不能死!……妈妈不要死。”就趴在妈妈身上,这时大哥见妈妈头歪了一下。在场的人都小声的说:“人已死了!”……大哥撒腿往教会跑,找来一些信徒,进门就跪下祷告。爸爸说:“人都死了,还祷告什么呢?准是都疯了。”大哥不听,他们祷告一昼夜,一直都跪着,不吃、不喝、不停祈求,祷告。到了第二天下午,妈突然微弱地说:“有人浇水……。”又昏过去了,大哥又惊!又喜!“妈妈活了!……”赶快让人把妈抬到炕上。后来妈真的活了!

  妈妈病好后,头一次去教会聚会,一进门抬头,看见一副画上的耶稣,她立刻站住了说:“这人我认识,我见过祂。”想了一会她说:“是我死的那天,我落到了很黑很冷的地方,冻的透心直哆嗦,正在没有指望时,听见音乐,突然光亮了,见祂身穿发光的白衣,领两个穿白衣的人,脚上好像穿红靴,他们向我倒了一桶暖暖的热水,……就走了。”大哥说:“是!妈当时说有人浇水!”母亲就这样蒙神厚恩拣选,绝处逢生成为主的儿女,活到百岁。

  诗篇一○三篇1-5节:“我的心哪,你要称颂耶和华;凡在我里面的,也要称颂祂的圣名!我的心哪,你要称颂耶和华,不可忘记祂的一切恩惠。祂赦免你的一切罪孽,医治你的一切疾病。祂救赎你的命脱离死亡,以仁爱和慈悲为你的冠冕。祂用美物使你所愿的得以知足,以致你如鹰返老还童。”

  三、神加给母亲力量

  妈信主后,改变很大,判若两人。她是大地主家小姐,信主前,足不出户,不喜欢和人交往,更没有爱心。她在娘家开的私塾馆念的书,后来又去大连皮口念过洋学堂。后来因家业败落无力再去师范学校读书。在万般无奈下,嫁给爸爸沙德胜。爸爸家是回民,在大连一个无名小岛上以打鱼、种地为生。信主后的妈妈勤劳,很乐意助人、施捨,以前不喜欢做事,因着信主后很乐意做。爸爸当时随日本人採矿当翻译(妈妈说爸爸的知识是她教的),经常不在家。1949年春天,家里生活还可以过得去。为了节约,早晨四点多,妈妈起来去火车站铁道路基边捡散落的煤渣,那天早晨雾很重,正捡着她隐约听到车轨一点一点,极微小隆隆声音,一抬头看见雾中一庞然大物,从祈家堡方向开来的火车,霎时间来到眼前。与此同时妈妈突然看到铁道轨中央有一个女人背着小孩,背对火车来的方向也在捡煤渣,她全然不知身后面火车的到来,妈妈奋不顾身冲上铁轨,拽住那女人翻身滚下了路基,火车呼啸而过(火车因是下坡而来,估计开车人是日本人,没有停车)。两人呆怔了一会,那女人突然跪到妈妈脚前放声大哭:“你不是只救了我,你还救了我吃奶的孩子。”妈妈瘦小的身体,脸上还流着血。妈妈说:“我不知那来的勇气力量,是神救了妳。”妈妈带着这个女人信了主。并给她起名叫于清心,我们则喊她于老姨。也是后边我写的于老太太(85岁安息主怀)。

  以西结书三十六章26节:“我也要赐给你们一个新心,将新灵放在你们里面。又从你们的肉体中除掉石心,赐给你们肉心。”

  四、两辆相撞的火车头

  1945年夏季,草河口火车站是双路铁轨运行,当时火车站上的日本人心烦意乱(因为侵略者的结局必败)。车站值班员的错误,使两辆火车头相撞;大哥就在从祈家堡方向来的火车头里。(当时他说是在学开火车,那天是休假。)祈家堡方向来的火车头行驶正常,从草河口站发出的火车出站错误,在离车站一公里处,在叫上站的地方,两辆车头勐撞在一起,两车头同时立起来(每辆火车头热水约2-30吨),车头里烧红的火、热水都喷涌出来,每车头正、副两个司机,大哥车里三人。四人受火、开水烫,当场死一人,三人烫成重伤。而大哥却飞到一个小山头上惊呆了!见两火车头立在那里,像两支面对面怒吼的狮子慢慢倒在公路上。随之升起烟、白雾……。大哥向妈妈讲时,还有流泪,他感谢神的恩典,不但救他的灵魂,还使他绝处逢生。在我上中学时,我还能看见那段公路上的玻璃小碎块(从车站发出的车上装着玻璃),当时在场还有主忠心的仆人刘国华老先生的两个孙子也目睹此事件。

  五、为教会的仆人愿倾其所有

  在辽宁草河口教会荒凉期,有三个老太太。马老太太(106岁安息主怀,临终头三天家中有聚会,头脑清醒,爱心不减);沙老太太(100岁安息主怀,头脑清醒,临终还有祷告中);于老太太。每天在一起祷告,多是不期而聚在某一家里,或上旷野祷告。那时祷告是为战乱时草河口的平安,飞机在草河口扔了几吨炸弹,感谢主没炸死炸伤一个人,在当时是大奇迹,这三位老太太凡事都交给神。

  因为是荒年,我们家在危机四伏的饥饿中度日,母亲领着我们三个人每天饿的两眼发黑,想得到几口吃的填饱肚子望眼欲穿!妈妈辗转悲哀,只有祷告神,求神不叫我们饿死,免得羞辱神的名。一天深夜,突然有人敲窗户,母亲刚推开窗一条缝,突然塞进一块大豆饼约二十斤重(豆饼是榨完油的大圆饼,直径约60公分),等开开窗已不见人影,妈妈跪下感谢全能的神,我们有救了!

  后来妈妈用傢俱换来一小盆玉米小?子,没等吃,来了传道人说:“沙姊妹给点粮吧?”他是通远堡来的,妈听他讲过道,就把一小盆玉米?全给了他。妈看神的教会尊贵荣耀,宁可自己饿死,神的仆人不可亏欠。接下来二哥饿狠了说:“妈你爱传道人,可以把玉米给他,你给我们留一小把熬点稀汤喝也好!”看到二哥饿的挺不住了,妈妈跪下来祷告说:“神!你的怜悯何等丰盛无尽呢!……你知道我的心。”

  这是中午,等到太阳快下山的时候,乡下来了一个农民,我们叫他李老舅的人扛了一麵袋玉米小?子送来了,母亲喜极而泣。那人说他不把米送来坐立不得安,他从乡下出发时,正是母亲祷告时。

  母亲一生这样,对教会、传道人,家里不管有什么,教会尽可量来取,或送到教会。只要手中有钱,有传道人来走时绝不会空手,她一生这样为教会、为传福音奉献所有,乐此不疲。她说:“我们都是神的,我们的所有也是神的。若有钱,那只不过是神把钱托付给我们管理而已,谁要是塞住了怜悯之心,他说他爱主,我不相信他。神有怜悯,我们若没有怜悯,神的儿女不像神就不是神的儿女。”她纯朴、单纯、火热爱主,宽容众弟兄姊妹的心直到见主。

  诗篇三十四篇3节:“你们和我当称耶和华为大,一同高举祂的名。”

  六、神认识我母亲

  1947年,辽宁安东(丹东)到草河口霍乱病成灾,也叫鼠疫、黑病,很可怕的病传染极快,人得上这病的死亡率高达90%。当时又缺医少药,人们也穷困。

  教会一位叫傅渊宏的弟兄,他刚生病时有朋友来看他,离开他家就死了,照顾他的亲属也死了,他家里人跑光了,别人谁也不敢接近他了。

  母亲听到消息后,想到这个弟兄在富有时,经常接济困难的弟兄姊妹。他常亲自扛着米送给缺粮的信主人家。母亲带着几岁的姐姐迎福去了他家。服事他到主来接他时,傅弟兄在最后的气息和母亲唱着“耶和华是我牧者”与主同去了。而母亲和姐姐则安然无恙。我不能不说老人爱主那种清纯、仰望、依靠神的信心是极其可贵,仰不愧心和无伪的信心,值得我们效法。她天天更深认识天上那位至高无上、宇宙中独一的大主宰。可敬畏、可亲近、永活的真神!更要紧的是神认识老母亲!

  诗篇第一篇1-3节:“不从恶人的计谋,不站罪人的道路,不坐亵慢人的座位,唯喜爱耶和华的律法,昼夜思想,这人便为有福!他要像一棵树,栽在溪水旁,按时候结果子,叶子也不枯干,凡他所做的,尽都顺利。”

  七、在绝望中听见神的声音

  1950年前后两年,是我母亲一生中摘胆剜心、绝处逢生的日子,大哥不只是母亲的儿子,更是她属灵的知心朋友,信心的带路人。大哥二十六岁因病被主接走。痛失爱子的母亲痛至骨髓。就在她辗转悲切时,爸爸也死了,家中穷困潦倒,母亲带着三个年幼的孩子,我在病危之中,母亲的安慰只有大嫂和姪儿了。待母亲去丹东找到大嫂时,她早已带孩子改嫁给田弟兄。母亲盼能得一件大哥的衣服给二哥遮体,没要到(大哥有许多衣服)。母亲回草河口时因没钱买车票,蹲在丹东车站角落流泪,一位至今不知姓名的好心人为母亲买了回程车票。回到草河口母亲肝肠寸断,她到山上向神大哭了近一个月,……在家里哭怕不荣耀神。后来她为大嫂的家庭和孩子祷告几十年,求神保守他们。

  在这危困的日子,有人劝母亲把姐姐卖了换两斗玉米好救家里的人,母亲说:“我们或死或活,总是主的人,不卖孩子。”在这种绝望的日子,母亲不埋怨神、不扰人。敬畏、仰望、依靠神的祷告从没停止。

  一天夜里神对沉睡的母亲说:“我怜悯敬畏我的人,直到世世代代!”她突然惊醒余音未尽,就从枕头下拿出圣经翻来翻去找不着这句话。就祷告:“阿爸父神!这句话就在圣经上,我怎么就找不着?”她抱着圣经坐着睡着了。突然!很清楚听见神说:“在路加福音第一章50节。”母亲找着这节经文时喜极而泣:“我的神,你这样怜悯我,我怎样感谢你!”母亲一生看敬畏神是头等大事,荣耀神为中心,读经祷告为生命。

  满了智慧的神,祂不只暗中拯救母亲和三个孩子。祂格外保守大嫂(宝珍)和她的孩子的一生平安。全能的父神慈爱的救主耶稣基督,回应了母亲一生,昼夜不停的每一个祷告。

  诗篇二十三篇4节:“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

  八、行奇能的神

  我外甥小小考大学那年,1983年6月,他放学回来对姥姥说:“姥姥,我们今年考大学太可怕了!”姥姥说:“为什么事呢?”小小:“去年高考时,我们一中老师去友好区三中(市重点校)监考太严格,把三中的考生不遵守考场纪律的学生拽出来三位,这三位学生学习挺好的,由于精神紧张,后来没考上大学。今年我们考大学是友好三中老师来给我们监考。我们今年的考生精神压力太大了。姥姥怎么办呢?”姥姥:“我们为你们祷告,你们只管放心。”小小:“友好三中来监考的全体老师下决心要治一中,我们考生人心惶惶。本来考试就紧张,我们怎么办?”姥姥:“唉!神有无穷能力,只有神加力量给你们……。”

  张国贤老教师来探望,母亲对她说:“请你和我从现在开始为一中今年高考的学生们祷告,……并为他们禁食祷告,一直到考试完为止。”张教师她很乐意。因为教会里有一些大事情她常来住在这儿和老人家祷告通宵。

  离考试还有一天,7月6日这天蔚蓝的天空。午夜十二点母亲的祷告是诗篇六十三篇5-8节:“我在床上记念你,在夜更的时候思想你,我的心就像饱足了骨髓肥油,我也要以欢乐的嘴唇赞美你。因为你曾帮助我,我就在你翅膀的荫下欢呼。我心紧紧地跟随你,你的右手扶持我。”(这时母亲因腿骨折已不能下地了)

  中午小小和几个同学一起从考场回来了!进到姥姥房间说:“姥姥神听你们的祷告了,……今天早晨三中来监考的全体老师在友好到火车站买车票,通往伊春的火车道铁轨断了,他们又去公路运输公司乘大客车,友好到伊春的公路裂一个大口子,汽车也过不来了。我和同学们都心情愉快的考了试。姥姥……我们都万分感动!”(伊春区到友好区距离20多哩,伊春市是林都,各区之间距离都很远。)

  小小如今是大学教授,那一年整个一中考生考的都很好。学校很多老师为这事作见证。

  诗篇一一九篇103节:“你的言语在我上膛何等甘美,在我口中比蜜更甜!”

  九、蒋晓博为耿老姊妹作见证

  我在年轻时,有一个机会可以报考南京神学院,但我那时已毕业二年,要考的学科早已忘掉,那时我考试的目的,只是想为下次的考试摸底打基础而已,并未敢于奢报丝毫考中的希望。

  考试结束几天后,一次又到沙姨的家里去,沙姥姥说了一段我压根就没敢往心里去的奇怪话:“主让我告诉你,准备去南京上学,你已经考上神学院了。”说实话,听了这番话,我当时只当是老人年纪大了乱说,说点好听的鼓励和安慰一下年轻人,而倘若真的说错了的话,又有谁能跟她计较和校正呢?

  以后陆续几次到沙姨的家里去,听见的还是同样的那番话,我呢?嘴里敷衍着,内心的反应和想法还是跟以前没什么两样。

  让人大出所料的是,一次我正在教堂的始建地基上与弟兄姊妹们一起奉献劳动,突然一位弟兄老远地叫我的名字,走近后递给我的竟是神学院的录取通知书!   

  另有一次,我在为家里只有自己一个人信主,而其余的家人则一概地讥讽、抵挡的事烦恼着,跟老人家谈起此事后,没过几天,沙姥又告诉我一个关于我全家将会得救归主的异梦。我听了仍旧是满心的将信将疑,确切地说是信少疑多,因为当时看来,根本就丝毫没有这方面的迹象。然后,几年后的今天,我的全家老少二三十口人,基本上都已经重生归主!

  沙姥的灵修生活是非常令人敬佩的。除了许多的读经默想神的话,每天夜里她都会在十二点、两点钟起身祷告、读经,据她自己和家人讲多年来都从不间断;九十几岁时还给我们前往看望她的人背诵《以弗所书》圣经的前几章经文内容。

  此外,还有许多有关这位爱神的老圣徒的信心、爱心、敬虔的感人见证,一时难以在此用简短的篇幅来写尽。

  沙姥直到百岁安息主怀的日子都在神的恩典之中,耳不聋、眼不花、心里一点不煳涂,大脑反应一点不迟钝,看圣经从来也不戴眼镜。

蒋晓博弟兄 写于2007年10月12日

  十、附录

  祷告使福音复兴

  后来沙老姊妹全家搬到黑龙江省最北边,农垦开发大兴安岭附近,当时信主的人一共只有二十多位,经过沙老姊妹多年祷告,现在一百二十万的人口中,信主的基督徒就有二十多万。

  诗篇九十二篇12-14节:“义人要发旺如棕树,生长如黎巴嫩的香柏树。他们栽于耶和华的殿中,发旺在我们神的院里。他们年老的时候仍要结果子,要满了汁浆而常发青。”

末肢 沙来福 2007年10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