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但以理不也是和我们一样么?
侯秀英

  祷告:

  主,你这位大的神,就是这位看不见的神,我们到今天还不知道怎么样一位大的神。这位神就是我们的父,已经在祂儿子里面给了我们。父阿,你爱我们,把你儿子都给了我们。我们所有的难处,所有的微小,你都在你儿子里面,能满足了你的心;我们也不懂得,你用你儿子升上去,把圣灵赐给我。主阿,我们赞美你,父阿,我们赞美你,父阿,我们赞美你,你所给的,再没有什么给了,都给了,为什么今天还这个样子呢?就是不信哪。也不单是不信,就是不听话。

  你没有给我们吩咐大的,真是像乃缦满身大痲疯,要是叫他爬上天上去,他说要我的命爬不上去,你叫他去水里洗洗。他就讲那么些情理哪。哦,主阿,到底你以最小的吩咐我们,我们都不听哪,我今天也是这个样子。哎唷,主阿,我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藉着圣灵开我们的眼睛,照明我们心中的眼睛,看见父已经把这个赏赐了我们。又留我们在地上就是你的满意。

  主阿,今天晚上读的这一章,今天在家里也想一样,也读一读,觉得是这样是那样,但是到后来的时候就觉得,哦,主阿,但以理不也是和我们一样么?但以理他的生命也就是亚当下来的,但是你就藉着他看见天,看见地,看见那永远的,看见神在高高的宝座上,也看见世界的末了,也看见世界的凶恶,也看见世界的王权,也看见世界的阴翳自高自大,看见它的败落,……赞美主,主阿,不是我要作个奇怪的人,乃是你把你这丰富、奇妙、完全都给了我们。今日晚上你在这里带我们读这一章,这么宝贝,我们觉得不会读,也不懂。就在这不懂得之中来感谢主,但以理也是不懂嘛,神那里知道他不懂,就告诉加百列说,你去告诉他,赞美主,哈利路亚。

  主阿,我们读这但以理书,我们觉得难,但是今天下半天,我也说怎么的,感谢主,他也不懂得,但他在那里听见主对加百列说,你去对他说,赞美主,天使岂不都是服役的灵,要叫我们蒙恩典,赞美主。开我们的心,开我们,靠着主的名,阿们。

  异象─世上国度与神的国

  第七章异象,第八章异象,第九章也是异象,第十章呢?也是异象,第十一章也是异象,第十二章也是异象。

  我们就读哥林多前书第二章第9节至完。同声读:“如经上所记:『神为爱祂的人所预备的,是眼睛未曾看见,耳朵未曾听见,人心也未曾想到的。』只有神藉着圣灵向我们显明了。因为圣灵参透万事,就是神深奥的事也参透了。除了在人里头的灵,谁知道人的事?像这样,除了神的灵,也没有人知道神的事。我们所领受的,并不是世上的灵,乃是从神来的灵,叫我们能知道神开恩赐给我们的事。并且我们讲说这些事,不是用人智慧所指教的言语,乃是用圣灵所指教的言语,将属灵的话解释属灵的事。然而,属血气的人不领会神圣灵的事,反倒以为愚拙;并且不能知道,因为这些事唯有属灵的人才能看透。属灵的人能看透万事,却没有一人能看透了他。『谁曾知道主的心,去教导他呢?』但我们是有基督的心了。”(林前二9-16)

  这多少年了就读这一章,就是这样读下来,好像这些若用头脑想就是望尘莫及。但不,这是实在事情。今天在家里读这个但以理,就想到这里这一章神就说到圣灵的事。前边这半章是什么?都说了是什么。什么都说,要说我们这班老小孩信神的话,这个但以理,他被掳去的时候是个年轻人。他陪了四个王。第一个王是谁?尼布甲尼撒。第二个王呢?伯沙撒。第三呢?大利乌。第四呢?古列。这其中隔了多少年我们就不知道。圣经说,他陪了四个王。他的性情和我们一样。但是读但以理这本书就怕了。你读读一共十二章。前六章就说事情,那些事情若不是个属灵的人,就没法办了,是不是啊?前六章你说难懂么也好懂。

  第一章是什么?他们被掳去在王宫里,也不吃王的膳,也不喝王的酒。

  第二章呢?梦见一个大像。我小的时候头脑就领会是个大象哪,不是个大象,乃是个大像。是什么像?大金像。是牛像?是马像?是人的像。第二章是个大金像,大金像就是从巴比伦一直到主耶稣再来。所以若不是主耶稣开启我们,从巴比伦作王那个时候,一直到主再来,你怎么知道呢?他那里有一句说是没读进去,我想还读进一点点。

  看这个像,这个像是什么样子呢?头是金的,膀臂和胸呢?银的,肚子和腰呢?铜的。腿呢?铁的。脚和脚趾呢?半铁半泥。很大的像站在他面前。等末了来了一个什么?看见不是人手所凿的一块石头,从山上下来,就砸在那个脚上,这个像就像糠?,你若说不懂得,主叫我们读读,我觉得还好。那么大的像,那个像是什么像?金、银、铜、铁、泥,全世界的东西可用这五个东西都说尽了。越往下是越好,或越不好?不好。打在那个脚上,它就成了如夏天禾场上的糠?,又来了风把它吹散了。吹散以后,这块石头就变座大山。大山大得多么大啊?充满天下。就从但以理那个时候,神就叫他在祷告中看见这件事。但以理一点也不明白,他迫到这个时候,他就和他那三个朋友去祷告,神就在异象中向他显现。

  第三章呢?王听了这个梦,觉得怪好,他又是个金头,就作了一个全金的像,巴比伦王丰富不丰富?从头到脚高六十肘宽六肘,这是老高的,是金子的,这个金像六十肘有几层楼?现在这个楼四层并没有多高,这里好几层楼高,这个大金像要拜嘛。前六章就是说出一些人所做的一些事情。

  后来那三个人摔到火里去了,感谢主,就这一摔,所有来拜的人都转向谁身上?在杜拉平原原来是看那个大金像,等到把那三个人都绑起来往火里摔了,他们的眼睛都转到那里?都转到三个人身上。对嘛?都转到三个人身上,也转到火窑里去,等一等,他们从火窑里出来了,这些人都转到他们身上没有?这实在是神的话和现在一样的,连反抗神的大国弄在火窑里,罗马尼亚弄在火窑里。匈牙利……我们眼睛也统统转到这些人身上,对么。

  第四章又是异象,做个什么异象?还是巴比伦王又作了一个异梦。一棵大树从地里长出来,长得高不高?前面那个像极其高大,这棵大树也说极其高大,树高顶到那里?顶天。结了许多果子,但是他就在梦中看见来了一位圣者把那树砍掉。

  但以理这本书是把世代都说得这么清楚,天上的使者来,听上边的命令,要把这树砍掉。不但砍掉,而且把那树墩锁着。

  第五章说什么?说伯沙撒王请客,又一个异象出来,一个指头在牆上写字。这一本书啊,神藉但以理向我们说话,神所做的都是我们头脑想都没法想的,办都没法办的,那么但以理就解释这个异象。牆上写的字是什么弥尼弥尼,提客勒,乌法珥新。“讲解是这样:弥尼,就是神已经数算你国的年日到此完毕。 提客勒,就是你被称在天平里,显出你的亏欠。毗勒斯,就是你的国分裂,归于玛代人和波斯人。” (但五26-28)就写的这些,他就给他解释。

  第六章没有异象却是事实哪,就是不许祷告。

  第七章看见这个异象从海里上来,几个大兽?四个大兽。

  今天这个第八章也是看见几个兽。所以在神的眼里,这些强权强梁,这些有能力的在神眼里都是兽。

  第七章那个兽是狮子、熊、豹、可怕的兽,还有……这一章的兽好像好一点,公绵羊一只,还有公山羊,但也是兽。【注】

  神的国在圣灵中降临

  再读约珥书第二章28节至完,同声读:“以后,我要将我的灵浇灌凡有血气的,你们的儿女要说预言,你们的老年人要做异梦,少年人要见异象。在那些日子,我要将我的灵浇灌我的仆人和使女。在天上地下,我要显出奇事,有血,有火,有烟柱。日头要变为黑暗,月亮要变为血,这都在耶和华大而可畏的日子未到以前。到那时候,凡求告耶和华名的,就必得救。因为照耶和华所说的,在锡安山,耶路撒冷必有逃脱的人,在剩下的人中必有耶和华所召的。”(珥二28-32)

  这些我们就这样读过去,实在到了这个时候,神要把祂的灵来浇灌。浇灌的时候老年人要做异梦,少年人要见异象。我们不是去求这个异象,是神给我们的,这个圣灵来要做这些事情。给我们,不要去求,连方言也不要求。圣灵来的时候,祂来了,浇灌了以后就出来什么?就出来了方言。祂来了就带来了这个。比方一个子粒种在地里,若不种上了,自然显不出一个形态来,一种上了,它就出来它那个形象,这都是实在的事情。

  我们还回到第八章1-4节:“伯沙撒王在位第三年,有异象现于我但以理,是在先前所见的异象之后。我见了异象的时候,我以为在以拦省书珊城中,我见异象又如在乌莱河边。我举目观看,见有双角的公绵羊站在河边,两角都高,这角高过那角,更高的是后长的。我见那公绵羊往西、往北、往南牴触,兽在牠面前都站立不住,也没有能救护脱离牠手的。但牠任意而行,自高自大。”

  16-19节:“我又听见乌莱河两岸中有人声呼叫说:『加百列啊,要使此人明白这异象。』 他便来到我所站的地方。他一来,我就惊慌俯伏在地。他对我说:『人子啊,你要明白,因为这是关乎末后的异象。』 他与我说话的时候,我面伏在地沉睡。他就摸我,扶我站起来,说:『我要指示你恼怒临完必有的事,因为这是关乎末后的定期。』”

  这里说到事实是地上的事实,我们有的时候说这些都是虚空了,这个也对,但我们神,连不信的也包括在内,这些事都在祂手里,而且祂还喜欢叫这些蒙恩的人知道。这个但以理书就这样说。祂愿意叫我们知道,你家里有一只小猫,你要不要今晚来聚会叫小猫知道?你告诉牠不告诉牠?我今晚要去聚会。我情愿不告诉牠。我们向神比起来,我们连小猫都赶不上了。这真是希奇,神竟然有事情和我们这些人说。我们连想都不敢想。看见这些不懂得,不、不,祂和但以理说,就是要向我们说话。祂叫但以理的异象看见这些,意思是叫我们也看见,也不一定得看见一只大羊,要知道。

  以色列人就回到他们的地方,巴勒斯坦。有的时候就看见报纸,我们眼睛看主耶稣,一面也要看祂历代所拣选的这个民族,连耶稣在地上的时候,祂在钉十字架以前,也说的这个。祂说你们看见无花果树发嫩长叶,就知道夏天近了,无花果树就是指着犹太人说的。祂说,你看看那棵树,你知道主来的日子近了。祂要我们看它。

  第一次大战的时候,我忘记是看报上或是看什么,觉得有话在我里边。那个时候德国元首俾斯麦,很有本事的一个人,他不是也杀犹太人吗?他就问一个牧师说,你们这些信神的人,说神是真的,圣经是真的,我不要听你多对我说,我不要听你说一些,你就说一句。这个牧师也真是属主的人,他说:“你就看看你国中的犹太人。”他看,他虽然恨他们,他却觉得这班人是希奇的人。

  但以理这本书,上个礼拜我们读第七章有没有说,圣民、与圣民交战,折磨圣民。圣民大体上说就是指着这一班以色列人。我们按着新约加拉太书说,我们也是圣民。我们读加拉太书第六章16节:“凡照此理而行的,愿平安、怜悯加给他们和神的以色列民!”而且加拉太书第三章说我们是谁啊?第7节:“所以你们要知道:那以信为本的人,就是亚伯拉罕的子孙。”我是谁啊?就是亚伯拉罕的子孙,就是以色列人了。再读14节:“这便叫亚伯拉罕的福,因基督耶稣可以临到外邦人,使我们因信得着所应许的圣灵。”这个圣灵是个大事啊。

  圣灵在聚会中行事

  姊妹,我以前就觉得不能、不配是大事。我越过越觉得这是个大事。我上一个礼拜天中午的时候在一个姊妹家里,有几个姊妹在那里交通。其中有个姊妹她从来没有和我说什么,她就坐在我旁边,她也笑嘻嘻的,她说侯姊妹啊,我和妳说,这些年啊,你向我说的耶稣我都听,我也愿意听,我也愿意信,就是妳说圣灵我就讨厌了。我一点不知道,不过我里边也觉得,好像有一个东西在这里。我说妳这回讨厌不讨厌,她说:我这回不讨厌了。

  神做了一件事情,前几天不是某某街有三天聚会么?大概就是第二天她坐在半后边不后边,我那天也不知道是怎么的,就说起圣灵来,就传这个圣灵,我说这个姊妹啊,妳怎么到今天这个样子,你这些年啊,我也不知道,等一等这面又坐一个,我就又对这面前边这个,我也不晓得那么些姊妹,我也没有提起名字来,就是这个半后边不后边的姊妹,我说这些年妳是怎么的,我以前和妳交通,好像碰不着妳,妳是怎么的,妳不接受这个圣灵,等等聚完了会,那么就有祷告了。就祷告,我也不知道,我听见有的姊妹就在那里蒙恩了,圣灵就临到她了,我也不知道是谁哪?

  过了一些时候,一个姊妹就向我说,妳知道么,那个姊妹接受圣灵了,我说,感谢主,那天吃饭她说真宝贝,她的先生是不要主的,头脑大,台大的教授,她说,他就对我说他要受浸了。她说,他说要受浸这是好的事情,她说,我就感觉他的身体那些日子就不大好了,大概他也就想到,我一旦过世怎么样?他没有说这个,他只对他太太说他要受浸。你看这个太太姊妹哪,我守着她,我也就这么说,她说,你的身体这个样子啊,你也不能去聚会,我就请个弟兄上我们家里和你谈谈话,觉得你能受浸么?如果认为可以受浸了就受浸。

  你看,我们拿着主就太好了,太好,先生还好,说,你怎么不叫我和那些人谈谈?人家都到聚会处去受浸谈话,你却叫弟兄上我家,这怎么好?我去,我去,我去。我觉得他说这个话已经变了!那天晚上,他早就感觉手也不太对。

  那么她就受了,我也不知道这个姊妹受了,到聚会结束的时候,有的人要走就走了,有的人还在那里祷告,她一祷告,大概圣灵就在那里浇灌。我也不知道,她被浇灌了,说方言了,浇灌过就回家了。看见先生坐在沙发上,还会说话,可是脸有一点儿变,她早一点回去还会说话,他还叫她做什么,把它做了,第二天他身体就不好了!这个姊妹说,若不是圣灵在我里边,我就没办法,三个孩子都在美国,她说我心里从来没有试过,我心里就那么平安,从来没有尝过,心里的平安,说不出来的平安。这些朋友来看我,就说,妳怎么还好好吃饭?我说我就还好好吃饭,这一回她尝着圣灵的味道了,所以这一个礼拜天她就和我说了,侯姊妹,妳这些年说起耶稣,我也能听,妳说起圣灵来,我就不喜欢,这是神做的事。

  在这一章上也是满了这个圣灵,但以理这个人,全书上说了好几次,这一个人里边有什么?有圣神的灵。他心中光明,我们信了耶稣,这个耶稣说不出来,我也不明白,不会说,但不会说还要说不会说的,圣灵在里边,你吃饭了没有?吃饭了。这里边什么味道说不出来,你吃饭了没有?什么味道,你不知道,怎么不知道?知道而不会说,真正和主遇见的事是知道而不会说。她欢喜的,我说妳这些年啊,我也觉得妳这个样子。她说妳说圣灵我就不要听嘛,里边就说,哎唷,你又说圣灵。

  这个圣灵是个大事,圣灵是神里边的灵,圣灵是基督的灵,你唸圣经哪,神的灵,基督的灵,圣灵。有一天弟兄就说我看圣经,赞美圣父、赞美圣子,怎么也不赞美圣灵呢?我也不会回答,是嘛,都是父阿,我感谢你,我赞美你,连耶稣也这个样子,赞美救主,圣经都没有赞美圣灵。是么?因为神把祂自己托给圣灵,基督也是这样,所以圣经你读的时候说基督的灵,神的灵。

  我在山东的时候就碰见一位张弟兄,他常常去看我,有一天他上我家里来了,他说罗马书第八章,怎么神的灵,怎么圣灵,妳说说我也不懂得。你慢慢跟随主,你不会说,但是你里面总觉得是,就是这件事。所以圣经说,圣灵,圣灵在我们里边,基督的灵在我们里面,叫基督复活的灵住在我们里面。那叫基督从死里复活,也藉这个灵使我们必死的身体又活过来,所以我们这些老孩子也都要从主那里什么?活过来。

  我们真是个财主哪,这些话一句一句都是真的哪。都说,来:都是真实的,是可信的。唸的人,又遵守的人有福了,真是我们不会,你就把祂信进去有福真有福。这个福真是个大福哪!他看见谁啊?先是看见异象,这异象我也不懂,那么神就好好的和他说说,这只公绵羊,就是玛代和波斯,那两个角就是玛代和波斯,他不只头几节就是看见一只绵羊,第二个就看见一个什么?公山羊,那么他不懂得,他就看牠往那里跑。就往西、往北、还往南。没有说往东,第二个牠就往那里?牠就往绵羊这里来,……我们没有工夫看那些,我们就看这两只羊。

  看第4-8节,“我见那公绵羊往西、往北、往南牴触,兽在牠面前都站立不住,也没有能救护脱离牠手的。但牠任意而行,自高自大。我正思想的时候,见有一只公山羊从西而来,遍行全地,脚不沾尘,这山羊两眼当中有一非常的角。牠往我所看见站在河边,有双角的公绵羊那里去,大发愤怒,向牠直闯。我见公山羊就近公绵羊,向牠发烈怒,牴触牠,折断牠的两角,绵羊在牠面前站立不住。牠将绵羊触倒在地,用脚践踏,没有能救绵羊脱离牠手的。这山羊极其自高自大,正强盛的时候,那大角折断了,又在角根上向天的四方长出四个非常的角来。”

  看见这个他不懂得嘛。第16节:“我又听见乌莱河两岸中有人声呼叫说:『加百列啊,要使此人明白这异象。』”加百列受托付的,就是叫人明白异象。

  感谢主,有一天加百列到马利亚那里也是个异象,也是个实在的事,加百列的职事是叫人看见异象。加百列就对他说了。第20节:“你所看见双角的公绵羊,就是玛代和波斯王。”这只羊是谁?圣洁的公绵羊,就是玛代和波斯两个王。这两角指定了就是这两个国。看见圣洁的公绵羊就是玛代波斯。那么第一个神来向他解释,他看见一只绵羊,绵羊也长两个角,而且那个后角长得比以前还要大,玛代波斯已经应验了没有?应验了,这是在第七章上说了。第八章上又说,牠是只绵羊。说了,后来第二只羊呢?第二只羊就是希腊王。那么这羊两个眼睛当中长什么?长个大角,就是头一个王。你说我们不明白,这个话也讲给我们听嘛。

  我读到但以理书时,我就心里想能读一点小亚细亚那边国家的历史倒好。可是我也没有时间去找找,我也没有这个书能读读那个地方的历史,如玛代、波斯。他们就在以色列国的东边。亚拉伯那个时候是个大国。那个国王还到台湾来了,就是伊朗吧。那个王叫巴维特。这个地方产煤油。就这个地方,不是光指一点点哪,那个国家很大。

  这现在以色列人的,他们就把那个地方也改变也种水果,长的那个水果,我也不晓得对不对?有一天,我在新加坡,有一个人说,那个水果是从以色列国来的,我问是从以色列国来的么?他说是的,是从以色列国来的。

  这地也变了,某弟兄不是前几年经过那里,他看还是石头沙子很多,所以他们很容易等到一不满意了,拿起石头就打了。

  什么时候神的咒诅,神的震怒一来,人就被杀,房屋就拆掉倒塌。就这个样子。神在以色列国实在做了,祂是不变的神。昨天祷告谈谈说耶稣不变,我也不是故意的要难为这位姊妹,我说我进去晚一点,你们都在那里祷告不变,我在那里还要祷告,祷告什么?我说主阿,赞美你,你是不变的主。祂变不变?祂是不变而变的主,是不是啊?祂说的那个流奶与蜜,迦南地流不流?但是以色列进去以后真是流奶与蜜,进去住了大概是三十几个王,他的国就叫罗马佔去了。杀了耶稣以后,又住了七十年,把以色列国都分散了,那个地又不好。神是可信的,也是可怕的。圣经说,我们的神是烈火嘛,要烧真是烧啊!

  圣灵召集聚会

  27节:“于是我但以理昏迷不醒,病了数日,……”是不是看异象会病?我今天就想若没说别的,就说这里。不是看异象会病。

  我在山东的时候,神的怜悯,我们那里有个圣经班,那个圣经班真是主自己召集了那个班。圣灵在那里降临,那么多得救的人,一得救,他们就爱慕主的话。他们自己来了,先是附近的男女学校的教员,来么就上这个西国教士的家里,他说我们一块儿读读圣经,那么我们几个人就读了,越读越多,她客厅和饭厅连起来敞开也不小,就坐不下了,后来又换一间大的房屋。

  实在感谢主,圣灵在那里一直到有一天,主叫我从那里出来,出来以后,他们还有那个班,主就自己召集那么些人来,也有不大识字的,也有书读得很好的,也有一个字都不识的,我们今天说这里受了圣灵,我们说圣灵是一个灵,不知道,好像是不大像那个地方。

  我以前在那里住了那么些时候,从来没有召集人来,还有从青岛去的,我们也没有章程。也没有太负责去管理的。他自己带一点吃的东西,我们也没有告诉他你自己带点吃的东西。他自己带着来,他说我们在乡间也不大聚会,听不着,知道你们在城里多有一点聚会,我带着一点小米,来嘛,在这里住下。做饭的时候你们给我做一做,我就在这里聚会嘛。

  也不知道主就带一个女的,一个男的来,我和你说,我们有的时候几十个人,七八十个人就这么聚会,一年到头,到了过年收庄稼的时候,他们就回去,到了时候他们又来了,赞美主,这是主做的。圣灵在那里浇灌。不识字的,来就识字了,谢谢主,识字的就去传福音。

  最高的属灵病

  这里说这个病,这是最高的病,这是最属灵的一种病。我想生这个病的人很少哪。你也没有看见异象。神要但以理看见这关乎末后的事。神今天要叫我们懂得,是关乎末后的事。姊妹啊,这个末后,越弄越难,越弄越可怕,越弄越不讲情理么,讲情理不是不关你的事。不讲理到你家里来了,你的孩子们在我那个年纪,那个时候也是不听话,可是那个不听话好像比现在还轻呢,你看现在不顺他们的意思,就和爸爸妈妈瞪起眼来了。

  我到台南,愿主的血遮盖,这一家是个孝敬父母的家。在青岛时我就认识他,那时他是在灵恩会,他也不喜欢我不在灵恩会聚会。来到这里以后,这位于姊妹也就在这里聚会。她家的孩子实在孝敬,愿主血遮盖。爸爸回来的时候,孩子们就赶快拿拖鞋。连我到那个家,大的都十六、七岁了,那个小的,哎唷那个甘心。我就说,我来我来,他爸爸就说我们的家风就这个样。我说,你怎么教导,他说我们待老人就是这样,他们看见。我们就这个样,这祖母活着的时候,散了会,我去的时候,她要谈谈,这个儿子是橡胶厂的厂长,就站在这个外边。我看看这家的孩子一个一个都这个样子。连那些孩子娶媳妇都是经过妈妈批准。他妈妈若不同意就不行。很少看见这么好的家庭,也不是勉强的,每一个都笑嘻嘻的叫侯姑姑、侯姑姑。这真是蒙福的家庭。

  但以理看见这个大异象,于是就昏迷不醒,病了数日,然后起来办事,等到一个人实在是被主开启,看见这个大异象,我们这个身体受不了,我们是罪身哪,当约翰那么爱主,被充军在拔摩海岛,主耶稣向他显现。他一看见主耶稣,他就仆倒像死了一般。主耶稣来按着他,说,我曾死过现在又活了,……。这属灵的真理,我们实在还差得远呢?这个但以理在这里,就这件事情。

  有一天,我不知那些姊妹谈到这儿还熟一点,她说我病了,我不知道是不是但以理这个病?我说妳还离着远了!这不是在这里,是在大陆的时候。这些病不就是我们得罪主了,受了责罚了,有许多的样子(例子),圣经中有许多的样子。

  祂叫我们不懂,有了问号了,你不要灰心,祂就叫我们懂,这就像圣灵,我这些年就是有问号到底是怎么的,越是这些被主用的人,祂就越说不是。我们受这个圣灵是刚入门啊!姊妹是刚入门,这件事都在圣灵里。今天又读到第二章,那里说神深奥的事,也要向我们显明。

  但以理这卷书实在宝贝,他病了,他说到末世,凡有血气的,都要看见异象,我们不会改变,我们对着圣灵轻看,不是就拿圣灵当一个东西来用,因圣灵来了,你们必得能力,拿着当能力用。祂是神啊,你可不能说,有蚊子来咬我,快,圣灵啊!来打打吧。祂不是D.D.T.打打灵不灵?那是个没有位格的D.D.T.。今天圣灵是有位格的,祂就是神哪。到今天我们没有拿着圣灵就是神。

  在云南孤儿院里,圣灵降在孤儿身上,他们就跑到街上向人传福音,神就这样做,也就是最近,不是最近这几十年做的。神在山东在我们那里也就是这样做,圣灵降下来,在许多牧师、长老和信徒身上。不是山东好,是主怜悯我们,圣灵在那里大作工,好多人都悔改了,我有一个哥哥是个难办的人,也是圣灵在那里大作工的时候,几十年的鸦片也没有戒就断了,主就做事情,这是圣灵,要信祂,要祷告,祂领我们一个入门了,祂要领我们懂得神的深奥的事,而且叫我们以神深奥的话来解释神深奥的事。所以三解释二解释,弄得你就是这个样子,他自己若没有经历这件事,他要讲得对是不会(不可能)讲得对的。

  我说一件实在的事。这些姊妹们,神藉着你们生了小孩,你们会说那个生孩子的味道,对嘛。至于那些护士也学一学,也学了接生,她说是说啊!你听着她是说人家,对不对?你没有经历这件事。这个圣灵是件事情,没有经历的人,说着说着就是不对。你没有到北京去,叫你说北京那个颐和园,你不会说,你去走一走,虽是一点点,你会说那个大的皇宫,你里边是看见的,这个得看见,感谢主。

  圣灵带我们也是,哥林多前书第二章,保罗说,我在你们那里,又软弱,又惧怕,又甚战兢。我们现在说有圣灵,实在没有圣灵,多半都是说,现在传福音、传什么的没有问题了。主来了话,好几年我读到那里,就说,这是个什么?又软弱、又惧怕、又甚战兢,叫我们知道,不是靠人委婉的言语,乃是靠着圣灵和神大能的明证。

  又软弱,那今天我们在这里我们都不怕,这个姊妹在这里说她有心病,你也不怕,你看她坐在那里好好的。你说有胃病,也不怕,若是有的姊妹摔在那里,你来摸摸这里(心脏)还会跳,还有脉博,你就怕一点了,但是还不怎么怕,你真的看见摔倒了,你怕不怕?这个就来了,又软弱,你没法办她了,她活着你能讲道给她听。每次我们传道,该传什么,得圣灵带到对死人那里传道,对死在过犯罪恶之中的人,你怕不怕?像是对死人传道,对死尸传道,你怕不怕?这个我们还没有被圣灵带到这样,要是真是这个样,你怕不怕?

  圣灵大能的显现

  又软弱,要是你软弱,你不能走,我还能挟着你走对么?还能扶着你走。若是今天我死了,你扶不扶?你扶不来了!你就赶快找车来了,送到那里?这些圣经上的话,得圣灵带我们。又软弱,又惧怕,又甚战兢,那味道你试着没有?怎么样?就台南这个老顾姊妹,一个孙子叫大夫打了一针,死了!妈妈拖着这个儿子就哭起来,这个老祖母从楼上下来,这个老祖母就说,现在跪下,跪下,祷告。这才到了事情来到,说,说我们认识神,这才是真东西呢。祷告,祷告,就嚥了一口气醒过来了,那个医生拔腿就跑了。我好几次到台南去,就是这一次主怜悯传圣灵。我也和你说实话,我就传这个圣灵,我不会说这个比方,圣灵好像小孩子的妈妈,做了好多的菜,碗都弄好了,我给它端出去,端得哩哩啦啦,就这家那两个孙女,那一晚上,就被圣灵大充满,浇灌,大说方言。她们欢喜得从来不知道,就这个样子。

  我去年不是也去了,从那里回来,她妈妈陪我,她儿子也在那里,她说,这就是死了的那一个。我的婆母,祷告,所以她的孩子,她的孙女都信了主。我说你怎么得救呢?就是我的奶奶,我就看着她,神在她身上,我就信了耶稣。家里起了火了,火就烧、烧,风就吹到我们这里,把我吓得……,我就说,奶奶起火了怎么办?她就说,跪下,跪下,我们就祷告,祷告,祷告,我去看看去。她说,主阿,奉你的名转这个风,风真就转了。哦,我们姊妹,我们有许多的工作,我们不用形式上的传道人,你是不是传道人?是不是?她祖母虽然已经过世了,但她祖母所做的事一直活在我们里边,那我们所信的这位主,这个,主不行哪!不行哪!祷告吧,我们感谢主。

  祷告:

  主阿,我们向你说,我们亏欠。我们还得仰望你,就是我们亏欠,还不能拯救她,拯救是出于你呢。

  主阿,无论怎么你已经救了她。你在她里面,几年她被魔鬼捆绑。她没有喜乐了,不但没有喜乐,且和神家儿女断绝,主阿,你在里边,我们在这奉你的名为她祷告。前几年你实在叫我们祷告,祷告,你在那里听了,做了,做了!哦,主阿,主阿,主阿,还仰望你自己在那里做事。你能叫巴比伦王七年和个野兽一样了么,你到了有一天,叫他的心复原过来。主阿,叫姊妹把她的心明亮起来,还有其他的。靠你的名,阿们!

摘自:《七筐》蒙应允刊登

  【注】:但以理虽然是被掳的百姓,但神藉但以理在巴比伦执掌权柄,向外邦君王宣告神的审判和赦免。说明神藉属神的先知在列国掌权。(但三3、四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