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与今日撒但之争战
施 宁

  当那些邪灵恶鬼只有最后一击的时刻,我们要比往常更加儆醒。与邪灵在末世的争战已经开打;无人能避免涉入,由于我们人类乃为撒但与牠那群恶魔吞食的目标。此一争战,正冲我们而来。我们永生的命运,危在旦夕。

  为了此一行动的呼召,我们这一方要全力以赴。神将我们放在这一情势之中,乃是要激励我们比往常更加以信心来祷告与争战。圣经教导我们说:“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弗六11-12)今日,凡属耶稣的人,必然要与属灵气的恶魔争战。

  我们进入这一场争战之中,方知撒但的权势以及影响之大。撒但乃是无所不用其极的要使我们在地上失去幸福,并且在我们此生结束之后,牠还要带我们进入牠那幽暗的国度,成为牠的受害者。然而,我们也深知撒但的行动是有限的。耶稣基督才是我们的主,而非撒但!

  那是一场史无前例的胜利!在髑髅地,撒但与牠的群魔,站在那里备受谴责:“现在这世界受审判,这世界的王要被赶出去。”(约十二31)第一阶段的审判已经执行,撒但的权利也被剥夺;然而牠还没有被下监入狱,也还没有被丢入火湖以及无底坑。(启二十)牠仍然为这世界的君工,逍遥自在。撒但仍是一个堕落,并被取消权位的天使长。如果我们不警觉,不靠着耶稣宝血的力量来抵挡牠,便仍然会受到牠的诱惑与欺骗。

  认识撒但的计谋

  我们必须要知道我们有一仇敌,那就是撒但。牠从起初就是杀人的。(约八44)牠以极度的仇恨来迫害我们。牠无疑的差派了一个特别的恶魔,或者数个恶魔,来进行对我们迫害,以达到牠的目的。撒但是一个破坏者;牠要毁坏我们一切真正欢乐的期望。只要我们给牠留有一丝空隙,牠便试图毁坏我们的灵、魂、体。当我们面对罪,不坚持,被撒但毁坏的情况就会发生。正如今日我们对神的诫命如耳边风。每当神的国向前迈进一步,撒但也同样进行攻击,每一次的报复都是与神为敌的举措。在讨论地狱时,撒但与牠的群魔策划阴谋诡计,从而产生完善的策略,以发动牠的攻击。牠深知每一个人盔甲的裂缝:傲慢自大、爱世界、依恋地上的事物、肉体的情慾、爱钱财、嫉妒,以及愤恨等等。

  新约曾警告我们撒但的企图、诡计以及谋略。新约圣经更力劝我们,不要低估我们的仇敌,以便能成功的战胜牠,“免得撒但趁着机会胜过我们。因我们并非不晓得牠的诡计。”(林后二11)我们是否知道,撒但引诱我们犯罪,绝非是一时的奇想?在每一个诱惑的背后,都有一个真实的人物在处心积虑的促使我们灭亡。我们习惯只看事情的表面,而不知一个真正的仇敌却潜伏在背后,决心要我们在这一方面或另一方面失足。我们不认为撒但以及牠的群魔是如何的阴狠毒辣。在最后的分析结果当中,我们并不认真的相信魔鬼撒但牠们就在我们的身边;以一种察觉不出的那种微妙的辩驳,营造环境;总之,在在都使我们落入牠们的圈套。

  撒但以引诱我们犯罪来破坏神所给予我们身为儿女的性格。等到罪在我们心中发作,牠就会带我们进入牠那恐怖的国度。作为一个残害人的恶魔,牠要将怒气发洩在我们身上,来折磨我们。对牠最为紧要的,便是阻挡我们达到那有神同在的福祐之地;这乃是撒但因为犯罪而丧失了的。

  任何人疏于防范,任何人无知于撒但以及群魔的策略与企图,就会被掳去而不自知。以某种方法,撒但的论点,使人们信服。他们以那种简单的方式脱离困扰,接受那恶者所给予的。我们看到神的第七诫,它主张婚姻神圣。可是在我们这个世代,这一条诫命为一个宽容的社会所丢弃,拥护婚外性关系。我们又看到孝敬父母以及尊重当政者的诫命,被弄得支离破碎。有些人认为谦卑之路与顺服以求适应,乃是弱者。其实,那是一条坚强之路。能谦卑,需求勇气与力量。每一条道路都有神的诫命作为指标。那乃是爱的道路,是随从我们自己自由的意志;它实际上会令我们的品格得到发展与增强。然而我们却听从撒但对自由以及不受拘束的那种品格的辩解,顺着牠的路线走去,将导至我们的灭亡。儘管如此,撒但与牠群魔的计谋竟能继续得逞。

  我们可能不解,神为何允许我们受到诱惑。在神的智慧的治理下,即使那些恶魔的活动,也可以利用。祂允许牠们来诱惑我们,这样我们可以受到试炼与试探。神不要我们作木偶;祂要我们以真心诚意的爱,将我们自己交给祂。这也是祂给我们自由选择的原因。没有人一定要屈从撒但的诱惑;那些拿着信心的盾牌抵挡撒但,牠就会离开他们逃跑,而神也必会亲近他们。(雅四7-8)这些得胜的人,便会被编上号码,在天上有冠冕为他们存留。

  要想与那恶者有效的争战,首先就必须认知有恶魔的存在。假如我们不来面对我们有一个仇敌的事实,我们就会成为牠们容易于捕食的对象。假如我们相信有群魔的存在,我们就会充满义愤,绝对的来抵挡牠们。我们都要进入与撒但争战的漩涡之中,而我们那永恆的命运就在我们是否得胜或失败。任何人不与恶魔争斗,便要陷入撒但的陷阱而遭毁灭。耶稣希望保守我们不遭此运,曾一再警告,并向我们显示其处境是如此之危险;尤其是对基督徒。譬如说:我们不肯原谅别人,或者不尊重婚姻的神圣,就会成为撒但捕食的对象。耶稣在那不肯怜恤人的恶仆比喻中,就指出那人要“交给掌刑的”。(太十八34)在马太福音的另一处,祂又说,由于不纯的慾念,全身都要下入地狱。(太五27-30)

  在那些接受撒但的给予,选择赞扬他们的自我,以及过一种毫无节制的放纵生活,撒但与牠那群魔的真实性尤为显着。我们已经谈到将来要发生的惨象。有些情况,可以自然现象来解释;譬如说,有碍身体的坏习惯就会使健康受损;然而到了灵异领域,便无法以理性来说明。当人们有意的将自己交给撒但,或者不自觉的透过魔法而震慑牠的力量,或者认为无伤大雅的消遣,诸如降灵术、算命、通灵、碟仙、占卜纸牌,以及占星学等等,这都是将邪灵引进他们生活的力量。以下将举出一事实为证:

  有巫术器具的房屋

  在印度,一间福音宣讲队队员的宿舍走廊上,一个人站在那里,以咳嗽为暗号,要向他的上级宣教士来述说事情。这个人是他所管辖的福音传教士之一。那人以一种颤抖的声音,向他的上司报告说:“先生,石头不停的由我们房子的天花板落下来。每天傍晚,当太阳下山,怪事便开始发生。我们把门窗都关得很严,但石头还是继续落下来。这样的怪事已发生两週之久,我们心中没有平安,请您来帮助我们。”

  宣教士在日落之后,到达福音宣讲队员的宿舍时,他得知晚上的怪事,并知道两小时前也发生过。当他们将窗子关得很严紧,坐在房里时,一块石头落下来,然后又是一块,又一块的落下来。那些石头究竟从哪里来的呢?那不可能由外边而来。莫非是穿过房顶?但那些石头是怎样能穿过屋顶呢?

  这位宣教士于是爬上了梯子,观察屋顶。可是那房顶天花板被那开口壁炉的油烟燻得黑黑的,如若那石头透过天花板,一定也带有油烟。这位宣教士仔细的检查每一种可能,但没有发现任何线索。他站在那里困惑不已。以他那种西方的思维,习惯于作逻辑的推理;像这种怪现象,无法用科学来解释。然而,他却亲眼所见,这种怪事的发生,其他人也看得见。

  于是这位宣教士,召集这一家所有的人,在傍晚时分作祷告,并选择《马可福音》第一章来读;因为在这一章里,那稣曾赶出污鬼。在聚会期间,的确安然无事。但聚会过后,石头又开始从屋顶落下来。这位宣教士,奉耶稣的名斥责那邪灵,但没有产生任何果效。

  当晚,这位宣教士就这样忧愁的离去。心想:基督一定会在这间屋子里得胜,但如何得胜呢?那位宣教队的队员之生活作风是否有问题?翌日早晨,这位宣教士特别提问那福音宣教队的队员,在钱财处理上是否忠心。这位福音宣教队的队员,受到良心的谴责,承认有疏失,并一定会改过。

  其后,整个一週没有石头降落。但在一週之后,又开始落石头,这就表明怪事背后,一定还有问题,若不将之查出,除掉,这种令人烦恼搅扰的事,继续会发生。但究竟是什么事呢?仍是一个谜。

  那位宣教士又来到这个村庄,一位为宣教士提行李的青年基督徒告诉宣教士一个事实:大约在一年前,这位福音宣教队之前任队员,居住于这间房子,曾由邻村召请那位巫医为他儿子治病。等巫医治疗仪式过后,这家人便将巫医所使用过的器具埋于这间房子靠东牆的地下。

  当天下午,那位宣教士会同现任的福音宣讲队员,在他的屋子里寻找埋藏之地。经过一番搜寻,终于找到埋藏之处,起出巫医所用之一切器具,他们经过祷告,将之销毁。此后,整个问题已真象大白,也再没有由屋顶落下石头来。

  向撒但求助的男子

  其实,不仅是在落后的印度乡村,就是身为基督徒的西方人士亦经历到邪灵力量的真实。这个故事是讲一个男子转向撒但,请求帮助。正当福音在西方广传的当儿,这个被魔鬼附身的男子,在一间教会的一位长老,还有牧师,以及他的表兄面前,讲述他的故事。

  在1935年间,他即将结婚时,由于他和未婚妻,都没有经济能力来购买新房内的傢俱。在一间酒吧间,有一位相识的人给他出了主意:“与邪灵订一契约,用你自己的鲜血书写,要对方给你五百马克。然后将这契约在半夜十二点钟,放在桌子上,并且在黑暗的房间,呼唤『路西弗(即撒但),请来!』三次。”

  这个年轻的男子遵照这个主意而行。他割破了手指,用鲜血书写以自己的灵魂作交换,要对方付给他五百马克。在午夜,他呼叫“路西弗,请来!”三次。

  突然间,他感到毛骨悚然;在他的头顶上,出现一双闪亮的红色眼睛。接着,有一只苍白的手由桌子那方伸出。那受了惊骇的男子扭开了电灯,在桌子上是一垒钞票,正好五百马克。他所写的契约已不见了,代之是一纸留言:“明日午夜,在村子的上方交叉路口相见。”

  到了这时,这个男子感到十分不安。他决定明夜不去赴约。可是接近约会时刻,他内心又有一种催逼之感,于是他身怀左轮手枪,还是去赴了约。

  在那指定的交叉路口,他看到的是一个奇丑又怪的身影;那是半人半兽。于是他向对方开枪,发射出他所有的子弹。而那怪物,也就随之在他眼前消失。

  对这男子而言,最使他为难的是那五百马克,无人来催还;所以说,整个事件乃属笑话一桩。他的确用了那笔钱,买了卧房的傢俱,结了婚,然而,自从他收到那笔钱,内心怎样也甩不掉那种不安的感觉。他经常感到有一种邪恶势力在追踪他;他开始有一种被鬼魂缠住的样貌。他的脸满了皱纹,头发未到年龄就已变白。当他坦述这段经历时,年纪不过四十三岁,但看起来像是个七十岁的人。

  在他坦述这件事时共花了两个半小时。其间这四个人(包括那男子自己),都因不时窗子被敲打的声音而惊恐。说来也真奇怪;虽然窗外还有一层百叶木制的窗板,那时都已关闭,但敲打的声音却非木头声,而明确的是玻璃声。儘管他已自白,但这位备受搅扰的男子却毫无释然之感;他被折磨的感觉,仍是穷追不捨的跟着他。

  被邪灵佔有的房舍

  无辜的人,住进了曾操弄灵异事件的房舍,便饱受邪灵恶鬼的搅扰,在西方国家也是常有的事。为邪灵开了门,使得他们居住的房舍,受到了极大的影响。

  一位年轻的牧师被调到很少人来教会聚会的地区。神的话对当地的百姓没有什么意义。而催眠术、占卜纸牌,以及用魔法治病等等的所有迷信却是十分盛行。这位年轻的牧师在这样的新环境当中,不是很自在。在他们的居处,也有用理性无法解释的怪事发生。他年轻的妻子一再向丈夫提示他们的家中,有怪异的事情发生;但这位牧师却一笑置之:“无稽之谈!这不过是变戏法的把戏罢了。”

  可是在一天夜里,所发生的奇怪之事,不得不使他重新考虑那些不寻常的事。睡在隔壁房间小床上的婴儿,突然恐惧的大哭叫喊。年轻的妈妈这时五步变三步的奔到敞着门的隔壁房间,来安慰他们的婴儿。然而,她却惊惧的回到自己的房间,叫醒她丈夫。这对年轻的父母发现他们婴儿的尿布已被扯开,移到别处,并且孩子已在相反的方向躺着,身上有红印,彷彿被一只手掐过似的。

  起初,牧师仍认为那是怀有敌意的捉弄。他遂小心翼翼的检查窗子锁环,以及通向走廊另一扇门的门锁。并且用手电筒照亮每一角落。他们也检查了尿布,看是否尿布造成了刮痕或有紧箍的可能。然而,这对父母并没有发现任何线索,于是,孩子的妈妈又重新安顿孩子躺在小床上,安慰他。接着,父母便回房睡觉。

  可是不久,孩子再度惊恐大叫,这时,孩子的父母一同奔向隔壁房间,发现婴儿的尿布又被移去,并且在相反的方向躺着。那幼小的身体又有手印,像是被一只凶暴的手抓过似的。惊慌的父母于是将孩子抱回,与他们同睡。作丈夫的,此后一直寻找线索,并对妻子说:“这里的确有怪事发生。”

  这时,牧师已几乎相信这房子有问题。至于这怪事的背后究竟是什么,他还是无解。但在私下,他开始寻找线索,以求揭开这神秘怪事。

  一位属教会的年长监督,出来帮助他。在一次私下的谈话中,这位监督指出前任的牧师曾试验灵异的事。过去二十八年,他在这座房子里,与邪灵会过面。

  西方社会中的邪术

  每当堕落的天使,也就是撒但与牠的群魔,对人们施展牠们的影响时,牠们就折磨他们。多少世纪以来,牠们特别捕捉那些主动接触牠们,将权利让与牠们的人。诸如占星术,降灵术,算命,以及以十分笃信,但不祥的魔法来医治疾病,这些都是引入魔鬼撒但,来折磨人的原因。许多人,包括那些自称是信徒的,皆因认为无伤大雅的心理来试试那些法术而受到那恶魔的搅扰。今天,这类人的数目正在增加。看来可能令人不信;但在德国,根据国内税务局的纪录,在写作本文时,已向政府登记的男巫、手相家,以及算命的(未登记有多少,还未知),就比基督教的牧师多出两倍。当年在巴黎,每一百二十名公民就拥有一个男巫;而五百二十名公民才有一位医生;五千名公民才有一位牧师。难怪,就是在信徒当中,与灵异交往的,也佔有惊人的比例。

  这些人,在他们心中没有平安。他们对神的话以及祷告很反感。他们罹患了灵性的痲痺、猜疑、恐惧,以及忧鬱;甚至有时候具有亵渎神的思想与自杀的倾向。他们与属灵谘询者的谈话显示出:这些症状常常可以追溯到个人或者家庭灵异事件的背景。

  有一些地区,纵使是基督徒,当疾病临到,以灵异的力量来医治,是很普遍的。生病的孩子被抱到村子里的一个妇人那里,使用魔法或者唸咒来医治。其结果,当然很严重;因为这样一来,等于欠了撒但一个人情,牠就要参与那个人的个人生活当中。

  一位来自于虔敬的基督教家庭的少女,她告诉我她童年时,有一次病得很重,她妈妈便带她到一个妇人那里;这是在那整个地区的习俗。从外表看,她是得了医治;然而从那一刻起,她就被邪灵折磨。可说是没有一晚不被那些邪灵恶鬼骚扰的。邪灵的骚扰是千真万确的;煤气灯往往在早晨都是歪着挂;而由房间有高声吵闹的声音发出;她的身上还留有被恶魔折磨的痕迹。这个女孩生活在经常惧怕那些邪灵之中,直到她经历了释放,以及耶稣宝血的保护。

  从这一点,我们可以一窥撒但邪恶的真象。撒但,伙同牠的群魔,紧紧跟在我们的后边,盼能掌控我们,以便永远毁灭我们。当撒但与牠的群魔激怒的想掌控我们,牠们对我们的愤恨,使我们每一个信徒都要进入属灵的争战。我们需要以反击来作正面的回应;同时也要在我们的祷告中,来发动信心的真正争战。我们已获得了一项有效的武器来击败仇敌;一种从不失败于躲避撒但击打我们的武器。

  与撒但争战的方法

  这种武器就是信心的祷告。在这祷告中,我们以宣称耶稣得胜者的名来反击撒但。假如我们在信心中呼唤耶稣的名,信任祂,这位被钉十字架而又复活的主,神得胜的羔羊,我们就会发现仇敌不可能在牠对我们的攻击中成功。在此,我们可以应用保罗的话:“又拿着信德当籐牌,可以灭尽那恶者一切的火箭。”(弗六16)

  然而,奉耶稣的名求主,一次是不够的。仇敌通常不会很快就认输。一次争战包括许多战役。我们即便赢得一次战役,撒但或者牠所差派的恶魔即刻准备下一波的袭击。假使我们小胜而未能以信心继续作战,由于我们的疲倦,我们就已经被仇敌俘掳了。如果我们不抗拒牠,就像在战场上一个士兵受到攻击而不抵抗一样。要想不失败,一定要将对方捉住。坚忍乃是在信心之战最为紧要的。

  末世的一句口号乃是:“圣徒的忍耐和信心就是在此。”(启十三10)这是坚持忍耐的一种信心;神的应许以及耶稣在髑髅地的得胜为立场,如下简短的祷告,以耶稣之圣名为武器:“耶稣已打断那恶者的势力,神的羔羊已赢得了争战。”让我们以宣告耶稣的胜利来反击撒但的攻击。让我们赞美耶稣的圣名以及祂的宝血;我们靠着这些而得胜。假如我们不感到疲惫,而坚持并以信心来为我们自己或者他人争战,我们就会经历一个巨大的胜利。撒但每一次的崭新攻击,以及每一次看来的挫败,都使我们要加倍努力,从而耶稣的得胜,更能大规模的彰显出来。

  要战胜仇敌,圣经上指出的先决条件乃是不仅要有耐心与信心,还要遵守神的命令。(启十四12)在约翰的第一封书信里,很清楚的指出祷告得到应许与遵守神的诫命大有关联:“并且我们一切所求的,就从祂得着;因为我们遵守祂的命令,行祂所喜悦的事。”(约壹三22)如果将诸如不遵守神诫命这种阻碍除去,我们的祷告就会将撒但的计谋识破;也即是说:拦阻我们与神之间的那种罪恶除去,就能避免神不应允我们的祷告。

  然而,求神在我们跟恶魔争战时,应允我们的祷告,连一点罪都不能有,这也是不可能的。我们都是罪人,直到我们嚥下最后一口气为止;因为虽然认罪悔改,但却一而再的犯罪。但若任凭不断缠扰我们的罪行,继续在罪行里,拒绝恨恶它们,我们应该採取非常手段来制止。“若是你的右眼叫你跌倒,就剜出来丢掉。”(太五29)如果我们与神隔绝,我们抵挡撒但的信心之战便没有力量。

  那些故意犯罪便是形式与撒但同盟的一种罪过。一方面要跟那恶者争战;而又为罪服事,还有比这更矛盾的吗?撒但会嘲笑我们,蔑视我们,将我们跟牠紧紧绑在一起,称之为伪君子。然而那些每天都在认罪悔改,以羔羊的宝血洗净,就能认识祂的得胜。所以,对自己的罪与撒但力量的争战愈烈,则得胜也愈大。

  尤其是为那些因参与灵异事件而受到撒但权势的捆绑,不得自由的人代祷,更应抱着这种心理。当我们鼓励那些人拒绝与黑暗权势的接触,来接受耶稣,并向祂祈求,我们就会看到耶稣圣名的力量。撒但这时会望风而逃,而人们罪的锁鍊也就会断裂。我们屡次在年轻吸毒者身上可以看到他们靠祈求耶稣的圣名而由撒但的捆绑中释放出来。即使受到恶魔的辖制,我们也确信撒但的权势会被在髑髅地十字架上的耶稣基督摧毁殆尽。

  中国教会的见证

  在中国文革时期,一位红卫兵休假返乡回家后,他惊奇的发现一年前他那美丽而又活泼的妹妹,完全变了样。如今是被污鬼附身的女孩,看来像是一个老巫婆,粗野的扫视她的周围,她的脸庞是苦痛而又扭曲的。她嘴里发出一个男人的声音:“只有一个人我害怕,只有一个──拿撒勒的耶稣!”

  这个作哥哥的,非常苦恼,因为他不知道拿撒勒的耶稣是谁。只有这个人能帮助他妹妹。可是村里的人从未听过这个名字。于是他突然想起在回家的路上,所发生的一件事。原来他搭乘的大巴士在半路上抛锚,由当地的人热心接待,他印象深刻。当他离开那村子时,那位长者对他说:“愿我们的主耶稣祝福你,一路顺利,祂的平安随着你。”

  这个年轻人,不顾一切的要救他妹妹;连夜赶赴那个村庄,相信那是唯一可以找到帮助的地方。有两位男子属于此地一特殊的社团,(在中国北方,有许多信基督教的家庭,这一家是其中之一。)便随着这个年轻人到了这家来帮助他那被污鬼附身的妹妹。

  当这两位男子进屋探望那个女孩,发现她正坐在地上,双手在自己的头发里乱抓。从他们进入屋子的那一刻,这女孩便开始比往常更为狂暴。此刻,她好像一只受伤的困兽,以迷惑而又半疯的眼神瞪着那两位男子。

  “你们要干什么?”声音由女孩嘴里吼出来。那两位基督徒便伸出右手想搀扶她起来。

  “我们是由耶稣的宝血遮盖,我们奉耶稣的名,命令你这折磨人的邪灵,无名的污鬼,由这受害人的身上出来。以耶稣的威权以及奉祂的圣名,我们命令你赶快去耶稣为你预备的那地方;在那里,祂要永远捆绑你。你不能再回来,因为胜利是属于耶稣!”

  他们既沉着而又坚定的一句一句说出这番话来。

  这个女孩在地上打滚;由她嘴里发出男人的声音说:“我走,”重复的说:“我就走,我……”声音已远去,渐渐消失。

  其中一位基督徒走到那女孩面前,双手搭在她身上说:“天上和地上的权柄,都属于我们得胜的主耶稣,妳已在祂的保护之下,女儿,耶稣永远是妳的平安。接受圣灵吧。愿主保守,并护卫妳不受那恶者的伤害。并且愿主帮助妳,在做善工上加添妳力量。阿们。”

  那女孩躺在地上像死了一般。另一位男子将她拉起来,说:“起来,耶稣得胜了!如果人子释放妳,妳就真正的得了自由。”

  女孩的父亲真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看到他的女儿能站了起来。这几个月以来,还是头一次,她的表情又回复正常。那彷彿是她大梦初醒,想要记得一些事情。有许多次,她都是长长吐一口气。于是,那女孩在那几个人当中,看见了她的父亲,便微笑着跑过去。“爸爸”,她喜乐的感叹说:“我又能呼吸了,我又回到您的身边了。”

  印尼教会的见证

  以耶稣的圣名,行使得胜的权力,来胜过黑暗的权势,在印尼基督教复兴地区也得到了印证。下面是派特.奥克塔维亚纳斯的报告。

  他的圣经学院所属的福音队,正面临一个在当地闻名男巫的挑战;他已向众人展示他的魔力之大。譬如说,他数到五,就可以令在左边的公鸡截然倒地而死,或者他望着一只狗的双眼,那只狗便气绝而亡。可是当问道是否能使狗复活,他就办不到了。

  此刻,他向我们挑战。我告诉你们,我可以令人们倒地而亡!谁能有更大的力量?你们的耶稣?还是教我魔法的师傅?

  整个的圣经学院都在祷告中寻求主,但主已给了我们保证,可以接受对方的挑战。当我们的圣经学院全体同仁祷告,我与那个男巫正坐在我的办公室,面对面的坐着。

  “直视我的双眼”,那男巫说:“当你这样一做,便会倒地死去。”于是,他脱去他的眼镜。

  与他对面坐着,我也摘掉我的眼镜。然后,我奉耶稣基督的名,斥责他:“奉耶稣基督的名,我捆绑在你里面那恶者的权势。今天,就让你没有能力。”

  接着,我们彼此直视对方的双眼,结果他砰一声倒地,就如死人;身体僵直,有如木头。

  于是,我与学院的同仁一起祷告,并说:“奉耶稣基督的名,起来。”

  这时,那巫师的身子微微在动。等他完全清醒站起来,他的双眼已经斜了。“耶稣的确是主”,他结巴的说。

  等他渐渐恢复意识,回想刚才发生的事,便说:“但我仍有能力;在二十年前,以魔法将两根金针分别扎入我的双臂,那就是我能力的来源。”这种能力可使他行动如飞。而那两根金针可保护他刀枪不入。

  于是他对我们圣经学院的一个学生说:“拿你的刀来戳我。”这个学生果然照做;而那刀子的确刺不进他的肌肉。那巫师说:“我仍然有这样的能力。耶稣有能力让这两根金针由我身体出来吗?”

  耶稣做到了。我们祷告,再度得到应许,让我们去面对在巫师里面那种邪恶的力量。于是我对那巫师说:“奉耶稣基督的名,我命令那两根金针由你的身体出来!”

  那两根针开始在他体内移动。我们亲眼得见,那针已经出来。有好多证人;我们整个的圣经学院的学生都可为此作见证;那两根针千真万确的由巫师的双臂出来。每一次,当一根针由这只手臂出来,他就仆倒一次,身子僵硬如木;另一根针由另一只手臂出来,也是一样仆倒。于是我求告主名,让他复活。最后,那巫师便承认耶稣基督果真是神。

  另外,我们也有来自非洲以耶稣圣名战胜邪灵的例子。在安哥拉中部,我们一位宣教朋友渴望耶稣那爱的国度能在她那黑暗环境中发光。她极为忧伤,因为认罪悔改的弟兄之一,名叫伊拉克的,仍然受到邪灵权势的折磨。地方教会开始为他在祷告中与魔鬼争战。就在那时,我们的宣教朋友从我们这里收到了祈祷书中的《连祷文》。

  数月之后,这位宣教朋友写信给我们,告知这个《连祷文》“对为伊拉克的争战与释放具有极大的帮助,……伊拉克弟兄已经得到自由;虽然我们几乎要放弃,绝不信这样一个奇迹会发生。透过耶稣的圣名,这位受到邪灵辖制的弟兄已得到释放。而今,他还在我们的宣教会议工作上作了见证。”

  争战中的经文

  在与群魔争战中,高声宣告圣经上的经节乃是一种真实的武器。不论我们是实际上对付受到魔鬼的控制,或者为我们,我们的朋友,或者为所爱的人,受到任何形式上的攻击,我们都将如下的经文融入我们的祷告里来保护我们自己。

  歌罗西书二章15节:“既将一切执政的、掌权的掳来,明显给众人看,就仗着十字架夸胜。”

  约翰壹书三章8节:“犯罪的是属魔鬼,因为魔鬼从起初就犯罪。神的儿子显现出来,为要除灭魔鬼的作为。”

  哥林多前书十五章57节:“感谢神,使我们藉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得胜!”

  诗篇一一八篇15-16节:“在义人的帐篷里,有欢呼拯救的声音:『耶和华的右手施展大能!』耶和华的右手高举,耶和华的右手施展大能!”

  约翰福音八章36节:“所以天父的儿子若叫你们自由,你们就真自由了。”

  约翰福音十九章30节:“耶稣尝了那醋,就说:『成了!』便低下头,将灵魂交付神了。”

  启示录一章18节:“我曾死过,现在又活了,直活到永永远远,并且拿着死亡和阴间的钥匙。”

  我们在信心中的祷告与争战愈多,则经历的得胜也就愈多。每次受到仇敌新一波的攻击,就会使我们的信心更为坚强,从而令我们决心要来征服那恶者。撒但永远夸大牠的手法,牠攻击我们,其实牠是逼着我们以信心来与之争战。结果我们却获致每一件牠所要剥夺的东西:那就是生命的冠冕,与神宝座上的荣耀。

  让我们记住,在我们的斗争中,从不孤独;因为神差派祂的那些神圣的天使来与恶魔争战。我们对这一点的瞭解至关重要。神从高天宝座那里赋与天使巨大的能力,那些属天的战士不遗余力的为我们争战,这一点我们可以信赖;事实上,是绝对要信赖的。在这个世代,当地狱在地上建立了据点,而我们不时的被恶鬼包围而暴露在引诱之下,除了持久忍耐与奋战,还能做什么呢?

  撒但与牠的群魔,“如吼叫的狮子,遍地游行,寻找可吞吃的人。”(彼前五8)假如我们认识到这个事实与争战,天天信靠耶稣的得胜,与祂的天使之大能,那么撒但的策略,便无计可施。儘管牠无情的想伤害我们,却无法产生任何影响。

  撒但疯狂的攻击我们以及违反神的旨意,其实牠不经意的却为神的宗旨服务。由于牠的攻击,我们学会了在信心中的忍耐;在灵命上也有增长;在试验上也站立得住。有一天,我们要承受作为征服者的生命冠冕,也会看到在所有引诱的背后,神的奇妙作为。撒但乃是执行神旨意的工具;不仅是在我们个人的生活当中,就是在历史上对神救恩的工作也是如此。所以我们会以敬畏之心来看上天。即便如今,我们深知撒但那种狂暴的行动,以及牠能力的显示,都在牠全然的挫败中达到了极点。到最后,牠的权势会消失殆尽。最终的胜利是属于耶稣的。所以,万膝都要在祂面前跪拜。而撒但的最后命运,是将被扔在火湖里,牠必昼夜受苦。(启二十10)

  译自:看不见的世界-天使与魔鬼 (The Unseen World of Angles and Dem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