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爱的教育法(十)
鲍思高

  应该怎样惩罚和宽恕?

  类思.赖沙那是一个十二岁的孩子,生性好动,活像一滴水银似的片刻也不安宁。他来到鲍思高的青年中心时,曾给长上们带来了重大的麻烦,因为他好似一匹野马般,难以使他驯服,无人能使他安静下来。在未来此地之前,他一直生活在乡间,过着那种自由自在的生活,所以憎恶任何规矩的约束。鲍思高用很大的耐心和容忍时常注意他。

  有一天类思突然害起思乡病来,他等太阳下山后,就趁机逃离青年中心。走了整整一夜的路才回到自己的家乡。他的回来确实出乎他父母意料之外,他们立刻把他送回杜林。鲍思高微笑着收留他,没有提到半句有关他逃走的事,除了安慰他之外,还给了他一些糖。从那孩子的脸上,第一次显出了微笑。就这样,鲍思高成功地驯服了他。他发现在那个孩子身上有各种天才;灵活、慷慨,有义气,富情感,聪明,记忆力也强。

  62年秋季的某一天,鲍思高在一群孩子中间,类思也在其中。鲍思高忽然举起指头挥动着说:“你们中间有一个人将来会成为主教。”这个预言真的实现了。类思那个无法被人驯服的小野马,后来果然作了主教。

  惩罚和宽恕确实是个棘手的问题。究竟应该怎样惩罚呢?

  鲍思高曾说:“不要妄用惩罚。我们要使孩子觉得,我们对他的惩罚确实是一种惩罚。举例来说:有时只要注视一下,就足以使孩子哭泣,因为他觉得父母对他的注视,好像是自己已经被父母所抛弃。”所以在真正需要时才惩罚,即孩子明知故犯,不服从一个已经解说明白的命令,或孩子真正犯了错事而又应当处罚。你若使用武力,不但得不到效果,反而使自己的威信遭到损失。

  这里有一个父子交谈完全失败的例子。

  “快做这事!”固执的孩子回答说:

  “不做!”

  “我命令你去做!”

  “不做!”

  “我要你去做。”

  “不做!”

  “不做不行!”

  “不做!”

  愤怒的父亲给了他一记耳光,但是这耳光又有什么效果呢?只使那个孩子的内心里产生了极可怕的愤恨。

  鲍思高曾说:“当你要责备或惩罚时,内心要保持平静,切不可大叫大喊。”要明白惩罚孩子,并不因为孩子给了我们麻烦,或激怒了我们,或反抗了我们,而是因为孩子做了坏事,在纠正或惩罚孩子时,不要让孩子觉得惩罚是个忿怒的举动,或是一个报仇的机会。

  鲍思高曾说:“你们切忌侮辱孩子。”用一种真诚和友爱的态度去对待孩子,比侮辱他能有更大的效果。就好像鲍思高对待类思一般:在他逃跑后又被父母带回来时,与其大发脾气,倒不如等激动的情绪平静以后,才和他来一次深谈,甚至还可以利用一次旅行,完成一件工作,或作一种游戏来缓和当时的情绪。

  这样,信基督的父母,能够对他们的子女显示天父无限的爱情。的确,天父时时刻刻宽恕我们每一个人,以表示祂无限的爱情。

摘自:爱的教育法